笔趣看 > 重生一世繁华 > 第十章 风起

第十章 风起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文学楼】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新书求包,养啊~

    第二天,沪市机场,林修和秦茹几人告别,独自登上了前往湘省的飞机,临上飞机前,秦茹主动跟他握了握手,但分开后林修手中却多了一张写着手机号码的纸条。

    林修扫了一眼便塞进钱包里,看来这女孩已经考虑好了,估计在等待自己的召唤呢。

    飞机起飞,林修也收拾心情开始接下来的寻根之旅。

    但就像他所感应的那样,他在老家所在的县城兜兜转转三天都无法找到任何跟他前世有关的人和事物,父母,亲戚,同学,朋友,包括年轻时候的老婆和她的家庭亲戚朋友,所有的一切就好像被老天爷给刻意抹去了一般都存在。

    物是人非!

    这让他沮丧的同时也陷在时空迷乱的错觉里,这种感觉很恐怖,它让林修感觉周围所有的一切都不真实,怀疑自己存在的合理性,世界观的崩溃让原本痛苦思念的精神更加憔悴。

    如果不是接到两个来自京城的电话,他真的会陷入这种迷乱里而不可自拔。

    稍微清醒过来后他才发现自己的精神已经萎靡干涸到了极限,整个人绵软无力,脑袋空荡荡,所有的景象都在脑海中模糊起来,直到最后,脑海只留下老堪布灌顶时经过念力加持的各种观想法门。

    这些法门一浮现,他如被洪钟大吕敲醒一般,振聋发聩,又如灵犀一点,他自然而然地结成双跏趺座,开始了密宗的第一次幻想修行。

    恰好他此时正在一家酒店的房间内,早上刚刚接完电话还没起床,不然他现在的状态非要上新闻不可。

    双跏趺座又称双盘莲花座,金刚坐,左右脚相互盘起,腰背挺直,这种坐法是密宗修行里最容易静心凝神的打坐姿势。

    林修甫一禅坐就便手结禅定印,而后开始入定,随着入定各种观想众相便纷至沓来,有大日如来本尊,有大威德金刚,胜乐金刚等等诸多佛像法相,还有各种宇宙星辰,草木鸟兽等自然景象,一切都妙不可言。

    各种法相闪现而过,一会儿变成菩萨佛像,一会儿又变成林修自己,然后又置身于各种自然场景之中,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这些法相开始逐一破碎消灭,不是承受不了,就是不适合现在的他,到了最后留在脑海中的只剩下一轮初升的朝阳!

    这轮朝阳一出现,林修心里便明悟了,现在最适合自己的便是“日轮观”!

    日轮观不仅仅是密宗的观想法门,也是其他显宗如净土宗和禅宗的观想之法,这个法门简单却又宏大厚实,虽然进境慢,但却能把基础打地扎实,而且观想时对妄想心魔具有很大的克制作用,使修行者在初次修行时不被妄想心魔所干扰。

    在林修的脑海里,这轮太阳并不清晰,而只是一轮模模糊糊的影象,这是因为初次观想的缘故,等整个太阳都清晰了,并且不管静或动,这轮太阳都能时时刻刻被勾勒出来,这便算这门观想法门修炼有成了。

    尽管是一轮模糊的影像,但林修却似乎能感觉到这轮朝阳带来的温暖,光芒和煦而不耀眼,好像暮春的清晨,薄雾笼罩中一轮朝阳从东方的天际冉冉升起,朦胧却默默地消融着弥漫在天地间的雾霭。

    雾水凝结成露珠,低落在碧绿的草木叶尖,清风徐来,夹杂着微微的凉意,新的一天开始,而头顶上的那轮太阳却越来越清晰,寂然不动,普照人间。

    至此,林修原本干涸的精神也如草木逢春一般慢慢复苏,并且如雨露滋润一般开始慢慢壮大,直到他感觉眉心发热,他才停了下来。

    睁开眼睛,一道清光隐没,这次入定观想就算结束了,修行讲究自然而然,如果再强行观想,容易滋生心魔而不自知。

    这些都是老堪布留下来的修行经验,修行再好,但也荆棘密布,危险重重,稍不留心,不仅前功尽弃,而且还可能危害身体。

    第一次成功入定观想,虽然跟林修自身状态有关,但他还是暗暗感激老堪布留下的宝贵经验,在毫无准备地情况观想入了门,并且选中了适合他现阶段的观想法门,还体会到了观想带来的莫大好处,这些都是因为有传承的缘故,如果没有传承,根本无法体会这其中美妙和危险。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首先要有师承,然后才能讲修行,这师承的重要性就如同点化之恩啊……”

    林修默默地感叹了一句,随即从床上站起身来,全身状态非常之好,不仅精神充沛,而且就连原本沮丧的心情都完全消失了,整个如春风拂面,舒爽通透。

    不过因为没有打通海底轮,盘坐的双腿有些麻痹,要恢复一会儿才能走动。

    “接下来该考虑去京城了,不知道那里又有什么精彩等着自己呢……”

    林修想起之前接到的两个电话,一个是名义上的父亲,另一个则是名义上的母亲,好像约好似的,都在这个早上打电话过来。

    看来双方的斗争已经开始了,而他就是导火索!

    这天林修在这个充满记忆的小县城闲逛了一个下午,除了缅怀的神色,整个人犹如观光游览一般,却淡定从容。

    不乱于情,不困于心,不究过往,不念未来,或许这就是佛家讲的超脱吧……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林修就踏上了飞往京城的飞机。

    而在他登机的那一刻,京城西区的一座四合院内,林家,也就是林修名义上所在的父族,此刻正济济一堂。

    “姓苏的那个女人终于动手了?我就说嘛,那个女人太能折腾,这么多年过去了,林苏两家的恩怨早就散得差不多了,就那个女人还念念不忘,真是冤孽,幸好二哥跟她离婚了,不然家宅不宁啊!”

    说话的是一位年过四旬却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她是林修的名义小姑,林建云,此刻神色不屑愤懑,似乎很有怨言。

    而林修的名字父亲,也就这个女人口中的二哥,听到她的话后脸色抽了抽,神情有些不高兴。

    “好了,建云!你就少在那儿说风凉话了,你没看建军正烦着吗,今天大家是来讨论对策的,而不是来聚会谈天的!”

    这时坐在主位上一位梳着大背头的中年人,皱眉开口道,气质威严,身上自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度在,他是林家的大哥,林建国,也是现任家主,如今身居高位,所以凡是大事,都要由他拍板决定。

    “大哥,还要什么对策啊,我们林家的实力明摆着,又不用怕那个女人,大家尖对尖,王对王,****娘的呗!”说话的是老三,林建斌,也就是林修名义的小叔,才三十来岁,如今还是靠着林家的招牌在外面晃荡,算是不学无术的老混混,说话的时候抖着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你就不用开口了!”老大林建国瞪了他一眼,对这位小弟的态度很不满。

    “不让我开口,你还叫我来干啥!”老三也是混不吝,自从老一辈都去世后,就没人能管住他了,“得嘞,我还是趁早滚蛋吧,省得在这儿碍你们的眼!”

    说完就站起来,打算溜号了。

    “老三,你干嘛去?”林建云随即笑嘻嘻地喊道。

    “嘿嘿,我投资的一部电视剧要选角,今天正好去面试哈……”老三也不管屋内人怎么想,摆摆手一脸贼笑地离开了。

    “嘁,还面试呢,还不是玩女人,我们老林家就这个传统!”林建云撇撇嘴,但却一杆子打翻屋内的男人。

    “咳咳,正道,你有什么提议?”

    老大咳咳一声,就转头朝一位面貌俊朗,气质儒雅的中年人问道。

    李正道,林建云的丈夫,也就是林修名义的姑父,如今在下面守牧一方,一市之长,沿海经济重市,高配副部,算是林家的第二梯队。

    他之所以能入林家,就是因为在京城读书时凭着一张俊脸和花言巧语就把林建云拿下了,虽然名字叫正道,但手段却是很邪,擅长阴谋,不过因为人聪明,所以在这群人中一直处于军师的角色。

    “听说苏云海一直在拉拢谢家,而且还打算跟谢家联姻?”李正道反问道。

    “嗯,谢家这几年发展地不错,不管经济还是官场,都蒸蒸日上,不过欠缺一些底蕴,苏家尽管没落了,但却是头一批进四九城的老牌家族,底蕴不缺,所以双方有意联合……”老大林建国点评了几句,然后问道,“怎么?你有办法破坏他们的合作?”

    “嗯,我才疏学浅,好的计谋想不到,但出一些阴招还是可以的……”李正道说的光明正大,在场的人都嘴角抽抽。

    “快说说,什么阴招?”一旁的林建云却兴质盎然地问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林建云最喜欢的就是李正道阴损的模样,那意味有人又要倒霉了!

    而她最想看的就是别人倒霉的样子!

    “很简单,林修就是关键人物,只要找个机会,让林修糊里糊涂把他那未过门的小媳妇儿给……嘿嘿,听说那个谢家小媳妇是一个军人,军人的性子烈啊,说不定就干出什么轰动的事情来呢!”李正道一脸阴笑地说道。

    在场没出声的人听到这个阴招,都忍不住暗骂了一句,太他妈损了!

    不过够直接!

    ……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