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剑·道无敌 > 第八章 清明伊始 法号空宇

第八章 清明伊始 法号空宇

推荐阅读:弃宇宙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不朽凡人一念永恒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畏寒势高峰陡,只惧己心肝胆颤。

    在整个江湖都在揣测承风门被灭是何人所为之时,山东明州浮秋山一处僻静阁楼上,这阁楼建在浮秋山清明寺后山一块巨石之上,从阁楼正面远眺可以尽览明州风光繁华,而在背面尽收山林怡然美景,而在阁楼上两个苍老身影站在正面窗口旁平静地浏览着山下的世事变迁。

    %_最√新y●章#节re上j{

    “这事已经传开了,估计我们也瞒不了他多久了。”其中一个身穿金布袈裟的老者叹气道,正是今天把李光洙剃了个光头的无法大师,他转头看着身旁另一个穿着一身麻布僧服的老者“师兄,我们应该做什么?”

    “我们什么都不要做”那个被无法大师唤作师兄的老者沉吟片刻,“或者说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唉,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只是可怜了那孩子。”

    “我们尽量别让他这么早知道这件事就好,毕竟现在他是这件事的关键。”

    “可是终究有一天会知晓”

    “所以我才让你去为他剃度。”无法师兄打断了无法的话。“在他够冷静去面对这件事之前莫要让他得知这件事。”

    无法沉思片刻便会意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那我先下去了。”

    无法身形一跃直接从楼台跃下,轻点竹尖消失了踪影,若有人细细观察会发现这处大石之上的阁楼根本没有入口和阶梯,就这样突兀在山壁之上。

    “动荡伊始,只求这世上还能保住一丝清明。”麻布老者一声低喃,身影也消失在山林之中。

    清明寺佛心殿中,无法探身进门,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一声轻咦,便把门关上出去寻找李光洙去了。

    清明寺后院一处广场,清明寺的一众武僧正在练拳习武,在广场的角落,一个穿着白袍的俊朗光头青年呆呆的伫立在那里,脸上看不出一点表情,只是身上透着一股不可近人的冰冷之意,此人正是被无法强行剃度了的李光洙,无法不见了之后,李光洙冷静了以后便追了出来,没有发现无法和尚的踪影,心烦意乱之下循着喝声来到了这片练武场,来到这里以后李光洙便愣在了这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何?想通了吗?”突然一个声音从李光洙身旁传来,正是在寻找李光洙的无法大师,发现李光洙已经离开佛心殿之后,无法找了很多地方才在这里看到李光洙,他很早之前便来到了李光洙的身边,只是看他在沉思,便没有出声打扰。

    李光洙瞥了一眼又回过头来继续看着练武场不说话。

    无法也没有再开口,两个人就这样站在那里,如同两尊雕像一般。

    “我需要怎么做?”两个人就这样站了一炷香的时间,李光洙依旧是面无表情,盯着远处淡淡出声。

    “变强。”无法张了张嘴,同样是那副淡然模样,两个人都是目视着前方好像都不是在和对方交谈一般。

    “我师父和我掌门在我下山之前也跟我说过这两个字。我知道你们瞒着我一些事,只是我现在的实力无法触及到这些事。”

    “放心,我的任务就是让你变强。”无法闻言微微一笑。

    又是沉默良久。

    “我师父他们还好吗?”李光洙突然压抑着心里的不安问出这样一个问题,身旁却是迟迟没有回应,李光洙转过头去希望可以在无法身上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却发现不知何时,无法已经不在了,李光洙无奈的皱了皱眉,默默地转身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夜色正浓,一弯明月挂在窗外的树枝上,李光洙躺在客房的卧榻之上,看着窗外的月色,心绪又回到了承风门,不知为何,从来到山东之后,他的心里总是有着一丝不安,而后又被无法监禁,这种不安的心绪更是压抑不住,如果无法这般做真的是师傅的托付,那师傅的用意是什么,李光洙越想越想不通,迷迷糊糊之间就睡了过去,今天确实是发生了太多。

    次日清晨,无法早早的来到了李光洙的房间外,正想敲门,却发现了拿着剑从外面回来的李光洙,满头大汗看起来确实神清气爽,李光洙也是看见了站在门前的无法,楞了一下便是带着笑意对着无法大师点头示意走进了房门。

    无法突然楞在了原地,李光洙的笑容一直浮现在他脑里,显然大出所料,毕竟就在昨天还是自己拿着剃刀把这小子的头发剃个精光,还因为他师傅的事跟他大打出手,就过了一晚上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尤其想起李光洙师门的事,无法更是不免心中难受,轻叹一声便是跟着李光洙走了进去。

    “打今日起,你便跟着我修炼。”

    “好。”

    “我不修剑,但是武通万器,我会让你用最快的速度变强。”

    “好。”

    “昨日住持给你取了法号,空宇。”

    “好。”李光洙一边洗漱,一边回答着无法的话,始终不多一个字不少一个字,房间里的气氛十分尴尬。

    “你就没什么别的要说的?”无法无奈的看着李光洙的忙碌的背影。

    “有。”李光洙回过头来,停下了手中的事,定定的看着无法大师。

    “哦?你说。”

    “第一,我可以跟你修炼,但是我不会以师之礼与你相待,因为我跟你修炼是为了打败你,然后离开这里。”

    “恩,这个当然,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强迫你拜我为师。”

    “第二,我不打杂不念经不参佛。”

    “唔~”无法沉吟片刻,摇摇头正准备开口。

    “可以。”一个苍老声音从门口传来,李光洙看着门口站着一个麻布袈裟,脸上堆满了皱纹的老和尚。

    “师兄,你怎么来了?”无法也是转头看向门口,来人正是昨日与无法相谈关于李光洙之事的老和尚,无法不由得一愣,没想到自己这个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兄住持会出现在这里。

    “师兄?”李光洙闻言低喃一声。

    “我来看看。”那个老和尚微笑着和无法打了个招呼便是转头看着李光洙开口道“小子,你继续说。”

    “”李光洙看见那老和尚笑起来那一脸的褶子不由得楞了一下,“第三,我不做和尚,不要什么法号,住持取的什么名字太难听,我名字是我师傅给我起的,我就叫李光洙。”

    “哦?”老和尚闻言突然眉毛一挑,浑浊的双眼正视着李光洙,“你确定?”

    “反正”李光洙话还没说完,一股大力突然从面前涌来,他毫无抗衡之力便被推到了墙上动弹不得,压迫之下,连呼吸都困难,面色涨的通红。

    李光洙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一脸风轻云淡的老和尚,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师兄。”无法也没有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到,显然是很了解自己这个师兄的脾性,无奈的看了看钉在墙上的李光洙,“差不多够了吧。”

    “哼。”老和尚一甩手便是卸去内力,那种压迫力一下子消失,李光洙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刚换的衣服又被汗湿了。

    “老子取的名字很难听吗?”老和尚瞪着还坐在地上喘气的李光洙一开口便是粗俗腔调,让得一旁的无法一脸无奈。

    “”李光洙也不说话还是在大口喘气,只是眼神灼灼的盯着面前这个老和尚,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算了,反正老子以后就这么叫你,你敢不应你就得脱层皮。”老和尚撇了撇嘴阴阳怪气的说道,“听到了没有,空宇。”

    无法闻言赶紧向着李光洙打眼色,生怕他又惹到了自己这个无赖师兄。

    谁知道,李光洙根本没有看他,眼神一直落在老和尚身上,突然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让得无法诧异万分。

    “哈哈哈,孺子可教。”老和尚见状脸上的褶子都挤到一起去了,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让李光洙换身衣裳便和无法走出了房门。

    李光洙依然是那种眼神站在那里,眼神里是浓浓的战意和灼热。

    方今峭壁挡我航,来日弈剑段他昂。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