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重生之平凡崛起 > 第1章 人生若初见

第1章 人生若初见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因为梦见你离开,我从哭泣中醒来,看夜风吹过窗台,你能否感受我的爱,等到老去的一天,你是否还在我身边,看那些誓言谎言,随往事慢慢飘散……”

    破旧的手机里,传出水木年华那略带沧桑的声音,这首《一生有你》,一直是林长青的最爱,当年他就是抱着吉他,站在苏晓璐的宿舍楼底下,唱着这首歌表白成功的。

    只是如今岁月匆匆,物是人非,当年那个年少轻狂的青葱岁月,现在早已退去了颜色,彻底变成了一种回忆。

    “再见”,有时候也代表的是——再也不见……

    上天有时候会故意折磨一个人,特别是当一个人已经对生活彻底失望,对命运彻底屈服的时候,他以为这一生再也见不到她,可是命运偏偏又让他们再次相逢。

    林长青再一次见到苏晓璐时,已经时隔3年,那一年他30岁,在十字路口开着一家狭小的鲜花店,名字起得很有意境,叫“勿忘我”,像是在缅怀和追忆着曾经那段逝去的青涩爱情。

    其实,他就是在等待,等待那一人的出现,只是他不想说而已,不然花店名字为何起的是“勿忘我”?

    今年刚到而立之年的林长青,现在却像个垂暮的老人,前几年创业接连失败,已让这个曾经斗志昂扬的汉子,失去了最后一点锐气。

    一天的时间里,除了接待进来买花的顾客,他都呆坐在门口的藤椅上,看着十字街头川流不息的人群和车辆,有时候看累了,他也会闭上双眼小睡一会儿,唯一陪在身边的,就是他手机里一直单曲循环播放着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

    那一天,是个夏日的傍晚,林长青照常躺在藤椅上无聊的打着瞌睡,一个人影突然走到了他的身边,遮住了夕阳的余阴,紧接着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大叔,好久不见。”

    林长青蓦然惊醒,这个清脆的声音曾经一次次地出现在他的梦中,这个声音的女孩让他魂牵梦绕了许多年,两人从认识到结束,她从没直呼过他的姓名,也不暧昧的喊他老公,只会叫他“大叔”、“大叔”。

    只因,林长青的年龄大她5岁。

    林长青抬头,果然,依然是那一头青丝如瀑的黑色及腰长发,一张没有任何瑕疵的俊俏脸庞,冲着林长青略有羞涩地微笑,小手不时的将眼前那绺碍眼的长发捋到耳后,这是她的小习惯,五年了,至今还没改变。

    这一刻,林长青鼻头一酸,一种酸楚涌上了心头。

    他赶紧擦擦眼睛,慌忙站起来,抚平衣服上的褶皱,弄顺头上被风吹乱的头发,他忽然很后悔,今儿他身上依然穿着昨日的工作服,头发早上也没清洗,逢头垢面的。

    “你……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听说你不是留在烟城了吗?”林长青为了缓解窘迫,轻声问道。

    “我回来拿些材料,还有跟朋友借了些资料,要备考的。”苏晓璐说。

    “哦,又要备考啊,你不是已经工作了吗,我当年打听过,市里首屈一指的实验中学,待遇很优厚。”林长青说。

    “我决定要考研了。”

    “考研,哦哦,好,很好,呵呵……”林长青此时竟然有些语塞,不知如何交谈下去。

    苏晓璐已经在店内挑选了一束鲜花,依然是不变的郁金香,犹记得当年每个情人节,林长青总会买一束郁金香送给她,一直持续了很多年,只是现在,花香犹在,故人却变了。

    “多少钱?”苏晓璐问。

    “算了。”林长青尴尬地摆手。

    苏晓璐依然固执地付了钱,这个过程林长青很无措,他试着拒绝,苏晓璐依然把钱扔在了柜台上,这更让林长青脸色通红,不知所措。

    苏晓璐踏着轻巧的高跟鞋转身走了,林长青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穿着一身青白相间的青花瓷长裙,这是林长青最喜欢的款式,苏晓璐一直知道他是一个病入膏肓的“青花瓷控”,今天她居然又穿来了。

    走到了门口,苏晓璐忽然停住了脚步,转头轻声问道:“大叔,你结婚了吗?”

    林长青轻轻地摇了摇头,说:“还没来得及,你……你呢?”

    苏晓璐眼神忽然很落寞,她轻轻地晃了晃手中的郁金香,忽的又一笑,说:“大叔,当年我以为咱俩能结婚的……我等了你很久,真的很久……”说完,她将手里刚买的郁金香放在了门口的藤椅上,脚步一转,消失在门前川流不息的人群里。

    林长青的呼吸足足停止了一分钟,然后两行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大叔,当年我以为咱俩能结婚的……”,她的这句话,简直要让林长青的心都碎了。

    当年,当年,可是我们早已过了当年……

    从鲜花店的隔壁商店里走过来一个女孩,只有十岁,她或许是知道林长青所有故事的人,包括他的感情。

    “大叔,那个姐姐就是苏晓璐吗?”女孩问。

    “是。”林长青点头说。

    “那大叔还不快去追!”

    “追吗?”

    “为什么不追,你没听到吗,她等了你很久,也许现在依然还在等你,大叔你看,这是他送你的郁金香。”女孩拿起藤椅上的郁金香,冲林长青挥了挥手。

    那束郁金香在夕阳下闪着一层绚丽的淡金色,闪过林长青的眼眸,林长青恍然一惊醒,匆忙向着门外跑去,可是跑到门口,他又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

    林长青现在已经30岁了,不是当年那个冲动的小男孩了,他有自知之明,现在他没房、没车、没存款,年龄也不小了,纵然追到了又能怎样?

    跟她说什么?

    说我一直很想她,让她留下吗?

    可是,我拿什么挽留她,继续拖累她吗?

    一瞬间,林长青整个人好像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颓废地躺回在门口的躺椅上,他身边的破旧手机里,依然循环播放着水木年华的那首《一生有你》:

    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

    “大叔,你真的不追吗?那个姐姐看起来很喜欢你。”女孩说。

    “我知道,可是大叔我老了……”

    林长青卷缩在藤椅上,把头深深地埋在双臂里,在人潮汹涌的十字街头,哭得歇斯底里。

    ——————————————————————

    林长青出生在县城里一个偏远的农村里,这座连一条像样的水泥路都没有的小村子里,百十户人家,过得都是穷苦日子。

    家庭贫困,无力供两个学生上学,林长青是家中长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高考完了之后,虽然他的分数完全能上一所不错的大学,但是为了妹妹,他固执地选择了下学打工。

    这一打工,就是8年。

    8年的时间里,林长青也凭借着他的聪明和见识,逐渐也开起了公司,创下了不小的基业,在市里买了房产,将父母从穷山沟中接了出来,妹妹也很争气,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毕业之后成了一名光荣的律师。

    如此良好的局面,却在林长青一次冒然投资中化为了泡影。

    也就在那一年,林长青遇到了他此生宿命的纠葛——苏晓璐,这个还在师范大学攻读大二的小丫头片子,居然与大她5岁的林长青,相识,相知,并相恋……

    两年后,林长青的投资彻底亏盘,资产被清空,还背上了数百万元的债务。

    这一下,林长青从一个小资家庭跌落成了一无所有还背负巨债的游民,而那一年,苏晓璐大学毕业,并且顺利通过了教师考核,留在了烟城当了一名中学老师。

    林长青自知无颜见她,更何况百万巨债莫非还要她一个女人来帮助偿还?

    纠结过后,林长青就这样从苏晓璐的生活中突然消失。

    就像苏晓璐所说的,当年,他们都以为他们会结婚的,只是奈何这天意弄人,林长青又是个倔强不服输的男人,他的突然消失,何尝不是奢望着能有机会再次衣着光鲜的突然降临。

    直到以后,他又接连创业失败,满腔的热血,全部被这**裸的现实击溃成了粉碎。

    ……

    2016年,林长青再一次见到苏晓璐时,他已经30岁,距离他上一次突然的离开,已经过去了足足3年。

    3年过后,他依然穷困潦倒,而且越发暮气沉沉,没能重新崛起,反倒像是一具被现实所征服的活死人,躺在花店门口的藤椅上一天一天的熬着日子。

    他没有兑现当年突然离开的誓言,没有再一次出现在苏晓璐面前,反倒是苏晓璐突然含笑娉婷的降临,留下了一束郁金香后,又飘然离去。

    ----------------------------------------

    晚上,林长青喝了个酩酊大醉,一个人在空阔的街头发酒疯,他平时是不喝酒的,但是今天他想好好的醉一场。

    醉了,就会把苏晓璐忘下了。

    “勿忘我”花店的门口,从今天开始挂上了“吉店转让”的牌子。

    远在莱市的父母早已催了林长青好多次,今日见了苏晓璐一眼,他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或者这一走,林长青会在村里娶个婆娘,生个娃娃,过上平凡的生活。

    只是,心底总会有种淡淡的忧伤,说不出,道不明。

    “苏晓璐!苏晓璐!苏晓璐!”

    空阔的街头,响彻着林长青的呐喊声。

    过往的行人无不对着他指指点点,林长青依然不管不顾的在大喊,在寻找,状如一个疯子,寻着苏晓璐离开时的方向,卖力的奔跑。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跑向何方,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停在何处,现在,他只想在这街头肆无忌惮的奔跑。

    “大叔,当年我以为咱俩能结婚的……”

    “大叔,我等了你很久,真的很久……”

    “大叔……”

    他忽然很后悔,假如不是他当年冒然的投资,又岂能落得个破产的境地,还亏欠了上百万的债务,兴许现在他早已与苏晓璐结婚生子,孩子估计都快2岁了吧……

    可惜时间过去了,就再也没可能倒退了。

    “苏晓璐,你在哪里,我好爱你!”

    林长青蹲在十字街头,抱头哭得歇斯底里。

    “吱——嘎!”

    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传来驾驶座上一个女人的尖利嚎叫声,轿车的前挡风玻璃被撞的粉碎,车轮下一条鲜红的血液,在漆黑的公路上分外的惹眼。

    林长青感觉自己好似飞了起来,周围天旋地转,脚下如漫步云端,在一片姹紫嫣红的彩虹里,他好似看到一个长发青丝、穿着一身青花瓷长裙的女子,脸上略带娇羞地走了过来。

    她的手中攥着一束淡粉色的郁金香,嘴里轻声唤道:“大叔……”

    林长青想要伸手抓住她,可是双手在虚空中挥舞了无数下,依然没法抓住她一丝一毫,咫尺天涯,直到这个身影逐渐如泡沫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然后,林长青眼前一黑,彻底没有了知觉。

    【文学楼】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