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重生之平凡崛起 > 第3章 前世如浮云

第3章 前世如浮云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回程的长途汽车上,播放着陈奕迅的《十年》,林长青依旧坐在后车厢靠窗的位置上,品味着歌词中那种淡淡的忧伤,如同在体会着他自己的爱情。

    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

    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

    真是歌如人生,人生如歌,林长青的爱情,就像是把这首《十年》反复唱了两遍。

    前世,他与苏晓璐相识相恋,直到最后黯然分手,再一次见面后,两人真就只能如同朋友见面那般寒暄两句,再也没了从前恋爱时那种激情,哪怕林长青还爱着她,哪怕她还在等着林长青。

    这一世,林长青回到了十三年前,再一次见到了十三年前的苏晓璐,两人却是见面不相识,成了陌路人,连朋友的寒暄都没有了,只剩下林长青自己一人知道,面前这个还是幼童的女娃娃,将来会是他眷恋一生的女人。

    恐怕连将来的苏晓璐都不一定记得,在数年前某个春日的傍晚,她与林长青在一个树荫下见过面,风儿吹拂起她头上的短发,她依然喊他“大叔”,然后他走过,然后她离开,谁都没有说话。【文学楼】

    或许多年以后,她也早已忘记了这个邂逅,也忘记了那个在树荫下哭得歇斯底里的“大叔”,也只剩下林长青自己记得,那一天的邂逅,完全验证了泰戈尔的那首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苏晓璐,这辈子还会注定变成他林长青的魔咒!

    这就是宿命!

    轮回之后,依旧交织!

    -----------------------------------------------

    回程路上林长青又坐了四个小时的汽车,返回莱市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在学校里林长青只请了四天病假,今儿貌似有些延期了,林长青不敢再在市区里多待,打了个的士赶紧赶回了学校。

    林长青所在的学校是莱市一所普通高中,书面上为“莱市第十七高级中学”,口语上一般都直接称呼为“十七中”。

    当年林长青是初三时跳级考的高中,本是一件说出来挺优越的一件事儿,然而到了高中,特别是升入了高三,跳级后的缺点就暴露了出来,底子薄,基础不稳固,所以林长青的成绩并不算是很优越,顶多在班里排个中等。

    他离开莱市时,确实跟学校请了病假,因为他前几天突然得了重感冒,发了高烧,早已请了病假在家里疗养,苏醒时还病躺在家里的床头上,母亲一人在家照顾她,苏醒后他只跟母亲单独多聊了几句后,便坐上了赶往烟城的汽车。

    所以,今儿算是林长青第一次回到了曾经的学校。【文学楼】

    高中时期,在林长青的记忆里其实并没有那么稳固,毕业十几年后,他已经逐渐淡忘了很多同学的模样,有的甚至连名字都记不清楚了。

    唯一能给他留下的印象的,或许只剩下当年那个脏乱差的“201宿舍”,还有与他睡觉头对头的好哥们李耀,睡在他上铺的兄弟吕祥,也就仅此而已。

    学校里还在上课,虽然今儿已经是周六,但是正巧这一周十七中不休息,整座学校鸦雀无声,走过教室窗口时,才能偶尔听到老师们激昂顿挫的讲课声。

    林长青循着脑十几年前的回忆,慢慢推开了“九班”的教室门,傻傻地站在门口,扫视着课堂里一排排坐着的当年的高中同学。

    记忆中一排排高高摞成“长城”的课本依然没变,“长城”后面是一个个脸上还有几分稚嫩的学生,林长青突然有些慌神,教室里这些青涩的脸庞,有些毕业后还有些联系,有些甚至已经“失联”了十几年,个个都很眼熟,个个却都喊不上名字来。

    “林长青,你站在门口干什么,还不快进来!”班主任老杨正站在课堂前面讲课,看到傻站在门口的林长青,忍不住出声喊了一声。

    林长青这才恍然惊醒,赶紧迈步走了进去。

    “林长青,你病好了吗?”老杨放下手里的课本,问。

    “好了,全好了。”林长青停下脚步,说。

    “嗯,这几天你可落下不少课了,找同学复习一下,马上就要高考了,可不能关键时候掉链子,回你的座位上去吧。”老杨挥挥手,算是放过了林长青病假多休了好几天的事儿。

    “回到座位……可哪个是我的座位呢……”

    林长青却没有移动脚步,一时有些茫然,毕竟他的高中时代早已过去了十几年,哪里还记得当年自己的座位在哪。

    好在今日教室里并没有第二个人请病假,硕大的教室里林长青只微微扫视了一圈,便在北边倒数第二行发现了一个空座,记忆中貌似他曾经做过那个位置,而且他的同桌还是一个长得不错眼睛很大的女生,至于名字,额,完全忘记了……

    林长青顺直走了过去,心里直默念:千万不要走错,千万不要走错……

    吸气,停步,转身,一屁股坐了下去,全班没有一人出声异议,林长青这才确定,这个座位就是他高三那年坐过的座位。

    同桌是一个女生,长得蛮漂亮的,特别是那双眼睛,很大,唯一一点瑕疵就是,因为眼睛太大,白眼球显得比黑眼珠有点多,如果戴上美瞳的话,应该完全可以遮住这点瑕疵,甚至还能锦上添花。

    只是现在才是2003年,美瞳还没有这座小城市流行,兴许等她上了大学,她自然就学会如何打扮自己,现在的同桌,还是个略带几分土气的少女。

    “喂,这几天在家里过的怎么样?”女同桌转头冲林长青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轻声问。

    “还好,还好。”林长青连她的名字都还没想起,只能干巴巴的小声回她。

    “喂,五班的孙佩瑶给你回信了,喏,在你桌洞里。”

    “啊?”林长青楞了一下,“什么信?”

    “你给人家写的情书啊,人家给你回了。”

    “啊!”林长青叫了一声。

    “林长青,上课不要一惊一乍,好好听讲!”老杨的粉笔头准确地砸到林长青的脑门上,林长青赶紧闭上了嘴巴。

    同桌一脸奇怪的多看了林长青一眼,耸耸肩膀转头听课,不再搭理他了。

    话说2003年那会儿,手机还没有普及到2016年时成为人手一部的东西,特别是在这座小县城里,学校又禁止学生佩带手机,所以每个班里只有寥寥几个人带着手机,大多数隔着班级的男女异性之间的主要交流方式,还是靠写“情书”这种最普遍的方式。

    这一晃都十几年了,林长青居然都忘记了曾经高中时,他还给其他班里的女生递过情书。

    从桌洞里掏出一个被折成三角形的彩色纸张,这应该是当年写情书时专用的纸张,颜色多彩,而且闻起来还有点清香,打开后首先一句话先映入他的眼帘:

    “叶儿滑落,不是秋风的错,错的是我,不该与你擦肩而过……孙佩瑶,假如人的生命是两道圆形的轨迹,那么我相信,咱俩就是两个圆相交的的那一点……”

    额,看到这,林长青感觉自己都要吐了。

    果然很像他当年的文笔,写个情书都透着浓浓的文艺情调,特别是开头那段现在看来“很二”的诗句,在当时是他写情书时必须有的标配。

    看着落款的日期,是在六天以前,林长青生病请假的前一天,而情书也是第二天下午就送回来了,最后一段空白处,被一根朱笔写了红红的四个大字——“不知所谓”!

    果然,还是被拒绝了……

    【文学楼】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