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重生之平凡崛起 > 第5章 出手

第5章 出手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吃完了午饭,一下午时间,林长青都坐在他的座位上一动也没动,除了去了两趟厕所,去小卖部买回来一沓子信纸、信封和邮票外,他依然像极了一个刻苦读书的学子。【文学楼】

    只不过身为他同桌的蔡妍,则是完全不认为林长青是在学习,因为一整堂课他从没抬过头,更多的则是拿笔在课本上勾勾画画,不时在笔记本上抄录下一段知识点,一脸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兴奋。

    对于高三学生来说,还有3个月他们就要面临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试——高考!

    十三年前的黑色七月,给林长青留下过一个深刻的记忆,林长青高中学的是理科,高考考得是语文数学英语,每门各150分,理综(物理化学生物)300分,总共750分。

    那一年,清华大学在山东的录取分数线是665分,林长青考了502分,虽然考不上一本,但是二本还是妥妥的,只不过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这才忍痛辍学回家打工。

    没能上过大学,这是前世林长青久久不能忘怀的伤痛。

    而林长青在课本上标记的,就是3个月之后高考理科必考的知识点,只因那场考试太重要,时隔十三年,试卷上的大部分考题依然让他记忆犹新。

    这就是他以后报考清华大学的保证,也许并不一定非要是清华大学,这辈子只要能踏入大学校门,感受一下大学里的生活,林长青就心满意足了。

    整整一下午,林长青像一个偷窃的小贼,秘密地搞定完了这些考题,在上晚自习时又让同桌蔡妍为他把风,铺开崭新的信纸,开始回想着脑中的记忆,写出一卷卷行云流水的散文、小说、游记、或是随笔。【文学楼】

    每写完一篇,他就将信纸仔细叠好,塞进信封中,贴上邮票,小心翼翼地收起来。

    这不仅让帮他望风的蔡妍直撇嘴巴,口气里有几分酸溜溜的醋味说:“林长青,你真是越来越会追女孩子了,居然想出来用寄信的方式来寄情书,唉,我的身边怎么就没有这么一个痴情的男人呢,不然我早同意了。”

    得,这小妮子还以为林长青在写情书呢。

    林长青头也没抬地说:“行,等有空,我也给你寄一张。”

    “切,谁稀罕。”蔡妍翻了个大白眼给他。

    等窗外的黑夜弥漫,学校里敲响了晚自习放学的铃声,林长青终于停下了笔头,桌洞里足足十几封信封,就是他劳累一晚上的成果。

    信封里装载的并非只是他“剽窃前世”来的各种散文或是小说,更是他的一种试水,因为他需要知道,从2003年到2016年这未来的13年时间里,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还没有出现,他想看看假如他提前展现出来,会不会引发大规模的“蝴蝶效应”。

    当然,他也不可否认,想先靠这些作家们将来还未发表的文章,提前帮自己赚取一点点稿费,改善改善自己的生活质量。

    笔名他早已想好了,从他和苏晓璐的名字中各取一字:苏青。

    仔细瞅瞅,名字还是很文艺范儿的嘛。

    趁着夜幕,林长青将这些信封全都塞进了门口那个绿色的大邮筒里,使劲敲了敲邮筒,说:“哥们,兄弟以后的幸福生活,可全靠你了,你可得兄弟争口气啊!”

    蔡妍正巧也是来寄信,老远就看到林长青的举动,走过他的身边,又忍不住满嘴醋味的说:“林长青,你果然想用寄信的方式给孙佩瑶寄情书啊,真痴心!”

    “额……”

    林长青摸着后脑勺尴尬地走了。

    其实他现在更想跟蔡妍大声地说一句:老子******现在都忘记孙佩瑶长什么样子了,鬼才想追她呢!

    回到了男生宿舍,是林长青记忆深刻的201宿舍,回来有些晚了,宿舍里的哥们基本已经洗刷完毕,房门紧闭。

    林长青使劲推了一下房门,门板纹丝不动,后面顶着拖把呢。

    “暗号!”宿舍里传出舍长吕祥略有粗狂的声音。

    “天王盖地虎!”

    “不对!”

    “芝麻开门!”

    “不对!”

    林长青使劲想了想,又喊:“包夜300!”

    “对了!”

    吕祥跳下上层床铺,给林长青开门,嘴里还忍不住嘀咕两句:“下次把密码记得清楚一点,咱宿舍可是商量好了,暗号错三次,下半夜就得在外面睡了。”

    林长青一脸的忍俊不禁。

    这宿舍密码可不止他们一家,几乎整个男生各个宿舍里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暗号,比如跟在林长青身后隔壁宿舍的同学,则是敲着门框正儿八经的对着暗号:“大爷,来玩玩啊……”

    201宿舍里足足摆着6张双层床,上下两铺12个人,可林长青只记得好兄弟李耀和舍长吕祥的名字,其余的9个人只能说是看着面熟,真要喊名字还真是一个也叫不出来。

    不过,林长青也不勉强,来日方长,自然就慢慢熟络了。

    宿舍熄灯后,林长青久久睡不着,枕着两个手臂,看着黑漆漆的房顶,想着当年的高中生活,想着前世的苏晓璐,想着以后的人生道路。

    头顶对面的李耀忽然开口说:“林长青,我可打听过了,5班的孙佩瑶可是很多人追的。”

    “我知道。”林长青说,“咋了,有问题?”

    李耀说:“当然有问题,5班俩班花,一个是孙佩瑶,一个詹丽萍,咱俩一人追一个,我可听我那口子说了,追孙佩瑶的有个11班的张杰,为了孙佩瑶打了不少架!”

    林长青翻了个身子:“关我屁事!”

    李耀坐起来,说:“怎么不关你事,你小子可是给她写了十几封情书了,搞得整个5班都知道9班的林长青追的很凶,我猜你再不住手,恐怕那孙子就快来找你了。”

    林长青无所谓说:“不就是几封情书,怎么,还能来打我不成?”

    李耀说:“我感觉有可能,那孙子简直就是个精血上脑的杂种,追孙佩瑶追的快成一条疯狗了,见谁咬谁!”

    林长青翻了个身子,叹了口气,忽的语气之中又多了几分沧桑感,说:“那就来吧,我现在不想让我的高中生活过得太乏味,太乏味了,以后就一点深刻的回忆都没有了……”

    李耀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听不懂,顿了半响,说:“喂,林长青,我怎么感觉你自打病了一场后,变得老气横秋了许多呢,是不是高烧烧坏了脑子?”

    “可能吧。”林长青将被子蒙住了脑袋,算是结束了这一场谈话。

    躲在被窝里的林长青这才开始感到微微有些后怕,他刚刚表现出来的淡定和沧桑确实有些过头了,完全不像18岁少年该有的情绪,难免让熟悉他的人起疑心。

    好在是李耀是林长青最好的兄弟,绝不会害他,但是重生一次的秘密,太让人匪夷所思了,若是传扬了出去,估计能引起全球震惊,这不光会害了林长青,也会害了他的家人和朋友。

    所以,他必须现在学会时刻伪装自己,要让他周围的亲人和朋友在潜移默化中接受现在的林长青,否则,一旦露出马脚,估计林长青的下辈子会被人当成小白鼠,囚禁在研究院里被人研究吧。

    学校里的打架斗殴事件,实际上一直是屡禁不止的,或许为了一点面子,或许是因为争强好胜,在高中里,引发男人之间的战争的,更多的则是因为漂亮的女孩子。

    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情窦初开,荷尔蒙开始喷发的时候,男女异性之间,都开始向往电视剧和小说里演绎的那种恋爱的美好,抛去这种比较文艺范的说法,就像是赵忠祥老师在《动物世界》里解说的:雨季过了,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在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上,雄性斑马开始追逐雌性斑马……

    在这一方面,人跟动物,其实在本质上并没有多少区别的。

    【文学楼】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