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重生之平凡崛起 > 第14章 这就是青春

第14章 这就是青春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有在成熟的岁月里,才会了解当年逝去的青春,保持青春的心态,才算真正拥有和没有辜负青春,比如,打个架……

    一场群架就在林长青一酒瓶子砸在周杰的脑袋上开始拉开了序幕,没有电影里的各种装.逼,也没有反派的各种挑衅,反倒是做为正派人物出场的林长青首先发动了突然的袭击!

    这种醉酒后的群架,他已经足足等了十三年了!

    随着林长青的狼扑,张峰也抄起了屁股下的折凳,李耀也抓起了桌上的盘子,一同加入了混战中。

    这座名叫大富贵的小菜馆里,立刻好像封建时代被抄了家,男人的呐喊声,谩骂声,桌碗瓢盆的破碎声,还有不时响起一声声啤酒瓶破裂的声音,全都混淆在一起。

    当警察赶来的时候,林长青正抓着张哥的头发,一巴掌一巴掌拍着他的大脸,本来张哥的脸并不大的,只是现在被打肿了,连门牙都被打下来一个,肿的跟猪头一样。

    张峰躺在桌子下面,生死不知,不过看他还在起伏的胸部,貌似还没死。

    李耀已经疯了,抓着一把筷子正捅着一个混混的肚子,嘴里一直在喊:“老子捅死你,捅死你!”

    “全都铐起来,带回警局!”

    几个警察野蛮的冲上来,一个大脚把林长青踹倒在地,然后两个人狼扑过去才将他制服!

    大富贵的老板娘站在门口大声喊:“抓错了,抓错了,警察同志,那三个学生是受害人,躺在地上的才是闹事人!”

    警察们都愣了,打得这么生猛还是个受害者?

    别说,相比于林长青的生龙活虎,反倒是躺在地上不断哀嚎的周杰和那几个混混才更像是受害人。

    周杰别说了,林长青好像天生就是他的克星,先是一个“断子绝孙脚”差点让他下面报废,现在本来是来围堵林长青报仇的,结果刚开始谈判脑袋上就又先挨了一酒瓶子,现在躺在地上还在哀嚎。

    似乎连他都有点想不明白:像今天这种局面,他林长青不应该先乖乖道歉再赔钱的吗,怎么反倒他看起来比谁都兴奋!

    打架确实让人很兴奋,特别是喝醉酒的时候,俗话说得好嘛:酒壮怂人胆,况且林长青并不是什么“怂人”,他是非洲草原上一头强壮的雄斑马!

    张哥等几个混混,更是完全没想到这三个高中生会这么厉害,特别是戴着黑框眼镜的那个,简直就是畜生啊,一个人足足撂倒了三个。

    最后对上在街上素以打架闻名的张哥,什么废话都没说,上去直接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腰,一个提气,双臂猛然用力,张哥只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身体被人向后翻转了180度,然后“轰隆”一下,就被人摔翻在地,脑袋磕在饭桌上,差点当场就被摔晕过去。

    背摔!德式背摔!

    这一招绝对算是摔角里最野蛮、杀伤力最大的招式之一,直接将人从后面抱起,利用自身腰部力量向后扭转,将目标凌空翻转向后砸落,重伤目标颈椎和脑袋,使其瞬间丧失战斗力!

    好在林长青现在的体格并不算强壮,这招德式背摔并没有完美的使用出来,不然张哥早就昏厥在当场,哪里还有机会被林长青抓着头发扇耳光。

    三人中,就属张峰的战斗力最弱,好在选了个折凳当武器,但是学绘画的美术生,拿画笔还行,打起架来真不够看的,让人几个扁踹,脑袋上又来了一个啤酒瓶,当即就不省人事了。

    李耀倒是不错,身手敏捷,出手干净利索,懂得因地制宜,而且武器是唾手可得,醋瓶,调料盒,辣椒面,最后连筷子都用上了,跟他对抗的那个混混最惨,一脑袋的调料,白色的是盐,褐色的是醋,黄色的是胡椒面,红色的是辣椒面,像是脸上开了个调料厂。

    当警察赶到的时候,这货哭得跟月子里的娃似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别提多可怜了,以致于都让警察叔叔们认为,这些混混们才是今天群架的真正受害者啊……

    在警察局里,医护人员给林长青几个都做了简单的包扎,问完了笔录,就让他们三个待在了休息室里。

    倒是周杰等几人要蹲好几天的拘留室,罪名是“聚众斗殴罪”,涉嫌扰乱公共秩序,林长青三人也是侥幸占了未满十八岁还是在校学生的便宜,这才仅仅只是被警察们口头警告,而没有被关进拘留室。

    警察局的条椅上,林长青踢了踢躺在上面装死的张峰,说:“死了吗?”

    张峰微微地睁了睁眼皮,像是弥留之际的垂死老人,说:“别理我,让我静一静,一睁眼就感觉天旋地转的。”

    这是刚刚在大富豪里,对方一啤酒瓶砸来的后遗症。

    按理说这是轻伤,完全可以根据法律得到凶手一笔不小的赔偿,但是现在拘留室里那几个“凶手”的伤势比张峰还要惨,有几个估计得骨折了,这种赔偿警察也没说,林长青也没好意思问。

    街面上打架斗殴牵扯到学生,警察都会给学校里打电话,林长青的班主任老杨接到电话后一脸铁青的来领人,陪同来的还有一个穿着黑裙子的女人,是张峰的美术导师陈岚老师。

    老杨跟警察局办事人员打了声招呼,签完了字,冲着林长青几人生气地说:“走吧,赶紧回学校医务室治伤,你们三个刺头,好好的不学习非得出去打架,再过三个月就高考了,考得不好,我看你们到时候怎么跟家里人交代!”

    其实林长青能听出来,老杨是恨铁不成钢,只是这个倔强的老头每次训人,都要充当一个彻头彻尾的坏蛋。

    相对于他的苛刻,陈岚老师可是温柔多了,看还躺在条椅上昏迷不醒的张峰,一脸担忧的走过去,一双柔嫩白皙的小手轻轻地摸着张峰受伤的额头,关切地问道:“张峰,你没事吧,伤得重不重,你可不要吓老师啊,要不老师陪你去医院吧。”

    林长青刚想解释一下他的伤势,张峰“吧嗒”一下睁开了双眼,一屁股坐了起来,身法之凌厉,差点让林长青以为诈了尸。

    张峰冲着陈岚老师腼腆的一笑,说:“陈老师,你不用担心,我伤的不重,真的不重。”

    话虽这么说,可额头上的还在流下来的那道血,红红的可做不了假,吓得陈岚老师花容失色,掏出手帕来赶紧贴上去:“张峰,你别逞强,额头还在流血了,快跟老师去医务室包扎一下,这要打坏了可怎么办。”

    张峰摸了一把脸上的血,笑的一脸的开心,说:“没事,没事,小伤,只是小伤而已,每个月我都会流一点的,早就习惯了。”

    说完,陈岚老师一脸惊愕的看着他。

    张峰抬手就给自己了一巴掌,然后一脑袋晕在了李耀的身上。

    这货当年表白迟迟没能成功,估计就是嘴巴欠打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