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情逢敌手 > 第49章 动心

第49章 动心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一刻是如何发生的,吴玦自己都不太清楚。

    她只知道,当她看到林佳河冲向马路的时候,她整个脑子都是三年前的那个场景,沈童停在路中央,对她留下最后一笑,然后便是刺耳的尖叫,分不出是来自于她,还是路人。

    而在这一刹那,吴玦唯一的想法便是——不行,她再也不能看着另一个人在她面前以这种方式消失。

    他不能出事,她承受不起这种结局。

    吴玦身体的反应甚至比脑子还要快几秒。

    在林佳河冲入马路时,她也跑了过去,本来是要拉住他,却只堪堪抓住他的衣角。卡车巨大的声响扑面而来,她脑子一片空白,只是盯着眼前几步之遥的那个挺拔却已然削瘦的背影——然后,在卡车刺耳的刹车声中,她用力扑倒在他身上。

    只是速度太快的卡车,终究还是没有完全刹住。生生撞在了两个倒地的人身上,好在林佳河反应快,在吴玦扑向他时,他心中已是一凛,本能地顺势将她抱住,朝前面滚了几分,用自己的身体牢牢护住她。

    卡车最终还是刹住了,就在林佳河身体的几厘米处。只是一只车轮却还是碾压在了他的右脚上。

    卡车司机打开车门,骂骂咧咧地下车,看着林佳河被压住的脚,一边打电话报警一边绷着脸吼道:“干嘛呢?怎么过马路的,找死也别用这种方法!”

    林佳河没有理会那骂声,只看了看怀里人,此时的吴玦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显然已经昏过去。他心下一惊,迅速检查了下,确定她身上没有伤口,才稍稍安心。

    而这一刻,他方才感到后怕。刚刚那一刻,他确实是出于绝望之下的冲动,可有那么一刻,他真的觉得人生里似乎没有什么太值得留恋。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吴玦会冲上来,会拦他救他。万一……万一……,他简直不敢再想。

    救护车来的很快,在众人的帮助下,卡车被托起,医护人员才将林佳河的脚从车轮下挽救出来。

    或许是太疼了,他竟然没有太大感觉。

    在救护车中,他看到旁边昏迷之中的吴玦,下意识地去握住那只冰凉的手,就这样紧紧握着,一直不松开。

    当然,在医护人员的命令下,救护车抵达医院时,他还是不得不松开她的手。

    除了轻微的擦伤,吴玦确实没有任何大碍。昏迷大致是因为惊吓过度。而这一觉,竟然睡了十几个小时。第二天医生来病床上给她做复查时,她才转醒。看到满眼的白色,忽然心中一惊,猛地坐起来,惊慌失措地抓住医生大叫:“林佳河呢?就是刚刚和我一起的那位先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忙安抚她:“那位先生没事,就是脚部严重骨折,恐怕得几个月才能完全恢复。他现在在隔壁的病房,你可以去看他。”

    吴玦匆匆跳下床,跌跌撞撞来到隔壁病房,推开门,便看见林佳河的一只脚打着石膏露在被子外面。而他整个人则似乎正睡得无知无觉。

    吴玦悄无声息地走过去,站在床头凝视床上的人。他的脸色苍白而憔悴,哪里还是平日那个高高在上的林佳河。是的,她已经成功地让他从云顶跌落在尘埃里。

    可是,在这一刻,她真的是高兴的吗?

    实际上,连吴玦自己都不知道,一直以来,她到底是真的怨恨林佳河,还只是因为沈童过世后,她需要为自己的孤零感找一个合理的宣泄口。

    不能说她忽然释然,但是经过他冲向卡车的那一刻,即使再如何心怀怨恨,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看似倨傲冷漠的人,是真的在为他的无心之过而心怀内疚。那么,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不算是个恶人吧?而她,从此之后,也不可能继续任意恶毒地践踏这种内疚。

    原谅他吧!在共同经历过生死关头之后。吴玦想。不,是原谅自己,也放过那个善良美好的沈童。

    吴玦伸手抚上他削瘦而发白的脸颊,淡淡笑开,可是不知为何,眼底却涌上阵阵湿润,一滴泪滑下,恰好落在林佳河唇边。

    林佳河缓缓睁开眼,看到便是这个看着他,笑着流泪的女人。他静静和她对视,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轻声道:“很咸。”

    吴玦反应过来,赶紧尴尬地背过身,擦了擦眼睛。

    等擦干眼泪,深呼吸了口气,吴玦才转过头问:“为什么要做这种蠢事?我宁愿你为了城中村和我势不两立,和我斗下去。这才是我了解的林佳河。你怎么可能会去为了那种无心之过而买单?”

    林佳河握住她的手,直直看着她:“是,你说的没错。林佳河不是个会为无心之过买单的人。我只是想为你的痛苦买单。”

    刚刚止住的泪,瞬间又涌了上来。吴玦想,原来自己到底只是个平凡庸俗的女人,也会会一个男人动听的话而感动。

    林佳河试探道:“吴玦,让我用我的余生来补偿我曾经对你造成的伤害。”

    吴玦摇头:“你已经不欠我,不,实际上你从来就没有欠我什么。就这样吧,我不会再为难你。我们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

    她将手从他掌中抽出来,淡淡对他一笑:“保重,佳河。”

    说完,她便转身,一步一步走出病房的门口。

    “等等。”他还未到门口,他却又叫住她,,“走到这一步,城中村那里你要怎么办?据我所知,这些其实都是叶市长的一手策划。”

    原来他已经都知道。

    只是没有自己的顺水推舟,或者说推波助澜,城中村也不会走到这一步。她无意毁掉江城的记忆,也从来排斥那些为了利益而对文化记忆的大肆损坏。箭在弦上,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让其不发。

    “走一步算一步吧,总之,我现在会尽己所能将城中村保下来。”说罢,她自己都不禁嘲弄一笑,“昨天我还要亲手拆掉那条老街,现在却又在这里说这种话。我真是个荒谬不过的女人。可即使这样说,大概也只是句空话,我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哪里有本事说拆就拆,说留就留。”

    “你先将拆迁时间尽量往后拖,其余的我来想办法。”顿了顿,他似乎是有些无奈的开口,“虽然你刚刚对我说了保重,只是恐怕接下来为了城中村,我们还有一段时间得常常碰面。希望你不要太不自在。”

    吴玦淡淡笑了笑:“既然已经释然,就不应该在意见与不见,我之所以说再见,不过是因为自此以后,我还不知道我们有什么见面的理由。现在因为公事,我当然不会觉得不自在。”

    “这样便好。”他像是沉默思考了片刻,在吴玦再次迈步之前开口,“你昨天为什么会扑上来?”

    吴玦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不敢面对那种场面。”

    不敢再一次看到有人以那种方式消失在自己眼前。

    回去后,吴玦简单地将事情给周醒说了一遍,虽然她描述的轻描淡写,但是在提到林佳河跑上马路去撞车的那一段时,坐在她对面用餐的周醒还是惊的差点咬到了筷子。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愣了半天,忽然又噗嗤笑出来。

    他笑着摇摇头:“真是想不到林佳河会做这种不理智的事。他竟然能为了你连小命都不要了。”

    吴玦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下意识反驳:“他干这种蠢事可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赎他犯下的错。”

    周醒叹了口气:“吴玦啊吴玦,你一向聪明,何必这个时候自欺欺人,你想想,如果换了别人,他会这么做吗?”

    吴玦噎住,即使不愿承认,也不能反驳这个太过明显的事实。实际上,在医院中,林佳河就说过他只是为了她的痛苦买单。

    她其实一直知道林佳河对她的心思,甚至还卑劣地利用过这种感情。只是她却无法去正视,因为害怕一旦正视,她便从此泥足深陷。

    她终究只是一个世俗女人。撇去之前的恨意,被林佳河这样的天之骄子爱上,她如何不可能心生波澜,暗自得意,那些不可告人的微妙虚荣,如何不可能蠢蠢欲动。同样的,自然也会诚惶诚恐,患得患失——因此,即使她决定重新拥有一段感情,也不可能是林佳河这样的人。

    周醒见她没有回应,便继续道:“说实话,自从林佳河退出城中村项目后,我想了很多。其实从头到尾,他就没有做错过什么。我们将莫须有的罪名加在他身上,确实有失公平。我知道你的顾虑,即使没有恨,你和林佳河也不可能去谈爱,对吗?作为你的哥哥,我当然也不愿意你和他在一起。在这种家庭中生活,很多快乐都会剥夺。这几年我真的有体会,所以不希望你重蹈我覆辙。”

    “我没有爱上他。”吴玦生硬而言简意赅地回应了周醒所有的话。没有爱,自然就无须再说任何。

    周醒稍稍怔住,本来在喉中的下文全部被吞了回去。他无奈地笑笑:“算了,你向来聪慧,哪里需要我指点。”

    他这样一说,吴玦反倒有些过意不去:“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这件事于我来说真的没有任何意义。”她顿了顿,又加了句,“至少现在没有必要去考虑这些。”

    周醒也知多说无益,便转了话题:“那城中村那边,我们该怎样做。”

    “我已经通知工队拆迁暂时延后。”她顿了顿,“不过也不可能毫无理由地拖太久,叶市长那边肯定就过不了关,再者,耗太长时间韦宏也有不小损失。”

    他皱了皱眉:“你说林佳河会想办法。那他有没有说什么办法?”

    她摇摇头:“他说想办法,是因为城中村对他意义重大。他不是喜欢卖关子的人,没有告诉我肯定就是还没想到办法。”

    吴玦再次来到城中村,已经是两天后。她已经通知拆迁队推迟动工时间,只是具体时间并未确定。她知道,叶市长那里肯定时时刻刻关注着城中村的动向,所以她不能毫无理由地将施工队撤走,那两台巨型铲车还停留在原地,就像是两尊怪物一样,在城中村入口处虎视眈眈。看起来随时都是要将这条古街吞噬的模样。

    三五个工人在路口处闲着无事打牌。

    吴玦正头痛着如何继续拖延下去,忽然听得身后一阵车辆的停靠声。她下意识转头,看见几个个西装革履的两辆黑色奥迪走下来。她想着,这种时候还能有什么大人物来城中村?然后,她就真的看到了一位大人物,国画泰斗秦远之。

    秦远之显然也看到了她,稍稍愣愣,对她笑了笑,大致是没有想起这个一面之缘的女人是谁。

    吴玦想了想,走上前:“秦爷爷好。”

    秦远之拍拍头:“你是……”

    吴玦笑:“前段时间您生日,我和程予正一起见过您的。”

    “哦。吴……吴……”

    “吴玦。”

    “对对对,小姑娘叫吴玦,瞧我这记性。”秦远之拍拍额头自嘲。

    “秦爷爷能记得我,晚辈就已经很荣幸了。秦爷爷,您这是……”

    “我不是听说政府要拆城中村嘛,所以赶紧请了国家文物局的同志来看看,这可都是文物古迹,哪能说拆就拆,不是胡闹嘛。幸好佳河告诉我了这事,如果能认定为古迹,政府可就不能随便拆了。”

    吴玦暗叹了一声,没想林佳河竟然想到这个方法。秦远之是何许人也,跺跺脚就能使文化界发生点小地震,凭他的名气,直接上书文物局,对城中村来个古迹认定,地方政府想拆也没办法了。

    吴玦点点头:“那晚辈不打扰你们参观了。”

    秦远之和蔼地对她笑笑,便随着一行人走入了城中村。

    看着他们走远,吴玦想了想,走到街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去往了医院。

    吴玦敲了敲虚掩的病房门,只听得里面传来一声沉稳的“请进”。

    “那个……”不知为何,经过那场小事故,吴玦竟然对林佳河有些难以面对。不是别的,就是有些尴尬。

    “你来了!”林佳河显然有些惊喜。

    吴玦稍稍走近:“你的脚怎么样了?”

    “没事,医生说过几天就能出院。”

    “哦。”吴玦讷讷点头,“那个秦老先生……”

    “你知道了?”林佳河问,“我跟他说了这件事,老先生本来就爱怀旧,自然不愿意城中村被拆,所以就直接以个人名义写了申请,上报了国家文物局。我估计,这两天,上面会下达禁拆令。等古迹认定成功,一切就可以从长计议了。”

    “真是麻烦你了!如果不是我……”

    “你跟我说什么麻烦。”林佳河轻笑,“你现在能来看我,我就很开心了。”

    吴玦站在床边,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林佳河就那样直直盯着她的脸,一双深邃似海的眼睛,让她有种想要惊慌失措逃走的冲动。

    片刻,她终于还是开口:“那你好好养伤,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说完,正要转身,林佳河却一把抓住她:“你会再来看我吗?”

    明明只是轻描淡写的触碰,吴玦却觉得那双抓住她手的手,有种蚀骨的灼热,她想挣开,却发觉自己使不上一丝力气。

    林佳河坐直身子,直逼她的双眼:“吴玦,你是不是真的不恨我了?”

    吴玦几乎不敢回视他,只能故作镇定地点头。

    下一秒,林佳河的手稍稍松开。本以为他是要放开她,不料,他却忽然移上去,抓住她的手臂,轻轻将她一带。吴玦毫无设防,整个人便轻而易举地跌落在他的怀中。

    那个带着灼热气息的吻落下来时,吴玦几乎有不真实的错觉。多久?有多久,没有触碰到这张唇?原来,竟然是这种让人思念的感觉。以至于,她丝毫没有挣扎。

    林佳河一遍一遍描绘着他思念的领地,从眉心到嘴唇,本来只是轻描淡写的触碰,到后来,越来越浓烈。搂紧她的手臂越来越用力,唇舌吞咽着她的气息,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吸进去。

    许久,吴玦终于因为窒息而推开他,大口喘着粗气。

    林佳河也好不到哪里去,整张点都是晕色,只是抱住她的手一直没有放开,片刻,他终于开口:“吴玦,我知道你对我是有感觉的。既然你已经不恨我,那么我们从新开始好不好,就像两个陌生人一样,从新认识好不好?让我了解你,照顾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几乎带着些卑微的小心翼翼。哪里还见得平日里那个高高在上的总裁。原来,在爱情里,众生真的平等。

    吴玦摇摇头:“不。我是不再恨你,但是沈童呢?我不愿意做他不喜欢我做的事。”

    林佳河痛苦地皱了皱眉:“吴玦,你清醒点好吗?如果沈童真的泉下有知,我想他一定愿意让你获得幸福,而不是钻进死胡同不走出来。”

    “不不不,我不能这样。”吴玦继续连连摇头,猛然跳起身,后退几步,“这样对沈童太不公平,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和你在一起。”

    林佳河想要再抓住她,她却已经离他有了几步之遥。他有些绝望地看着图们之间的距离,咫尺天涯,是不是就是这种感觉。

    吴玦深呼了口气:“你好好休息,有时间我再来看你。”

    说完,她几乎是逃也般离开了这间独立的vip病房。

    让我了解你,照顾你。多么朴实而动听的情话。吴玦靠在医院的楼梯口,只觉得全身力气像被抽干。

    没有动心吗?当然不可能。

    就如林佳河所说,她对他确实是有感觉。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很容易,也许只是一瞬间的感动就可以。饶是表面看起来再不为所动,她也明白,他对她的诚心。换做任何人,大概都会飞蛾扑火地扑上去。

    可是,她不能,他们之间还隔着一个沈童。她说服不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