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情逢敌手 > 第6章 收买

第6章 收买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上,吴玦在房间里,兢兢业业地加班。也许是海风的甜腻滋味,睡意竟然很快来袭,不到十点钟,她就上床入睡。

    睡太早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刚蒙蒙亮,便醒了过来。本来想再睡一会,但听见潮湿的海风,轻轻敲打着房间未关闭的窗棂,忽然就有种拥抱清晨的渴望。

    穿好衣服,一个人去了度假村旁的海边。

    本来就是旅游淡季,何况还是这个时间,整个海边除了海浪涌动的声响,便无其他。那远处的晨曦还未露出云层,只淡淡染着红色的氤氲。

    吴玦将鞋脱下丢在海滩边上,赤着脚,一步一步走在沙砾中,一串串的脚印留在她身后,一阵浪打过来,却又不见踪影。

    虽是温暖地带,但二月中的海水还是很凉,这种凉让她有种酣畅的快意。

    吴玦继续往水中走,仰头看着远处的天空,想迎接不久将至的日出。她曾经也见过日出,和沈童。在某处名山顶上,两个人裹着一条毯子驱逐寒冷。那天的朝阳特别美,红色的辉华,仿佛触手可及,直直映照在他们身上,就像是一场梦。

    那天,沈童说:吴玦,我们每年都一起去看日出,好不好?

    她靠在他身边幸福地说“好”。

    可是现在,为什么却只有她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这海边等待?

    水已经淹至吴玦的膝盖,浪一阵一阵打过来,有点疼。一瞬间,她的心神似乎有些恍惚,止不住想要继续往前走去。

    可,就在那一刻,远处的晨曦,忽然突破云层,将整个海面点亮,也让她在顷刻清明不少。

    吴玦想起那天沈童也对她说过:希望就如同日出,总会破云而出的。

    她摇摇头,深呼吸口气,转身往回走。

    离开海水,吴玦穿好鞋子,正准备回度假村时,身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不认识的号码,接起来却是熟悉的声音。

    “你在哪里?”

    “海边。”

    “来海澜阁,一起吃早餐。”

    她没来得及拒绝,林佳河已经挂上了电话。真是言简意赅,典型商人的做派。

    看了看自己湿了一截的裤子,看来只能这样衣冠不整地出现在老板面前了。

    吴玦不认识什么海澜阁,不过显然度假村的每个人都认识,随便问了个go,便被热情地带领到了目的地。

    这是度假村临海的一间餐厅,只是,也许是时间尚早的原因,里面空无一人。

    不,还是有人的,比如那个坐在窗边位置的林佳河。

    “林总。”吴玦走过去,恭敬地同他打招呼。

    “坐。”他看向她,过了一晚,他脸上的倦色却隐隐还在。

    “李助理呢?”她有些奇怪地问。

    “还没起床吧。反正上班时间还没到。”他耸耸肩。

    “林总,您最近很忙?”她在他对面坐下,下意识地问。

    “不是最近,一直就没有不忙过。只不过这段时间韦宏总是找麻烦,花的精力就多了点。”他说的倒是轻描淡写,只不过语气里还是透着点焦躁。

    韦宏是林正多年的竞争对手,同靠航运起家,规模旗鼓相当,这些年发展的业务也大致相同,只是一山不能二虎,两家公司总是想方设法打压对方,从本城斗到外省,有点云翻雨覆的味道,大概只有一方吞并了另一方,这场无休止的商战才会画个句号吧。

    不过,就这两年的情势来看,自从林佳河主持了林正的大局,业务上了好几个点,韦宏似乎是稍稍落了下风,想来要背水一战奋力反击也是迟早的事。

    “你要吃什么?”不知何时,林佳河已经招来了服务生。

    “早上就随便吃一点。”

    他笑了笑,拿起菜单:“早餐对我来说可是最重要的。”

    “为什么?”

    “午餐晚餐对我来说,不是工作餐就是应酬餐,只有早餐才是真正属于我自己的胃。”他拿着菜单指了指,“一份海鲜粥,一笼蟹黄包,嗯,再加一杯清咖。”

    “早上喝咖啡,似乎对胃不是很好吧?而且这样搭配也不符美食规则。”说罢,吴玦又转向服务生,“我同林总的一样,不过咖啡就不用了,我要豆浆。”

    “那也给我换豆浆吧。”

    吴玦愣了一下,对上他时,不知为何,有点局促,干脆转过头看向窗外,而这时,她才发觉,这窗外对着的海面,似乎正是她刚刚站着的地方。

    她转过头看他,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他大概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很随意地开口:“刚刚坐在这里,正好看见你在海边。”说罢,他忽然又轻描淡写地补了句,“还以为你要跳海呢。”

    依旧是那种不经意的语气。

    吴玦怔住,半响反应过来:“我只是想看日出而已。”

    “在海边看日出怎么样?”

    “嗯,不怎么样,有点冷。”

    他愣了一下,忽然笑了起来:“那你觉得在哪里看会比较好?”

    吴玦想了想:“比如说像这间餐厅一样的临海房子,站在窗前或阳台上,不用风吹日晒,就能看到美景,多好。”

    还是年少的时候,少不了有些酸酸的情怀,想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那样的诗句,就会觉得异常浪漫,当然,那时候,也总有一个陪着吴玦异想天开的人。

    “你喜欢海边的房子?”林佳河拿着服务生端上来的粥,慢慢喝了一口,问。

    “谁不喜欢?只不过对我这种上班族,只是奢想而已。”吴玦笑笑,却也并不觉得无奈。

    “这海岛这两年开发了不少房子,你若喜欢,我可以送你一套。”

    他的语气还是那样漫不经心,好像说的不是房子,而是这桌上摆放的普通早餐,一杯豆浆或者一碗粥。

    可就算吴玦真的是后知后觉的人,大概也能明白这句话背后的含义。实际上,她并不懂得装傻,所以只能是愣愣地看着他。

    “我本来也准备送送花吃吃饭什么的,但你知道的,我很忙,没有这个花前月下的心思。”他似乎是犹豫了片刻,又才接着道,“再说,男人和女人说到底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吴玦看着对面那张有些不可一世的清俊脸孔,忽然觉得很好笑,不由得问:“林总,你以前也是这样吗?”

    “什么?”他对吴玦的话不甚明白。

    “你以前的女人都是花钱买来的么?”因为憎恶他这种有钱就是一切的嘴脸,吴玦的言语不自觉变得有些恶毒。

    他愣了愣,随即又是一派坦然的样子:“既然大家各取所需,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所以——林总从来没有尝试过真心去爱一个人?”

    “爱?这种游戏恐怕只属于十几二十岁的孩子吧!”他一脸不屑地嗤笑,“每天都有不同的女人叫嚣着爱我,恨不得掏心掏肺地证明她们的爱有多深多真。可是她们爱我什么?说到底不过是我的身份和金钱。如果是爱我的身份,能叫真爱?如果爱的是我的钱,那就更说明是虚情假意了。如果这就是所谓的爱情,那么,爱情这种东西未免也太可笑。”

    “林总,看来你挺有自知之明的嘛,知道自己如果褪去林正总裁这个光环,和路人其实没什么区别,那些口口声声说爱你的女人,根本就不会多看你一眼。”吴玦几乎是带着恶毒的语气回他。

    他倒是不气不恼,甚至更为不屑,语气也是漫不经心:“那又怎样?我是林正的总裁,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吴玦笑了声:“谁知道呢?没准哪一天你就破产了也不一定,变得一文不值。”

    “不会有那一天的。”他的语气很是自负,几乎是带着居高临下的眼光盯着吴玦。

    吴玦觉得自己快要被这种高高在上的眼神刺伤,猛地站起身,口不择言:“林总,无论你怎样有钱有地位,可也掩饰不了你内心的不安全和苍白,你不就是怕付出怕背叛怕受伤么?是啊,像你这种唯利是图的商人,又怎么会体会到爱情中的美好!”

    林佳河的脸上终于在她这番话下阴沉了下来,连眼神里都倏地冒上了明显的怒意,他丢下手中的调羹,直视着吴玦,冷冷开口:“吴玦,你不要太自以为是。”

    吴玦冷笑:“怎么?说到你的痛处了?”

    他似是暗暗调整了一下心绪,恢复了惯常的语气:“吴玦,我不是非你不可。”

    “当然,爱你的女人多着去了,怎么会非我不可呢?”吴玦不知道原来她可以尖酸到这个程度。

    他忽然笑了起来,很嘲弄的那种笑:“吴玦,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我知道,林正集团总裁,我的老板。”

    “信不信我会马上炒掉你。”

    吴玦愣了愣,才一字一句地道:“不信。因为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商人,不可能这么公私不分。”

    他好像对她的回答,也有些出乎意料,过了良久才低声说:“你走吧。”

    如果她没听错,他的声音里有很深的倦意。

    她看了看桌子上还未吃完的早餐,才蓦地发觉自己刚才似乎是太激动了点。

    本来以为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她都能够冷静面对。

    可明显,她的修行似乎还差了那么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