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情逢敌手 > 第10章 拍档

第10章 拍档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了避免和程予正一起下班,吴玦站在自己的位子稍稍迟疑了下,等到他从办公室彻底离开,她才草草收拾,走了出去。

    正值下班高峰,走出大厦,来到路边,四处都是匆匆忙忙拥堵的车流和人流,落日的余晖从林立的高楼中穿射而过,打在吴玦的身上,挟裹着层层尘埃与颓败,这让她突生出一种不可名状的焦躁。

    人满为患的公交让她没有搭乘的*,来来往往的出租车没有一辆停下来。她忽然有些无措,似乎隐约明白,有些事情大概总会超出自己的预想,只要稍不留心,便滑向了未知的路上,就好像……就好像这惊心动魄的一天。

    恍恍惚惚在路边站了阵,身前滑过一辆蓝色的车。还没反应过来,车窗已经落了下,程予正从里面微微探出头,露出春风般的笑:“去哪里,送你一程?”

    吴玦下意识地皱皱眉,犹豫了片刻,本想拒绝,但扫了眼路上的车流,说了声谢谢,转身上了他的车。

    “回家?”他发动车子,侧头问吴玦。

    吴玦点点头,报了地址,过了两秒,又改口,说了自己常去的健身中心的地址。

    “去健身?”他像是随口问。

    “嗯,去打球。”吴玦淡淡回,因为没有说话的兴致,便半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车内冷场了半响,才传来程予正的声音:“工作很累?”

    “嗯。”她还是没有睁开眼睛,语气也略微有些敷衍。

    他像是笑了笑:“我不知道,原来你这么不爱说话。”

    “因为言多必失。”吴玦下意识地冒了一句,说完连自己都怔了一下,睁开眼睛,恰好对上他瞥过来的视线,方才想起自己的失态,毕竟他是她的上司,还是刚刚上任的新上司。

    有些尴尬地直起身,吴玦牵强地对他笑笑:“对不起,我只是有些累。”

    “你又没做什么错事,干嘛道歉?”他扬扬嘴角,一脸云淡风轻的明朗,“你刚刚说去打球,打什么球?恰好我也许久没有运动过了,不如加我一个。”

    吴玦沉默了片刻,才缓缓说:“台球。”

    他像是有刹那的意外,随意又笑道:“好啊,反正很久没玩过了,正好让我见识一下我新拍档的水平。”

    拍档?不知他是在放低身段还是在抬举她?本想说点谦逊的话,却因为没有恰当的心情,话到了嘴边,吴玦还是生生咽了下去。

    程予正拿杆的姿势很帅,这种慢节奏的运动仿佛很适合他,因为每一个动作都可以宣示他身上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温文尔雅。

    虽然看得出有些生疏,但他的技术确实很好,饶是吴玦也赢不了他几球。几局下来,不知是室内空调温度太高,还是真的消耗了些体力,竟然微微出了些汗。

    休息时,程予正拿过一瓶饮料,替吴玦打开,递给她,仿佛自然而然。她忽然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环境,才会有这般绅士教养。

    道了声谢谢,吴玦正想夸一番他的球技,他倒是先开了口:“没想到你这么厉害,说实话,我还没碰到几个像你这么会打台球的女人。”

    她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其实还好,只不过平时比较喜欢玩而已。”

    说完,发觉他没有再说话,只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她转过头,对上他的眼睛,那种探究的神情,让她一时有些局促,下意识地蹙眉开口:“怎么了?”

    他好像并不觉得自己唐突,只是忽然皱了皱眉问:“就是觉得奇怪,你为什么会喜欢台球?”

    吴玦觉得他的问题有些莫名其妙,便随口答:“因为之前生过一场病,很长时间都不能做剧烈的运动,只好将就着打台球,没想到就喜欢上了。”

    “原来是这样。”他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气氛凝固了片刻,吴玦站起来,拿起球杆看似随意地击了一个球,那球应声落洞,她靠在球台撑着杆看向程予正,玩笑似地说:“其实台球非常有意思,每次出杆的时候,你都必须算好距离角度和力度,不能多一份,也不能少一分。所谓的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在这项运动中,体现得最明显。”她顿了顿,接着说,“就好像我们的工作,要想做到最好,必须要精于算计。”

    程予正显然对她这番言论有些意外,实际上,连吴玦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这些,就好像有些情绪明明不能宣泄,却还是要变着法子对人倾诉出来。

    他沉默了半响,忽然笑了起来:“你好像说错了,我们要的只是计算,并不是算计,虽然我在国外待了很多年,但中文还是没有忘记的。”

    吴玦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注意到这种语言上的细节,她略微有些尴尬地回道:“看来是我的中文不好。”

    其实,她并没有说错,从进林正那刻起,她就慢慢在学习算计。

    又是沉默了会,程予正忽然看了看表,起身:“我晚上还有个朋友聚会,要不,先送你回去。”

    吴玦忙不迭摆手:“你去忙吧,我还想一个人玩一会,明天见。”

    “好,明天见,以后,合作愉快。”他走近她,笑着伸出手,她以为他要同她握手,却没想他只是轻轻在她肩上拍了拍。

    吴玦有些呐呐地点点头,笑着回他:“程经理,明天见。”

    他仿佛有些无奈而好笑地耸耸肩:“不在公司的时候,你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

    “嗯。”吴玦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

    他忽然笑得一派明朗,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转过来说:“吴玦,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身上有种很复杂的气质。”他像是想了想,“怎么说呢?就好像是……似是而非的唯唯诺诺,似是而非的小心谨慎,以及似是而非的本分。”

    吴玦有一瞬间的怔忡,却没有说话。

    程予正说完自己大概都觉得有些好笑,摊摊手:“我随便说的,别介意。”

    吴玦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脑子里忽然有种崩裂的感觉,就像是一根针,不偏不倚正好刺中她心里最不堪一击的那部分,即使只是漫不经心的力道,也让她有种生生的疼痛。

    压下这种难受,她摆好球,准备一个人完成一局。每击进一球,那种空洞的声音,便昭示着一种寂寞。

    其实,她早已经习惯了寂寞,只是还没有习惯如何安然地去面对寂寞。

    在这种寂寞之中,吴玦想到了林佳河,不知白日她的冒犯,会为她招来怎样的后果?也许,他其实是个宽宏大量的老板,不然也不会再她对他在海岛做出拒绝之后,甚至还升了她的职位,又或者,他耐心有限,明天就大笔一挥炒了她。

    其实,她有时候想,如果真的丢了这份工作反倒好,也许一切就可以归零,让她试着忘记所有的不快乐。

    因为脑子里一片混乱,击球的姿势越来越不稳定,桌上的球被吴玦弄得一塌糊涂。越是这样,越是浮躁,最后干脆扔了杆,拿起包走了出去。

    到了马路上,才知道原来天色已黑,华灯初上。

    健身中心离吴玦的住处并不远,走路不过二十几分钟,想着反正没事,便决定走回家。

    初春的夜风,有丝丝凉意,吹在她的脸上,竟让整个人清明不少。

    慢慢走到住的那条路口,忽然看见前方路灯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因为是熟悉的车身,不得不让吴玦心里波动了一下。

    再走近,看清车后的车牌时,才确定她的猜想。

    正犹豫着该怎样上前打招呼,车门已经打开,林佳河从里面走了下来。

    因为背着光,他的脸并不甚清楚,饶是这样,吴玦还是感觉到了他在这夜色从传达出来的阴戾。

    “林……总……”吴玦的声音几乎有点戚戚然,并不是刻意假装,而是这一瞬间,她真的有些不知所措的惶恐。

    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绕到车的另一头,倏地打开车门,冷冷地冒了一句:“上车。”

    吴玦稍稍犹豫了两秒,便从善如流地上了车。

    在没被炒掉之前,他还是老板,她还是员工,所以,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自觉有顺从的义务。

    实际上,他的这种威慑力确实会让人不自觉的诚服。

    “林总,有什么事吗?”吴玦简直觉得她声音里透着太过显而易见的诚惶诚恐。

    “电话为什么关机?”他却答非所问,语气里满是不耐。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漆黑的屏幕,有些歉意地回答:“应该是没电了。我不知道你找我?”

    他这才转过头看她,眼睛微眯着,还是一如既往般,面无表情,又好像若有所思。明明是在盯着她,却仿佛又不是在看她。

    “林总,你到底有什么事?”吴玦快要被他这种眼神弄得发毛,不知道还能坚持几许,就会全面溃败。

    他并没有回答她,只用一种几乎不可闻的声音叹了口气,转过头忽然发动了车子。

    他的举动太让人匪夷所思,换做别人,大概早就沉不住气。但吴玦此时只觉得累,什么都不愿多想,也便没有了不安的心思,他到底要做什么,或者对她做什么,她这一刻一点都不想关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