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情逢敌手 > 第12章 医院

第12章 医院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仿佛是跌入一口枯井,所有的天日在这一刻离吴玦远去,她想努力挣扎,可在在狭小的桎梏中,身上的力气却不知为何消失殆尽。

    思想却仍旧清醒,感觉甚至变得更为敏锐,林佳河身上带的红酒余韵,以及那唇舌之间炙热的温度,都如此清晰。

    这是一个如王者般不凡的男人,这是一个强势与激情的吻,可是,因为他是林佳河,所以一切的感受,于吴玦来说,于犹在清醒的她来说,不过是场难以言喻的羞耻,这种羞耻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被抛上岸的鱼,慢慢窒息,慢慢变冷。

    林佳河大概觉察到她的异样,片刻之后,忽然放开了她。

    他看了看她,握着她的手也松了开,仿佛自嘲般笑了笑:“我差点忘了,你在海岛就已经拒绝了我。”

    他脸上闪过片刻的颓败和无奈,仅仅只是片刻,又换回了平日里那个仿佛可以主宰一切的男人,仿佛任何时刻的他,都可以气定神闲纹丝不乱,仿佛刚刚那个吻于他,也不过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意外。

    “林总,你喝醉了。”吴玦淡淡说了句,想要为自己化解刚刚那短短片刻的尴尬,只是说完才意识到,那语气里真的有林佳河所说的那种恨意。

    “你放心,我不会再做什么让你为难的事,还有——”他仿佛是思考了会,“升你职,也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单纯看中你之前的履历,和工作能力。我想,与其让你做我的女人,倒不如让你成为我的得力下属,也许更划算。”

    他说的轻描淡写,却再一次让吴玦看到了他骨子里那种唯利是图的商人本质。

    车子启动后,车内又是一阵安静。她转头看向车外,这座城市的夜景很是漂亮,马路上的车河,交织出的红色灯光,让整片夜色看起来颇有些流光溢彩的味道。

    可是,这不过都是些虚假的幻象,谁又知道,在这片夜色之下,又掩盖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林佳河将吴玦送到住处的那条路口,她下了车,透着窗户弯身对他说了声谢谢。他点了点头,并没有看她,只是从前面掏出了根烟点上,便慢慢调头离开。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抽烟,不过是短短的一瞥,可那样的抽烟姿势,却仿佛是在透露着他内心深处的寂寞。

    真好,想到高高在上的林佳河原来也是寂寞的,吴玦忽然觉得有种可耻的快意。

    晚上又有些睡不着,倒不是因为先前林佳河那个意料之外的吻。吴玦并不算是未经世事的小女孩,那样的吻绝不足以让她心烦意乱,只是想到,她竟然和林佳河会如此亲密的接触,就不免心里发寒,那种罪恶和羞耻感又蔓延了上来。

    但或许是因为这一天过得让她身心俱疲,虽然头还是有些痛,却也只在床上辗转反复了一会儿,便迷迷糊糊睡了去。

    这一觉睡得很不安稳,一个梦一个梦接踵而来,沈童温暖的笑脸一直在她的眼前,很真实,很真实。

    随着时间渐渐流逝,吴玦梦见沈童的次数也慢慢在变少,最煎熬难耐的那段时光已经过去,缓过劲来,再刻骨铭心的思念也开始变得心平气和。

    而这一晚,她却再次将那快要尘封的记忆之闸打开,任由思念的洪水把她掩埋。

    在这寂寞的夜里,沈童,我很想你,你知不知道?

    第二天起床,由于整夜繁复的梦境,吴玦的头有些痛,为了不影响接下来一天的工作,她吞了两颗止痛药才去上班。

    这是新的一天,新的任职命令正式下来。她由办公室小小的一个职员,升为了财务部的副经理。

    有人为她欢喜,有人愤愤不平。可即使这样的结果再出人意料,也因为找不到她攀附某位高层的蛛丝马迹,整个办公室也还算平静。毕竟,她学历和履历都非常漂亮,而她的兢兢业业确实是有目共睹的。

    程予正秉承了在国外的那种做事风格,雷厉风行,讲究效率,而且非常认真。几天下来的接触,吴玦和他逐渐熟络起来,虽然大多只是在讨论一些工作的事情,但大致还是感觉到他是个很磊落明朗的男人,并不是那种道貌岸然的谦谦君子。

    她不知道这样的他,怎会和林佳河那样的人有深交,真是世事难料。

    周六是吴玦与她的主治医生陆医生约好体检的日子。

    很长一段时间没再踏进医院,那晃眼的白色和消毒水的味道,让她觉得甚是陌生。那段在医院的日子,仿佛于她已是恍若隔世。

    “吴小姐,你的身体恢复得不错,现在看来,已经完全没有问题。”检查完毕,陆医生公式化地对她说,在宣布完这个好消息后,顿了顿,又问,“不过,我想知道,你最近是不是常服用止痛类的药物?”

    吴玦愣了愣,有些茫然地看着对面英俊的医生,点头:“因为精神不是很好,经常头痛睡不着觉,所以只好……”

    陆医生若有所思地想了会:“这种药物吃多了会有依赖性,况且你现在身体的免疫力并不好,所以我建议你不要随便服用。如果真的精神压力太大,可以尝试做一些精神治疗,让医生对症下药。”

    她笑了笑,很客气的回他:“嗯,知道了,我会注意的,谢谢你医生。”

    “不管怎样,你要好好珍惜你的身体。”他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有点语重心长的味道。

    她只能应允着点头。

    从陆医生办公室出来,心情舒畅了许多,尤其是看到走廊里各式各样的病人,犹在和疾病战斗,更是庆幸现在的自己。

    正走着,迎面走过一个人,摇摇晃晃将她撞了一下。吴玦抬头,正准备将来人扶一把,却诧异得怔住。

    穿着病号服的林佳河满脸苍白,额头隐约可见细密的汗水,他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扶着墙,看到她,显然也是很吃惊,蹙眉低声道:“把我扶到病房里去。”

    她反应过来,赶紧扶起他,随着他指的方向走去。

    他本来就生得高大,又因为疼痛,几乎将整个人的体重都交给了吴玦。不过走了一层楼,她就微微累得有些喘气。

    将他扶好在床上躺下,又按铃叫来了医生,吴玦终于才安定下来,坐在病房内的沙发椅上小憩。

    看着医生护士匆匆忙忙忙完一阵,挂号了点滴,她才知道,林佳河患的是胃病,头天突然胃出血不得不住进了医院。

    “林总,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偌大的高级病房,却只看到他一个人,不得不让她有些奇怪,虽然他没有家人在身边,但至少佣人助手什么的还是不缺的吧。

    “保姆被我打发回去煮粥了。”他半躺在床上,似乎刚刚的疼痛已经缓下去,脸色较之前平静了许多,说着,又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本来想趁着不吊水的时候,出去透透气,没想到刚出去没多久,这胃又开始不老实,差点倒在外面。”

    她想象不出他倒地的狼狈样子,于她看来,不,或许是于很多人看来,如此高高在上似乎无懈可击的一个人,应该是不会生病,不会倒下的。实际上,即使是刚才在走廊上,他疼痛得几近倒下时,她也并未发觉任何他脸上有一丝的狼狈。

    她坐近了些,看了看他略显疲惫的脸,想了想对他说:“林总,如果你累的话,先睡一会。我帮你看着点滴,到时间会叫护士来换药。”

    他淡淡看向她,似乎是有些犹疑。“你没有事要忙吗?”

    “刚刚做完体检,今天暂时没什么事。我等你家保姆来了再走。”

    “你身体不舒服?”他苍白的脸上闪现一丝疑惑。

    我摇摇头:“只是例行检查而已。”

    他若有所思般“哦”了一声,没再说什么,缓缓躺了下去。

    或许真的是累了,林佳河入睡很快,才躺下一两分钟,就发出了均匀而深沉的呼吸声。

    隔着这样近的距离看他,吴玦蓦地发觉,此时睡着的他,不知是因为生病还是别的,平时的冷峻不见了踪影,虽然眉头微微蹙着,却还是让人觉得有种无知无害的恬淡。

    这样的发现,竟让她暂时忘记了她所知道的那个高高在上冷漠无情的他。

    这间高级病房很宽敞,星级般的设施无不昭显着房中病人的身份,只是这稍稍异于酒店的满眼白色,却仿佛释放了某种并不快乐的气息,就像这吊瓶内的药水,一点一点往下落,在宁静的病房内流淌出寂寞的声音。

    当然,吴玦并不知道,这房间内的林佳河,是不是也能感受到她所感受到的这种寂寞?

    林佳河仿佛睡得很沉,中途唤来护士换药时,他也没有醒过来。

    初春时日,这个城市已有些暖意。只是外面的风从敞开的窗户中灌进来,还是有些凉意。吴玦看见那只插着针管,露在空气中的手,下意识轻轻帮他放进被子。

    在她碰到他手的那刻,他仿佛知晓般,眼睫微微跳动了一下,但终究没有醒来,瞬间又归为平静。也许是因为点滴的缘故,他的手冷得几乎像块冰。

    吴玦有过一段很长时间打吊瓶的经历,那种从手传到到心里的寒凉感觉,让人十分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