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情逢敌手 > 第42章 恨意

第42章 恨意

推荐阅读: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幸而他手快,紧紧扼住她的手腕,稍稍用力一掐,那匕首便堪堪掉落在地上。www.しwxs.com

    林佳河不明白吴玦为什么忽然变得如此疯狂,有些恼意地将她甩回床上。他看了眼地上的匕首,蹙眉看向犹在喘气的人:“吴玦,你真是个令人费解的女人,竟然会在枕头下藏刀。”

    吴玦瞪眼看向他,眸子里仿佛是淬了毒,语气更是带着悔意:“因为很久以来,我都想杀了你。”

    下一刻,她忽然低低笑了起来,像是嘲讽他又像是自嘲:“林佳河,我已经决定原谅你曾经无心犯下的错,那个让我失掉一辈子幸福的错。但是你为什么一定要触及我的底线,再次挑起我的恨意。”

    顿了顿,她继续冷冷道:“你是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恨你?好,我今天就把这个故事告诉你。三年前,我生了一场重病,需要马上动手术,但光手术费就要五十万。五十万对你们这些人不过是欢场随便挥霍的一笔,但是对我和沈童这样刚走出校园不久的人,却是个天文数字。当时我们已经准备结婚,并且凑钱买了一套小小的婚房。为了给我治病,沈童立刻卖了婚房,只是卖房也需要时间,手术却是不能等的。很久之后我才知道,沈童他没有办法,竟然挪用了公司也就是林正的一笔货款,不多不少,正好五十万。你还记不记得那年,有个男孩跑去你的办公室,求你再给他几天时间,等他的房子卖掉,他就会把钱补回去。可你没给他机会。那天,我刚刚出院,在民政局等他。我看见他在马路对面对我挥手,他一边接电话一边朝我跑过来,跑到一半时,他的电话忽然掉在地上。我永远都记得他那时的表情。恐慌,没错,是恐慌,沈童他一辈子都是乖孩子,从来没有做过坏事,而那个电话是警察打来的。我还记得当时我大声叫他,他却始终讷讷地站在路中央,仿佛听不见——直到,一辆货车开过来,将我和他的生活从此终结。”

    她猛然拉起自己衣服下摆,指着腹部上一道疤痕:“看,就是这个痕迹,是沈童用他的命换来的。”

    她从未在他面前说过这么长的话。但是每一个字都像是针一样刺在他心上。她腹部上的那条疤,他曾经在两人最亲密的时候问过,那时她只轻描淡写地说是曾经动了个小手术。

    林佳河忽然觉得周身寒凉,如坠冰窖。他想起和她初见时,她眼里的恨意,当时他还问过,他到底哪里得罪了她,会让她那么恨他。当时其实只是一句有些不甘心的玩笑之语,没想竟是一语成谶。

    难怪,她不能容忍他的口中说出那个名字,难怪,她会在见到五十万的支票后,整个人失控。

    如她所说,她确实没有欠他的,一直以来都是他欠了她。是他的无心之举毁了她的生活,所以才有他现在切身感受的痛。

    世上,从无无因之果。

    三年前的事情,他几乎没有任何印象。只记得当时市场部的一名员工挪用了一笔货款。他并不认识那名员工,也已经记不得那个员工的模样,只隐约有些印象,是很年轻的男孩,很无措地跑到自己办公室,说挪用货款是为了给女友治病,给他几天时间,他会马上补齐,恳求他不要报警。

    当时他只道年轻男孩,尤其是那样英俊的年轻男孩,难免爱慕虚荣,利欲熏心,见财起意,什么给女友治病,不过是幼稚荒唐的托词。他根本就没有多看那个男孩,就让保安将他赶走了,然后,他公事公办地吩咐秘书报了警。贪心的人总该得到一点教训。

    只是,没想到他一贯的不近人情,竟然会造成了这样的一场灾难。倘若,当时的他,稍微不要那么冷血,稍微相信那个男孩的说辞,稍微再等他几天,这个故事是不是就完全不一样。

    人生如戏,却真实残忍。

    他一步一步走近她,才发觉,不知何时,她早已泪流满面。

    他喉中发酸,哽在嗓子中的那句歉意,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他伸手想擦去她的泪水,却被她猛然避开。

    两个人都在静默。空气里流动的都是沉痛。

    许久许久之后,吴玦终于抬头,脸上依旧有泪水流过,她一字一句地开口:“请你从我和沈童的房间马上离开。”

    “吴玦……”林佳河想说点什么,却发觉声音是颤抖的,“我从不知道是这样,你告诉我,我应该怎样补偿你,你才会快乐。”

    “我再说一遍,请你走,立刻,马上。”她擦了把眼泪,“林佳河,即使你毁了我的幸福,我还是原谅了你。可是,你为什么要再次羞辱沈童,再激起我对你的恨意。既然这样,好,我现在告诉你,从今以后,我吴玦和你林佳河誓不两立。你所有种下的因,我都一定要你尝到果。”

    林佳河眼里闪过一丝痛意,终究还是收回手,一步一步走朝房门走去。他刚刚踏出门口,吴玦忽然就从床上弹起来,砰地将门重重关上。

    她重重靠在门后,缓缓滑落,坐在地上,手中抱着沈童的照片:“沈童,对不起,对不起。”

    林佳河回头,目光迷茫地看着那扇紧闭的门,里面传来的是,嚎咷痛哭的声音。

    他眉头紧蹙,捂住胸口,原来心痛是这种感觉。

    从小区浑浑噩噩地走出来,此时,已经艳阳高照,可不知为何,林佳河浑身依旧冰冷。头上的血已经干涸,但血液的流失让他有些恍惚。

    他身上仍然是价格不菲的衣服,可这个一直以来俊朗卓绝的男人,夹杂在路上的市井人群中,却忽然气质全无,竟然和落魄的普通男人毫无二致。

    他一直一直走,却不知走向哪里。建筑,街道,人群,都是陌生的,他似乎从来没有下车好好看过这街边的风景。原来,就是这个样子,不美,也不丑,只是有种生活的味道。他一直以来,都高高在上,俯瞰云端。可现在跌落在人群里,才知道,自己原来什么都不是,没有一个人在意他。

    他原来是那么孤独。

    他忽然觉得鼻子有些酸,却又想笑。他想起自己,在离开时,好像忘了问她,问她当时原谅他放了他,是不是因为她已经有一点爱上了他。

    可是问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吴玦不知道自己在地上坐了多久。

    直到屋内的手机铃声一遍又一遍响起。

    她勉强从地上爬起来,在床头找到电话,看了眼闪烁的号码,犹豫片刻,还是按了接听。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那边周醒的声音明显有些担忧。

    “电话不在手边。”连她自己都不可置信,在经历刚刚那么失控的疯狂后,她的声音竟然还可以这么平静。

    只是,或许是平静过头,也或许是相识多年的默契,周醒还是觉察出她的不对劲。他在那头犹疑了片刻,不确定地问:“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我昨天真的吓到了你?”

    吴玦赶紧否认:“没有,昨天的事,我觉得你说的没错,既然我们的人生出现奇迹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相互依靠作伴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吴玦。”周醒幽幽唤了声她的名字,“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有点乱了,所以才会有那样荒唐的打算。其实我想了一晚,我不能拉着你陪我一起发疯。从我回周家起,我就注定不会幸福了,但是你还有从头开始的机会。”

    “你怎么知道我还有机会?忆北哥,沈童走了,我的幸福也就没了,也不可能心安理得地再去追求幸福。”

    周醒终于可以确定她的不对劲,明明前段时间,她离开盛世后,都是一副积极重新开始状态,为何只是一夜,她又变得如此不可理喻,就像三年前,她整天将自己关在房间,两个月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

    他问:“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前几天还不是这样的。”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吴玦低声笑笑,带着某种让人心悸的嘲弄,“我只是想,我为什么要原谅林佳河。既然我得不到幸福,凭什么要让毁掉我幸福的人光鲜而自在地活着。”

    “吴玦,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为什么突然又变成这样子?”

    “没什么。就是发觉自己不适合也不喜欢做圣母。忆北哥,让我加入你和林佳河的战局吧。”

    周醒重重叹了口气:“你要来帮我,我当然愿意。但你知道的,在沈童这件事上,我虽然对林佳河耿耿于怀,可也只是想在商场上打败他,毕竟他不算有错。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能将沈童的死归结于他。所以,吴玦,我不希望你钻牛角尖。”

    “那好,我就帮你在商场上打败他。”

    ……

    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其实他并不喜欢这处快要耸入云端的餐厅,因为总是会将人的孤独放大。从前,她在身边时,他们坐在这里,其实也很少说话,但是他却不知为何,觉得是满足的。所以,总是乐此不疲地带她来。

    现在才发觉,那样的时光,真的就像做的一场梦一般。

    梦醒,人散。他还是孤独一个人坐在这虚无的高空。

    林佳河喝了一口酒,年份珍稀的红酒,在舌尖竟然一点味道都没有。

    “林先生?”忽然,一个男声在他耳边响起。

    他微微有些迟滞地抬眼,嘴角扯出半分弧度:“陆医生。好巧,你也在这里用餐?”

    英俊的男子挑眉笑道:“嗯,正在等我的饭友,据说塞在路上呢。”

    林佳河客套地点头算是回应他的话。本不是相熟的人,两个人也都没有心思再寒暄下去。只是在他转身时,林佳河脑子忽然一怔,他想起从前看见吴玦出现在他的医院,于是他在他身后看似不经意地问:“对了,陆医生,吴玦曾经是你的病人,对吗?”

    “吴玦?”陆医生转过头,有些疑惑的样子,“你是说前几日和韦宏总裁周醒订婚的那个吴玦?”

    林佳河笑:“这样的事情,连陆医生都知道了。”

    “这也算是城中大事,何况周家这段时间风波不少。其实我倒是挺意外的。和吴小姐认识也有三年了,没想一转眼,她竟然要嫁入豪门了。”

    “她……当时是患了很严重的病?”

    陆医生微怔,随即笑了笑:“作为医生,背后谈论自己的病人似乎不是太好。而且,陆某不知道林先生与吴小姐是什么关系,竟然会关心几年前她的病?”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些好奇,随便问问。她之前在我手下做事,关心下属也是我应该的。”

    “林先生也说了是前下属了。”陆医生摊摊手,“恕我不方便跟你讨论我的病人。”

    林佳河眼神动了动:“其实这只是很简单的事情,如果我真的想知道还不容易?我只是想听陆医生跟我随便说说而已,绝对没有恶意。你和我弟弟是朋友,就当是看在我弟弟的面子上,陆医生也不应该拒绝我吧。”

    陆医生表情稍稍沉了沉,却又笑了:“好啊,就看在林家二公子的面子上,我就八卦一下。没错,林小姐三年前是生了很严重的病,病情我就不跟你具体说了,反正很严重就是,不动手术大致活不过三个月。当时是专门请的国外专家主刀,我做的副手。手术成功几率其实只有百分之十。好在成功了,也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症。我不知道林先生你和她什么关系,但是如果想在她身体上做什么文章的话,我想就没有什么必要了。她现在身体状态很稳定,活到七十岁,不会有问题。”

    林佳河嗤笑出声:“怎么,难道在陆医生眼里,我脸上就写着恶人两字?我只是关心一下朋友,也被您这样草木皆兵。”

    陆医生摇摇头,稍稍蹙眉:“我不是草木皆兵。只是吴小姐经历很悲惨,我不希望她再受到伤害。虽然探讨别人的私事很不道德,但你既然对她的事情这么感兴趣。那我不妨告诉你,当时她刚刚从鬼门关走出来,相恋多年的未婚夫就出车祸去世了。我见过那个男孩有多爱她。白天上班,晚上陪房,每次和我探讨病情时,常常都哭得不成样子,可一进病房对着林小姐,却一定是笑着的。我还记得他说过,宁愿自己折寿几十年,也想要换回林小姐一命,没想真的一语成谶。”

    林佳河在陆医生的眼神下,沉默良久:“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陆医生摇头:“希望你真的没有恶意。”

    说罢,也不等他回答,便走开了。

    如果说当时听到吴玦说起这件事时,他是震惊和悲痛的话,那么,在听到第三人说起,他唯一的心境就只剩下悲凉和绝望。

    连痛感都已经感受不到了。

    他又想起多年前的初见吴玦那个夏天。

    现在想来,那个男孩就是沈童吧?

    当年的他们,一定想着,会这样一辈子快乐下去。他们肯定不可能想到,在几年后,有一个叫做林佳河的刽子手,扼杀了他们的幸福。

    他一口气喝下杯子中的酒,拿起电话拨出一个从未打过的电话。

    “周醒,我是林佳河。有时间的话,我想和你见面谈谈。”

    “林总,您现在是韦宏大股东,如果是公事,我可以让秘书安排时间。如果是私事,不好意思,我实在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需要谈的。”

    “如果是关于吴玦呢?”

    周醒沉默了片刻,道:“那也没什么好谈的,反正她是为了帮我才去林正的,你有什么怨,直接朝我来就可以了。”

    “你们其实可以说出来的。说出为什么你和她都这样恨我。从来就不是什么林正和韦宏的过节,是因为你的弟弟和她曾经的未婚夫,是吗?”

    周醒在电话中沉默了良久:“你怎么知道?是吴玦告诉你的?”

    “是。所以,你可以和我谈谈了吧?”

    “难怪吴玦这两日有些反常,一定是你对她做了什么?对,我是应该和你这个混蛋谈谈了。”说罢,周醒已经气愤地挂了电话。

    林佳河却似乎没有听到那边嘟嘟的声音,只是兀自道:“我也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如此混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