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绝命测师 > 第五章 在棺材里测字

第五章 在棺材里测字

作者:酒窝里的酒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风起龙城主神崛起全职高手大道有贼暗影神座创世棍王传奇大英雄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王者游侠武侠鬼道士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觉得闷得慌,索性没打车,就那么木落落的走在大街上。【文学楼】

    再过不到十个小时,我就年满二十四岁了,可是爷爷去了云南,兰芽回了家,我最熟悉、最亲近的两个人却不在身边,明天也没有人祝我生日快乐,陪伴着我恐怕只有孤独了。

    我以前觉得做测字先生挺牛逼的,可以断定别人的吉凶祸福,但是现在我却突然觉得人生实在莫测,因为我预测不了自己的将来。

    记得我在省城上班的时候,每日里开开心心的,可是自从我一上火车,什么事都出来了。

    我犯了大忌,说不定还有什么破事等着我呢?但我又有什么法子呢?测字者不能自测吗?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也只能是走一步说一步了。因为我们测字这一行,讲究的就是随缘。

    不知不觉地,我转悠到了涧河广场。

    涧河广场面积挺大,两边是游乐场,什么玩的都有,站在广场里,一眼能望见不远处的涧河水。

    溜达了一会儿,我看见前边矗着一面黑旗,上写三个白字“死一把”,不少人围着看热闹。

    我凑过一看,只见地上放着两口棺材,都刷着红漆,左边棺材上写着“酒驾要了我的命”,右边棺材上写着“体验死亡,感悟生命”,有不少游客参与挑战。

    有个小伙子蛮有意思的,他躺进棺材的时候,还来了一个自拍,不用说,肯定发朋友圈炫耀去了。

    看得我心痒痒的,也想进棺材里体验一把,释放一下心情也是好的。

    可是单人棺材已经被人预订了,只剩下了一个双人棺材,我一个人要掏双份的钱,我觉得有点亏,这个时候,突然过来一个女孩说:“大哥,不如咱俩儿搭伙吧?”

    这丫头声音很甜,我抬头一看,果然是个美女,柳眉杏眼,两个小酒窝,前凸后翘小蛮腰,和她一起进棺材,真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哟!

    “美女,我是求之不得。”我们一前一后进了棺材。

    虽然是双人棺材,但是里面并不大,挨挨碰碰是免不了的,啧啧,她的身子真是软。

    刚躺进棺材,这个美女就做起了自我介绍:“认识一下,我叫水当午,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程老头的孙子程锄禾吧,程老头既然不在,你就给我测个字如何?”

    测字?又是测字!我想起爷爷信上的嘱咐,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想测字到测字馆,我明天上午八点,正式坐馆。”

    水当午的口气相当强硬:“就现在测,本姑娘赶时间。”

    听说过吃霸王餐、玩霸王鸡的,可是我没见过霸王测的,我苦笑着,“不是我不想测,而是测字与心情关系很大哟,如果心情不好的话,会测不准的。”

    水当午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测准测不准你都得测,否则本姑娘陪着你,一直在棺材里耗着,看谁耗得过谁?”

    我笑了,“人家老板还得做生意呢,你说耗就耗呀?你以为你是谁?”

    水当午凑到我的耳边吹气如兰,“呵呵,忘了告诉你,本姑娘给了老板一千块钱,我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我气不打一处来,“那你自己玩吧,我不奉陪了。”

    我手脚并用地去推棺材盖,却如同蜻蜓撼柱一般,哪里推得开?

    水当午笑了,“程锄禾,没有我的暗号,老板是不会开棺的,你还是说句爽快话,测还是不测?”

    看来不像是闹着玩的,好汉不吃眼前亏,爷爷说的大麻烦再大,也没有闷在棺材里的麻烦大,我服软了,“你牛逼,我给你测还不行吗?”

    “这才乖嘛!”水当午很得意地笑了,“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棺眠,既然我们两个有缘,一起在这口棺材里待了这么久,那我就测一个棺字吧!”

    “棺?你想测什么?”我在测字上面非常有天赋,十五岁那年,爷爷就说我已经学到了他七成本事,今年我二十四岁了,我估摸着自己的水平,比起爷爷也差不了多少。

    “我想找一个人。”

    “找一个人?”测字讲究的是第一感觉,我仅仅停顿了三秒钟,张口就有了,“棺就是官,人都说官字两个口,两口为日,日又为口里有一,口为囹圄,一是一家之主,我猜可能是你爸爸被人关起来了。”

    “对对,我爸失联了两天两夜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真把人急死了,你说说,我爸会被人关在哪里呢?”

    “在我们涧河县,与口有关的最出名的地方就是涧河口,如此来看,你爸爸应该在涧河口。”

    水当午微微皱了皱眉头,“涧河口那么大,你让我怎么找吗?”

    我也懒得和她斗嘴,“棺材的棺,是木字旁,说明你要找的东西旁边有树。”

    水当午轻轻叹了口气,“涧河口大树小树只怕有几千棵,等我找到了,只怕黄花菜都凉了。”

    “棺就是管,管字头上有竹,棺字旁边有木,我听说涧河口只有一片竹林,竹林的右边有一棵大树,而在竹林和大树中间,有一间石头房子,你如果不是猪脑袋,轻而易举就能找到你爸爸了。”

    “谢谢!”水当午敲了三下棺材帮,棺材打开了,她站起来,跳出棺材刚要走。

    “水姑娘,请留步!”我连忙叫住了她。

    水当午的脸红了,“对不起,程锄禾,我刚刚太激动了,忘了掏钱了。”说着,她掏出一沓子大额钞票塞进了我的手里。

    我摆了摆手说:“我叫住你不是向你要钱,而是那个涧字与溅字相通,溅呢,这些有血花飞溅的意思,所以我希望你最好能叫几个警察一起去。”

    “我知道了。”水当午蹦蹦跳跳地走了,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报警。

    我拨通了刘杰的手机,让他派几个人到涧河口看看,那里好像有大事发生,说不定与水达成的失踪案有关。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水当午很有可能是水达成的女儿,因为涧河县姓水的人很少,出手这么大方的自然非涧河首富水达成的独生女儿莫属了。

    水当午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猜得出,绑匪应该还没来得及打电话讨要赎金,她急于寻找父亲,所以就先找到了我。

    也不知道找没找到人,反正当天夜里刘杰没来电话,我想打过去问问,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毕竟这种事,我不想过多牵涉。

    第二天,天一亮,我梳洗了一番,去街口吃了两根油条,喝了一碗胡辣汤,然后回来换上了一件蓝色长袍,把大门一开,正是坐馆了。

    我家测字馆坐落在县城北街,用得是自家的门面房,气气派派的三大间房,中间是接待室,两边是雅间。

    说起来我家测字在涧河县已经传了好几辈人了,特别是我爷爷在十里八乡是出了名的,他当初坐馆时,测字的客人是络绎不绝,到了黄金时间段还要像银行那样排号,但是我坐馆,嘿嘿,怎一个惨字了得。

    我在屋里干坐了一个多小时,沉不住气了,就到门外边转了转。

    一看,哪里是没人呀,人都在大门外边聚着呢,就是不往门里边进。

    这些人见我冒了头,就七嘴八舌地打趣起来:

    这个说:“程家的小子,你胎毛还没退呢,就敢来坐馆,算错了该咋整?”

    那个说:“小子,还是让你爷爷回来吧,最起码也得让他带你个三五个月吧,你们家可是百年老字号,可不能把金字招牌砸了啊!”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