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绝命测师 > 第六章 锄禾日当午

第六章 锄禾日当午

作者:酒窝里的酒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主神崛起全职高手大道有贼暗影神座创世棍王传奇大英雄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王者游侠武侠鬼道士昙香客栈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拱了拱手,“我程锄禾既然敢来坐馆,就证明我已经出师,各位乡亲父老还是大胆进来吧,先进来的三个人免费。”

    我话音刚落,靠门边站着的那个络腮胡子心动了,“免费哟,李三哥,咱两个进去试试?”

    他嘴里的李三哥瘦的像竹竿似的,只见他把嘴一撇,“林兄弟,得了吧,钱是小事,测字可是大事,听说每测一次都是要折寿的,这小子万一测错了,咱哥们的寿不是白折了吗?”

    我知道,再这么僵持下去,一传十,十传百,在爷爷回来之前,我家这测字馆就只有关门打烊这一条路可以走了,所以,我必须打响第一炮。

    于是,我对着最近的两位仁兄鞠了个躬,“两位大哥,这样吧,你们两个进来测字,测对了我分文不收,如果测错了,兄弟我送你们每人五百块钱。”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可是只赚不赔的买卖,络腮胡子和竹竿都动心了,异口同声地问道:“小子,说话可要算话哟!”

    我笑了,“我们老程家什么时候说过假话。”

    这两个人,真够可以的,竟然跑到对面的体育彩票点上,买了两张十块钱一张的刮刮乐,一路小跑地走了过来,“程老弟,我们两个就让你测测这两张彩票中没中奖?”

    这难度可真够大的,他们俩儿话音刚落,人群里便响起了欢呼声。

    对测字先生来说,第一天坐馆,第一铺生意特别重要,如果开门生意黄汤了,那么我程锄禾的名声就迎风臭十里了。

    成败在此一举,我定了定心神,先问了一声络腮胡子,“林大哥,你打算测什么字呀?”

    络腮胡子看来是早就想好了,摇头晃脑的说:“程老弟,我测一个串字,羊肉串的串。”

    “大哥,这个好呀!”我微微一笑,“这个串字分解开来,就是两个中字,因此,我敢断定,你买的这张刮刮乐要中两个奖,因为这两个字一上一下,所以你中的这两个奖也是一大一小。”

    我话音刚落,络腮胡子就用指甲刮开了,不一会儿,奖项水落石出,果然是一大一小两个奖项,大奖一千块,小奖十块钱。

    “程老弟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果然神测呀!”络腮胡子心服口服,向我深深鞠了一个躬,喜滋滋地走了。

    “神测!神测!”人群里顿时炸了锅,大伙儿争先恐后就要往测字馆里涌,却被竹竿拦住了,“大伙别急,程先生的馆就在这儿,你们难道还怕他跑了不成?把我的先测了再说。”

    “李三哥,你想测什么字呢?”

    竹竿李三哥抓耳挠腮的好久,才说道:“我也没想出来啥好字,刚刚林兄弟测了一个串字中了一大一小两个奖,我也测一个串字吧。”

    我笑了笑,“李三哥,不好意思了,你这张刮刮乐没有中奖,大奖小奖一个都没有。”

    李三哥不信邪,蹭蹭刮开一看,果然没有奖。

    他想不通了,“程先生,我和林兄弟一起买的彩票,测得都是串字,为什么他中奖了,而我没中奖呢?”

    我轻轻摇了摇头,“林大哥是无心写串,所以就是个串字,中了两个奖是水到渠成的事,而李三哥你呢,是有心写串,无心写串为串,有心写串则为患,患的意思呢,就是好运没有降临到你的头上,所以就没有中奖了。”

    “谢谢程先生指点。”这一下,李三哥彻底服了。

    字测得准了,我说话肯定管用了,我给他们排了号,让一个个进去,不准插队和加塞,这样测起字来就舒服多了。

    当然测刮刮乐中没中奖挺耗费精力的,倘若每个人都拿着刮刮乐来测字,我就完蛋了,累得半死不说,没准体彩和福彩的工作人员,非把我家测字馆的招牌拆了不可。

    没法子,我只得在测字馆外面贴了一张告示:测彩票中没中奖者概不接待。

    解决了后顾之忧,我就正式坐馆测字了。

    第一个进屋的人有四十多岁,愁容满面的,他说自己姓聂,被一个姓王的人告了,他想和姓王的私了,可是姓王的不同意,所以,他想测一下,这场官司的最终结局是怎样的。

    我问他想测什么字,他在测字薄上写了一个元字。

    我笑着说:“聂大叔,这场官司你赢定了。”

    聂大叔立马乐了,“程先生,给我说道说道。”

    我说:“既然是打官司,那么就要见官,元字加上官字上面的宝盖头就是完字,就是说这件事一见官很快就完了。姓王的王加上你这个元就是玩,也就是说他玩完了,所以说,这桩官司姓王的必输无疑。”

    聂大叔兴高采烈地走了。

    接着进来的是一位李大婶,她的儿子在广东打工,半个月没有联系了,手机也打不通,所以她写了一个立字,问儿子的消息。

    一看到这个立字,我就想起了任艳红在火车上所测的那个立字,当时刚好乘务员过来卖水,立加水就是哭泣的泣,我才敢断定她家有丧事发生。

    虽然同是一个立字,但是此一时彼一时,李大婶所测就大不相同了。

    我看了看天,正是日中天的时分,立字下面加日就成了音,音信的音,所以,我对李大婶说了句:“您不要担心,再过一日,您儿子就来信儿了。”

    接着进来的是一位年轻人,他写了一个章字,测有没有子嗣。

    我拿起笔来,在章字下面加笔,就成了一个童字,然后对年轻人说道:“本来是应该生男丁的,但恐怕不会生育,因为你写的这个章也叫童无根。”

    终于把这一大拨客人打发走了,我抓紧时间泡了包方便面,三下两下吃了干净。

    我也是命苦,回来没几两天兰芽就回家了,如果兰芽还在的话,她做的炸酱面真叫一个好吃。

    我吃过饭,刚想躺在摇椅上小眯一会儿,说来也奇怪,自从水当午走了之后,就再没有客人上门了,我想躺在摇椅上睡一会儿,可是心烦意乱的,根本睡不着。

    我就换了身衣服,出去走走,散散心。

    这倒不是我讲究,而是穿着长袍在测字馆里坐着叫有风度,但是如果出门就会被人当疯子了。

    我溜达着,不知不觉到了一所学校外面,我一看时间,已经两点多了,学校里正上第一节课呢。

    这时,从校园里传出来一阵稚气的童声,原来他们在念诗呢,念得诗我非常熟悉,是唐朝李绅的《悯农》:“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这首诗我非常熟悉,不仅仅是因为它是名篇,而是我程锄禾这个名字就来源于这首诗的第一句第一个词,本来在学校附近听小学生念“锄禾日当午”,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但是我对汉字的天生敏感,却让我想起了与这首诗的含意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锄禾日当午,我叫锄禾,那我将来的媳妇是不是应该就叫当午呀?

    不是我做梦娶媳妇,净想美事,而是第六感觉告诉我,事情也许就是这样的。我不是真的遇到了那个水当午吗?她会不会就是我的缘分呢?

    水当午吗,我就是想和人家发生点什么,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清楚,以水达成的为人来说,宁愿拿出一千万,也不愿意把他的宝贝女儿许给一个测字的,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门不当户不对。

    我溜达着回到了测字馆,开了门,刚想继续做生意,忽然一辆警车飞一般停在了门口,车门一开,我接着就看到了刘杰和水当午。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