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绝命测师 > 第九章 错将冯京当马凉

第九章 错将冯京当马凉

作者:酒窝里的酒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主神崛起全职高手大道有贼暗影神座创世棍王传奇大英雄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王者游侠武侠鬼道士昙香客栈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也不知道是想省电还是怎么的,小屋里只是一根瓦数极小的电棒,白刺刺的,要多别扭有多别扭,要不是有重任在身,我早就溜之大吉了。

    “锄禾,坐坐坐。”洪超把我按在了一把破烂不堪的藤椅上,然后给我倒了一杯浓茶。

    我端起了搪瓷茶缸,想喝几口热茶暖暖身子,但是看到茶缸边上那厚厚的茶垢,就没了喝下去的勇气,只是把茶缸捧在手里,权当暖手了。

    洪超拿起笔来,在登记本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一个行字,“锄禾,我就测这个行字,想问一问吉凶。”

    “行。”我摇了摇头,“唐代李白写过三首《行路难》,其中有一句,‘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说明洪大叔近期诸事不顺,是大凶之兆,而且前面山重水复,是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洪超先是用左手挠了挠头皮,然后摆了摆右手说道:“锄禾,你说的话云山雾罩的,大叔没啥文化,听不懂,你能不能说明白一些。”

    我指着登记本上的行字,对洪超说道:“洪大叔,你刚刚向我伸出了五根手指,五同吾,我们如果这个行字劈开,再把这个吾字塞进去的话,就是一个衙门的衙了,这就足以说明,您的一切烦恼与衙门有关。”

    我这一次测字,用的是破解测法。

    破,就是劈破;解,就是拆解;将一个字的体段分开,从中加入数笔而成字,就是破字;将字里面的笔划取出来,另外标比,评论,就是解字。破字容易而解字难,破属于平正之法,而解属于奇幻之法,所以说,这种测字之法的关键就在于解字。

    “衙门?那不就是公安局吗?”洪超带着一脸的吃惊,“锄禾,照你这么说,大叔是要进衙门里吃牢饭了吗?”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从字面上看,是这样的,不过这个行字是双音字,也念行,银行的行,这就是说,您如果能度过难关,那就是苦尽甘来,要发一大笔横财。”

    洪超凑到了我跟前,把一双绿豆眼瞪的溜圆,“锄禾,这事你得帮我,只要你能够帮我度过这一劫,大叔我给你一万块测金。”

    一万块对于洪超来说,可不是小数目,毕竟像他这样的守墓人,一个月撑死了也就是两千多块钱薪水而已,他能一下子拿出一万块来,那就说明他这段时间的确赚了不少外快,看来水达成十有**就被关在这个院子里了。

    见我没吭声,洪超急忙说道:“锄禾,像你们老程家这种神人,有天大的事测个字就什么都知道了,大叔也不瞒你,我这几天的确做了一件犯法的事,有个姓马的老板,绑了一个人,就藏在后面的仓库里,给了我十万块,要在这里呆七天。”

    “洪大叔,你做的事情我没兴趣知道。”我并不笨,看洪超已经把我要打听的东西全都撂了出来,才装模作样地拦住了他,毕竟这种事非同小可,万一被那个姓李的听到了,我就走不出这个院子了。

    洪超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锄禾,无论咋说,你得想个法子出来,救救我。”

    他的手凉冰冰的,就像是一把大钳子一样,捏得我的手生疼生疼的,我强忍着,“洪大叔,咱能不能不激动,坐下来慢慢说行吗?”

    “嗯。”洪超松开手,乖乖地坐了下来。

    我暗自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这地方乃是非之地,还是早一些离开为好,至于解救水达成的事,就交给刘杰这些专业人士来办了,我一个文弱书生,犯不着冒这种险。

    主意打定,我就敷衍了他两句,“洪大叔,你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一时半会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这样吧,反正今明两天之内,你应该没啥事,我回去翻翻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一找到破解之法,我就马上过来找你。”

    洪超别看长得挺吓人的,可是好忽悠,深信不疑地说:“锄禾,你可得赶紧回来呀,大叔等着你哩。”

    “洪大叔放心,您给的测金可不是小数目呀,我还得多赚些钱娶媳妇呢?”

    我说着,起身就往外走,洪超把我送出了屋子。

    “洪大叔,这么晚了,你这儿还有客人呀!”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凑巧,这个时候,只见一个人拎着一个矿灯走了过来,灯光在我脸上一照,他就惊叫起来,“锄禾哥,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是兰芽让你来找我的吗?”

    竟然是兰芽的哥哥兰军,看来他不但没被人家灭口,反而活得好好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事情糟了,兰军还好说,他不会对我不利的,怕只怕他背后的那个人,如果让他撞上了,我就走不了啦。

    我还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呢,洪超说话了,“怎么你们认识呀?是这样的,锄禾是来祭奠李东江李老先生的,我就随便找他测了个字。”

    我瞧不见兰军的脸色,但是听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愧疚,“锄禾哥,麻烦你给兰芽捎句话,就说我对不起他。”

    “嗯,这句话我一定捎到,天色不早,我得走了,再晚的话,就坐不上车了。”

    我冲着兰军点了点头,急匆匆就往外面走。

    谁知道怕什么来什么,我刚走了两步,就被一个人拦住了去路。

    这个人不知道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反正一下子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吓了我一大跳,借着两个矿灯的光亮,我依稀看到这个人很瘦,身上穿着长袍子,头发很长,头上还别着一根簪子,打扮得就像古代人穿越过来一般,更离谱的是,他的一双眼睛很亮,比刘杰的眼睛都亮,几乎盖过了洪超和兰军手里的矿灯。

    我猜这位可能就是洪超嘴里那位姓马的老板了,看来这位真是够奇怪的,绑了水达成没要赎金不说,还贴了十万块给洪超,只是为了占用仓库七天,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虽然我心里有着太多的疑惑,但此时此刻,个人安全才是第一位的,我定了定心神,问了一句:“阁下是谁?为何拦住我的去路?”

    那人呵呵一笑,声音异常刺耳,就像是夜里受到惊吓的黑老鸹一般,“我姓马,叫马凉,因为笑声怪异,所以很多人都叫我马老鸹。”

    “马老鸹!”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爷爷曾经给我说过,这辈子千万别惹冯京,他说这个冯京有一身怪异的本事,还喜欢自称为马凉,难缠的很。

    我心里暗暗叫苦,但既然让这家伙缠上了,就只能是走一步说一步了。

    我微微一笑,“错将冯京当马凉,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冯京冯老前辈,我听爷爷多次说起过您,让我碰上您老人家要躲着走,可惜这一次躲也躲不开了。”

    “能被程德禄这么说,我这辈子死而无憾了。”冯京一连声的笑,“不过你爷爷也真好笑,听说我要找他,就赶紧找个地方躲了,你给我们评评理,他这种行为算不算缩头乌龟呢?”

    这个姓冯的,竟然敢当着我的面消遣我爷爷,我怒火上升,就什么也顾不得了,“冯老前辈当着我的面侮辱我爷爷,你说这种行为算不算为老不尊呢?”

    “程锄禾,有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倒是还有几分胆量,比起程德禄强得多了。”

    冯京说着,伸出了手,“既然来了,何必记着要走呢?帮我测个字也是好的,只要你测准了,我这里有一百万测金奉上。”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