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绝命测师 > 第十二章 测字秘牒

第十二章 测字秘牒

作者:酒窝里的酒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主神崛起全职高手大道有贼暗影神座创世棍王传奇大英雄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王者游侠武侠鬼道士昙香客栈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时候不大,水当午和刘杰一行人已经风风火火杀了进来,我一问才知道,自从我走进公墓大院之后,这个地方便在他们眼前凭空消失了,刘杰按照记忆里的方位指挥众人寻找,只能是徒劳无功,就在几分钟之前,他们忽然听到了一声巨响,公墓大院竟然又出现了,他们这才顺路寻到了这里。【文学楼】

    听刘杰这么一说,我明白那就是我右走十步破掉冯京八阵图和五行阵闹出来的动静,但是这一切给刘杰说了也是于事无补,我只说自己运气好,胡闯乱撞就找到了水达成。

    水达成久在商场上厮混,自然明白我的意思,刘杰掌舵的重案中队是厉害,但是面对冯京这种妖人就抓瞎了,所以他也闭口不提冯京之事,只把一切罪状推到了洪超和兰军身上。

    刘杰做事就是利落,第二天,涧河贴吧长期置顶洪超和兰军的通缉令,县有线电视也是滚动播出,大街小巷的电线杆上更是贴满了,这俩儿货,几乎是一天时间,就成了涧河县的红人。

    不过我已经顾不上这些事了,我回到测字馆,先是美美得睡了一天一夜,这次公墓之行,几乎把我的魂都给吓掉了,可得好好缓缓。

    到了第三天头上,我总算是歇过来了,就进了我家的密室,看看老祖宗留下什么宝贝没有,毕竟我这次把冯京得罪的死死的,得弄点儿东西自保才行。

    我长这么大,我们家密室还是第一次进来,只见里面空荡荡的,只是墙壁上依次供着祖先的牌位,正中那个,当然是大名鼎鼎的程省了。【文学楼】

    我有些失望,但仔细一想,也就释然了,如果我们家真有能够对付冯京的宝贝,那我爷爷程德禄能望风而逃吗?

    心里埋怨归埋怨,但礼式还是要讲的,我毕恭毕敬给程老祖宗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刚要走,突然发现他的牌位前放着一个红绫包着的东西,就上前拿起来,打开一看,是一本书,封面上写着四个大字《测字秘牒》。

    这四个字苍劲有力,我只是看了一眼,精神头就与之前大不一样了。

    此前我只是听说我们家有一本祖传的《测字秘牒》,传男不传女,里面写的都是真东西,但从来没有见过。

    我双手捧着书,又向老祖宗磕了几个响头,然后把书打开了,只见扉页上写着一行红字:凡我子孙,得看此书者,千万不能作恶,否则必遭天谴,切记切记。

    这句话对我好像不起作用,像我这样的人,除了喜欢看美女之外,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去做恶。

    我打开书,第一章说得是测字之法,比我之前所学不知道高明多少,市面上流行的那本《测字秘牒》,只是教人照本宣科地测字,而这本书里所讲的,就是测字者随机应变的能力。

    我这才明白,自己在火车上给任秋月所测的那个立加水为泣,就是假借测法,实际上也是一种特殊的增加测法,如果掌握得炉火纯青了,可以利用外界万物为测字者服务而已。

    在这一章的末尾,爷爷还加了一些自己的见解,他说诗词不必刻意去找,但若能信手拈来、加深问字人的理解和印象,有何不可?测字寻根绝对正确,可是老祖宗发明文字时,世上百分之九十五的物件还没发明。所以,测字是找到精髓的字根,再“活泼泼”地发挥。又如简体字,实在是测字的大碍,但是既成事实,不妨顺势也拆解一番。黑猫白猫,能抓耗子的就是好猫。测字本身就是快捷方式,禁忌过多,妨碍灵机之动。

    爷爷还说,要吐故纳新。首先要明白什么“故”,搞清楚它的优劣,新也要有理有据。比如十字,过去歌云:“横直交加土最深”,代表土,现在作为医院符号;十字重叠的丰作为手术符号,都是新事物。还有同行将“十”作为法定、固定、不可变动的符号,代表大家公众的保管员,如财务人员、票证售出人员,公共汽车票员。这些字根符号的象征意义,需要结合实践梳理定型。

    爷爷说的这些,都是他从实践里得到的经验之谈,这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难怪爷爷测字从来都不会失手。

    《测字秘牒》的第二章,名叫破阵,老祖宗在序言里说,虽然他不懂得奇门遁甲之法,但是老程家的子孙也不能任由别人欺负,所以传下破阵之法自保。

    我翻了翻,其中就有八阵图和五行阵的破解之法,原来,我在涧北堂公墓之所以能破了冯京的奇门遁甲,就是利用测字之法找到了阵眼,无论多么奇妙的阵法,都有阵眼,只要找到了,破解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我有些奇怪,我们家既然有这个宝贝,爷爷肯定懂得破阵之法,但为什么还要对冯京望风而逃呢?

    既然一时半会想不通,我也不多想了,聚精会神学习才是硬道理,技不压身嘛,反正我已经睡够了,我打算连夜把把这些东西吃透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手机突然响了,我以为还是刘杰呢,就劈头盖脸抢白了他一顿,“刘哥,你怎么回事呀?人我已经帮你找回来了,你不睡觉本公子还得睡觉呢?”

    “哟嗬,程锄禾,两天没见,你的排场摆得真够大呀!”

    “你是水当午?”

    银铃一般的声音,再夹杂着几分调皮,当然是水大小姐了。

    仅仅两天不见,水当午的声音比以往多了一些冰冷,但听上去更加诱人了,“锄禾,我新买了一个游轮,为了感激你救了我爸爸,我就取名锄禾号了,你有兴趣的话,可以马上过来看看。”

    “马上?”我看了看闹钟,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了,这个时候出门到三十公里之外的南村码头坐邮轮,好像有些疯狂哟,再者说了,我还得学习破阵之法呢,免得以后再碰上冯京吃瘪。

    我吭哧着,刚想拒绝,谁知道这个小妮子根本不给我机会。

    “锄禾,船上有上好的红酒,有新买的大圆床,还有我刚刚洗了澡。”

    好一个水当午,说着说着,竟然用极其性感的声音吟起了那两句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

    不是去坐邮轮吗,怎么水当午话里话外带着约炮的节奏,这是咋回事呢?

    想着水当午花一般的容颜,再加上能够玩很多年的大长腿,我身上顿时有了反应,什么破阵不破阵的,以后再说吧,女神都洗干净正等着呢,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我自然慌不迭地答应了。

    我人模狗样地打扮了一番,用滴滴打车叫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对司机说了一声,“师傅,去南村码头。”

    “帅哥,现在都一点多了,码头上早没人了,你去哪儿做什么?”

    司机扭头瞟了我一眼,突然笑了起来,“是不是寂寞难耐,所以想找个美女乐呵乐呵,我知道有个地方,简直是美女成群。”

    听着司机猥琐的笑声,我连忙摇起了头,“谢谢师傅了,我真的有正经事。看样子你对南村码头那一片很熟,知道有一艘新买的邮轮号泊在哪儿吗?”

    “新买的邮轮?”司机的肩头好像抖了一下,“帅哥,听说那艘船不干净,这个点儿去你可千万不能去呀!”

    “不干净?”我呵呵笑了起来,“师傅说这话就不对了,新买的邮轮怎么会不干净呢?你别哄人了,我想它应该比你这辆车干净多了。”

    “信不信由你。”司机轻轻叹了一口气,不吭声了,把方向盘一转,驰向了南村方向。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