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绝命测师 > 第十九章 报复

第十九章 报复

作者:酒窝里的酒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主神崛起全职高手大道有贼暗影神座创世棍王传奇大英雄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王者游侠武侠鬼道士昙香客栈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小张,谢谢你,我叫程锄禾,家住在北街,你有事可以去老程家测字馆找我。”我喜出望外,把符接了过来,贴身藏好了。

    张驰一脸的诧异,“你是老程家的人,跟我测个字好吗?”

    说句心里话,由于任秋月给我的压力太大,所以我心里乱糟糟的,根本不想测什么字,可是张驰毕竟帮过我,我拉不下脸皮拒绝他,只得点了点头。

    张驰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笔记本,在上面工工整整地写了一个堂字,他说自己现在手艺学得差不多了,所以想离开这里,自己开一个美发店,不知道有没有前途。

    年轻人吗,有股子闯劲挺好,在一些人的印象里,自己做老板总比替别人打工要强一些,张驰有这个想法我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每个人的命运都不尽相同,像韩东,做老板可以做得风生水起,但换张弛来做就不一样了,手艺是一方面,社会关系是一方面,承受压力的心态也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你得有做老板的那个财气呀!这年头,老板经理遍地走,发财的有,不温不火的也有,但是破产的也不在少数。

    张驰写得这个堂字,上面是常,下面是一个工,意思再没有那么明白了,那就是说他是个常工啊,出去自己开店根本没有前途。

    小伙子本来带着满脸的希望,听我这么一说,有些心灰意冷了,“锄禾哥,听你这么一说,我这辈子就是个打工的命,发不粗长不大了。”

    “兄弟,话也不能这么说,本来有些话我是不想告诉你的,但是咱们两个一见如故,哥哥我就破个例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堂字与躺字同音,那就是说,你只要安安生生地在这里做下去,总有一天会躺着赢的。”

    “躺着赢?”张驰有些不明白了。

    我微微一笑,“兄弟,韩流美发中心虽然生意做得挺火,但是你们老板韩东志不在此,他可是个高人,视金钱如粪土的,只要你踏踏实实地在这里做,没准那一天他心烦了,就把这个店盘给你了,这样总比你出去重新开店要强得多了,这不是躺着赢是什么?”

    张驰吃了一个定心丸,点头如捣蒜,“锄禾哥,我听你的。【文学楼】”

    这小子尝到了甜头,得寸进尺地说:“锄禾哥,还是这个堂字,你给我测测姻缘如何?求求你了。”

    听他一口一个锄禾哥的叫着,我不答应走得了吗?

    我问了问情况,才知道张驰前天去相亲了,那个女孩子家里条件挺好,不过长得很一般,他不是太中意,可是家里人非得逼着他同意这桩婚事,说是他们张家能攀上这门亲事,是上辈子烧了高香。可能是觉得人家条件太好了,他心里不太踏实,所以就像让我帮他测测。

    我仔细一琢磨,觉得他这事要悬,我也想说几句好话让他高兴高兴,但是姻缘可是大事,马虎不得,就只得实话实说了。

    “兄弟,你看呀,这个堂你把它拆开了看,又可以叫做小屋一口土,人家姑娘可能长得差点,能登堂,不能入室,所以从字面上看,我的卦象是空亡加赤口,最终恐怕是口舌不得势,而落得一场空。”

    张驰是个明白人,“锄禾哥,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出了韩流美发中心,我感到一阵没来由的心惊肉跳,我身上虽然有祖传的玉坠,还有韩东留下的符,按说应该是双保险了,但我就是一颗心吊得高高的,怎么也放不下来。

    我也没搭出租车,晃晃悠悠地沿着人行道走了一段,没料到又神使鬼差地走到了皇马酒吧大门口。

    我想起刚刚与刘杰在这里把酒的情景,就想进去再喝两杯,俗话说,酒壮怂人胆,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个人喝闷酒无趣的很,也不知道刘杰的事情忙完了没有,我把手机掏出来,一拨刘杰的号,竟然无法接通。

    这时,当初招待我和刘杰的那个服务生走了过来,“先生,你走后,刘队又来这里喝了一杯酒,可是后来被一个女人叫走了。”

    “一个女人?会不会是任秋月呢?”我摇了摇头,寻思着任秋月既然跟着我去了韩流美发中心,她就是鬼也分身乏术呀,难道是我一进美发中心,她就从房顶走了。

    这时,吧台前的一个细高个服务生突然打趣了我一句:“先生,你真爷们,怎么背个女人上酒吧来了?”

    “帅哥,你什么眼神?你是不是酒喝多了?我上酒吧是来寻开心的,背个女人当电灯泡呀!”一句话出口,我还把背部转向了那个服务生,以示清白。

    细高个笑了,“先生,刚刚我明明看见你背上有个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呢,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穿红色连衣裙的女人?”我头皮一麻,身体也剧烈颤栗起来,“不会吧,难道任秋月竟然一路跟到了这里?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知道刘杰不是中了她的招。”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硬着头皮笑了起来,“帅哥,你一定是眼花了,回头我到驴肉馆给你买根驴鞭补补。”

    “信不信由你。”细高个摇了摇头,不搭理我了。

    我刚要出去,突然发现了门口的摄像头,不由眼前一亮,看看监控不就知道刘杰跟着谁走了,顺便再瞧瞧任秋月是如何附在我背上的。

    我笑得跟皮花子似的,“帅哥,我想看看刘队被哪个狐狸精勾走了,你能让我看看监控吗?”

    “看监控?这恐怕不行!”细高个竟然对本公子的笑容选择了无视,“这事得让我们经理批准。”

    我看没人注意到这里,就从包里掏出了五张红票子,塞到了细高个手里,“帅哥,有钱不赚王八蛋,我只看一小会儿,看看就走。”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细高个把钱塞进了兜里,压低了声音:“你速度快点儿,让我们经理看见我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细高个领着我上了二楼,监控室就在楼梯的拐角处,进了屋,我又给他掏了一百块钱,“帅哥,你出去买包中华抽吧,我想单独看一下监控。”

    “先生,你小心点,别把机器弄坏了。”细高个拿着钱喜滋滋地出去了。

    我坐下来把带子往回倒了七八分钟,监视器上显示我刚下了出租车,背上就突然多了一个无头女人,穿着红色连衣裙,红色高跟鞋,看身材应该就是任秋月无疑,而我却是丝毫没有察觉,只是闷着头往前走,一直到我进了酒吧,她的影子一闪,突然不见了,好像是直接上了二楼。

    我摒住了呼吸,又把带子往回倒了倒,监视器里出现了刘杰的身影,他在大厅里坐了十来分钟,一个女人出现在了他面前,好想和他说着什么,刘杰点了点头,便跟着那个女人走了。

    让我心惊肉跳的是,这个女人跟我很熟,竟然水家大小姐水当午,昨天晚上我们还在船上见面来着。

    水当午找刘杰有啥事?难道是水达成又出了什么意外?

    突然,我觉得水当午走路的姿势不对,我记得她多多少少有一些外八字,可是今天走路姿势很标准,就像舞台上地模特一样,猫步的风姿,而任秋月在大学时就擅长走猫步了,还在我们毕业晚会上表演过呢。

    我靠,这个任秋月不会是又上了水当午的身吧?

    我心急火燎地把带子倒回来,仔仔细细看了三遍,水当午的表情果然很古怪,特别是那一抹笑容,虽然冷得让人心寒,但是我非常熟悉,如假包换正是任秋月那厮。

    我心里拔凉拔凉的,水当午是我爱的女人,而刘杰是我的哥们,万一任秋月操纵着水当午,去和刘杰滚床单,那我这顶绿帽子就戴的实实在在了。

    我越想越有这个可能,因为这就是任秋月对我最残酷的报复方法了。

    我忽然发现左边的一个监视器里红影一闪,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走进了一间房子。

    是楼梯拐角处!监控室不是就在楼梯拐角处吗?任秋月难道找到了这里?

    我的脊背一阵接一阵的发冷,果然,从一台关着的监视器上,我看到了一个倒影的身影,红色连衣裙,披肩长发,这一次不是无头鬼,果然是任秋月。

    一天没见,任秋月变了大样,眼睛好像大了不少,就那么直勾勾地望着我的后背,她的嘴唇上涂着一抹鲜艳的红色,最要命的是,嘴角还带着一种诡异的笑。

    我咬着牙说:“任秋月,你有完没完,有什么招数冲着我来,干嘛要对当午、刘杰他们下手?”

    “锄禾,你真是聪明,还知道调监控来看是谁骗走了刘杰,与你做对手,真的够刺激!”任秋月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你现在答应和我好还来得及,否则再停个把小时,水当午就成了你好兄弟的女人了。”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强笑道:“秋月,你别想蒙我,你如今在这里,我只要拖住你,你就上不了当午的身,又如何控制她?”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