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绝命测师 > 第二十五章 抢亲

第二十五章 抢亲

作者:酒窝里的酒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主神崛起全职高手大道有贼暗影神座创世棍王传奇大英雄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王者游侠武侠鬼道士昙香客栈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已经被他掐得头晕目眩,最多再停半分钟,我就会被他活活掐死不可。

    我突然想起了脖子上的玉坠,就挣扎着取了下来,紧接着手腕一抖,反手划向了穷酸鬼的咽喉。

    生死攸关之际,我这一下几乎用上了吃奶的劲儿,只听穷酸鬼一声惨叫,本来紧抓着我脖子的手终于松开了。

    我被摔了一个平沙落雁屁股朝下式,大着胆子望过去,只见穷酸鬼一只手捂着喉咙,一只手指着我,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又过了一会儿,他整个人都消失了,地上仅仅剩下了一件破衣服,一沓子冥币,还有一块黑色的腰牌。

    我躺在地上喘了好大一会儿粗气,忽然灵机一动,这个穷酸鬼说不定就是从刀巴寨出来的,我何不假冒他的身份,然后见机行事呢?

    说干就干,我连忙爬起来,把冥币揣进了兜里,然后换上了穷酸鬼的衣服,挂上了腰牌,一切收拾停当之后,我就在路边蹲了下来,只等迎亲队伍过来了。

    时候不大,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一阵滴滴答答的唢呐声,吹得曲子却是《百鸟朝凤》。

    我抬头一看,只见有两个小人,跟死人时烧的纸人一模一样,一男一女,一左一右,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正在卖力地吹着唢呐。

    《百鸟朝凤》是唢呐名曲,依照滨河市的风俗习惯,只有结婚的时候才吹这样的曲子。

    在两个小纸人身后,有两个女的,年纪不大,脸色比白纸还白,嘴唇却像抹了鲜血一般红艳艳的,手里各自提着一个白色的灯笼,脸上也带着诡异的笑。

    再后面,是四个看不清面目的壮汉,抬着一顶大红轿子。【文学楼】

    大花轿两边,有七八个面目狰狞的小鬼一边走一边说笑。只见他们身上穿着和穷酸鬼一样的衣服,腰里也都挂着腰牌,这种架势和传说中的鬼接亲一般无二。

    “啊!”我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冯京当时说的时候我没听清,没想到来了这么多鬼,我一个人怎么去抢任秋月?

    那些小鬼耳朵挺尖,听到了我的叫声,一个小鬼吆喝了一声:“谁在前边?”

    “是我!”我硬着头皮走了出去,敌众我寡,看来只能先混进去再说了。

    为首的小鬼在我全身上下扫了一遍,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我的腰牌上,“穷酸,你小子死哪去了?幸亏今天是个大喜日子,要不是你就等着挨鞭子吧!”

    我是有备而来,稍微一琢磨,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害怕被他们看出破绽,就连忙顺着他的话往下圆,“大哥,对不起,我做了点儿私活,没赶上趟,所以只好在路边候着你们了。”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时候,那一沓子冥币就派上了用场。

    为首的小鬼长得尖嘴猴腮的,却长着一对招风耳,他拿着冥币,乐得跟皮花子似的,“穷酸,今天是大当家的大喜日子,你的红包哥哥我就收下了,记得下不为例呀!”

    就这样,我混进了迎亲队伍,走了一会儿,有人突然叫了起来,“落轿,我要小便!”

    声音脆生生的,很好听,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正是任秋月。

    招风鬼皱了皱眉头,“我的姑奶奶,你再忍一会儿,马上就要到了,倘若误了良辰吉时,大伙儿都要挨鞭子的!”

    任秋月在花轿里冷冷哼了一声,“你们再不落轿的话,姑奶奶就尿裤子上了!”

    只要他们放任秋月下来解手,我的机会就来了,我自然而然的替新娘子求起情来了,“大哥,俗话说的好,管天管地管不住尿尿放屁,她如果真尿到了裤子上,还怎么和大当家拜堂成亲?”

    招风鬼豫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这样吧,穷酸,你陪新娘子去方便。”

    “我靠,这不是送大礼吗?这样我就可以带着任秋月趁机溜走了。”我心中暗喜,但是嘴上却一个劲儿地推辞,“大哥,咱们这么多兄弟,为什么偏偏让我去?”

    招风鬼大嘴一咧,凑到了我的耳边,悄声说道:“穷酸,新娘子可是相当的漂亮呀,要不是你给我上了菜,这种美差能轮得到你吗?”

    “大哥,撑死眼饿死鸟,新娘子可是大当家的人,我最多只能过过眼瘾而已。”我嘟囔了一句,装出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点头答应了,“既然大哥这么说,小弟也只能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花轿刚落地,招风鬼的叮嘱就来了,“穷酸,你小心点儿,倘若让新娘子跑了,大当家发起脾气来,连我也救不了你,魂飞魄散是你唯一的归宿。”

    “大哥,你只管把心放进肚子里,再怎么说,小弟我也不敢拿命开玩笑呐!”我拍着胸脯打了包票,搀着任秋月下了轿。

    招风鬼冷冷一笑,“新娘子,对不住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只好先委屈你一会了。”

    话音声中,只见大他袖子一甩,从里面飞出来一条黑蛇般的长索,把任秋月捆了一个结结实实。

    旁边的一个小鬼嘴巴特别大,说话声音也大,“老大,你也太小心了,新娘子女流之辈,有穷酸看着,她还能飞上天去?还用的着捆鬼索吗?”

    招风鬼却说:“你懂个屁,这叫做小心驶得万年船。”

    “捆鬼索又是什么东东?”我摇着头,扶着任秋月到了路边的小树林里,往身后瞧了瞧,没见有鬼跟来,这时,只见她有意无意的,把臀部往我身上蹭。

    这个任秋月,也真厉害,把自己的身体当成武器来用了。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女人本身就是一件致命的武器,特别是漂亮的女人。

    只听她一声媚笑,“大哥,此处距离你那些同伴太近,我方便让他们看见了,那就羞死我了。”

    我也想逗逗她,就用咸猪手撩了她一把,“新娘子,那你就不怕我看见吗?”

    任秋月笑得更媚了,“人家乐意让你看吗?”

    “这个好办。”我装作乐开了花,把她往肩膀上一扛,紧跑了一程,到了树林深处,才把我放了下来。

    任秋月哼了一声,“大哥,你真是个实在人,这样背着我跑多累,还不如早点而把我身上的捆鬼索解了,我们一起跑就快多了。”

    我挠了挠头皮,故作尴尬地笑了笑,“我虽然好色成性,但是吃新娘子的豆腐还是第一次,你可是大人物点名要的,俺心里难免有些紧张,如果再干的话,就有经验了。”

    她一下子被我逗乐了,“再干?你是不是吃新娘子豆腐吃上瘾了?”

    我没吭声,装作抖抖索索把我的红盖头掀了起来,尽管任秋月的脸色比起之前又苍白了一些,但是掩饰不住她秋波一样的眼神,再加上小巧的鼻子,前凸后翘的身材,一双大长腿,绝对是一个极品美女。

    任秋月打量了我好半天,皱了皱眉头说,“我不认识你,但是我却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你说奇怪不奇怪。”

    “可能是我们上辈子有缘吧。”既然她没有认出来,我就索性装糊涂了,这样只要脱离了危险,她也不会再缠着我不放了。

    “我长得好看吗?”任秋月眼眉一挑,极尽媚态地问了我一句。

    “好看!”我这两个字的确是发自肺腑。

    “还有更好看的呢?”她的声音简直能把人给融化了,“大哥,只要你解开我身上的绳子,你想看什么都成!”

    说着,她还故意晃了晃娇躯,来了两下抖臀舞,虽然外面罩着大红吉服,但是也遮掩不住我那傲人的身材,特别是臀部平地而起,确实有料儿。

    我眼睛都直了,但还是摇了摇头,“新娘子,真是对不起,我们大哥有令,我不敢替你解绳索。”

    “大哥大哥,你大哥有我重要吗?你是穷酸鬼还是胆小鬼?姑奶奶算是看错你了!”

    任秋月撒娇似的笑了起来,“我真的急着小便呢?可是双手都被绑着,你让人家怎么方便吗?那你帮我把裤腰带解开也成,要不我就要尿裤子了。”

    “解裤腰带?”我做了一个深呼吸。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