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绝命测师 > 第三十一章 钱眼

第三十一章 钱眼

作者:酒窝里的酒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主神崛起全职高手大道有贼暗影神座创世棍王传奇大英雄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王者游侠武侠鬼道士昙香客栈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黑大褂的怒火虽然更加旺盛了,但好在不再哄我出去了,只要我还能呆在这里,那么事情就还有挽回的余地。

    我琢磨了一下,说道:“大叔,病人叫水达成,是我们涧河县的首富,家里就钱多,你如果能救活他,钱不是问题。”

    “娃儿,你少拿钱来砸我,老子不稀奇。”

    看黑大褂的表情,和刚刚那个引诱我入职的财迷老板完全判若两人。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不爱钱,那我该怎么说服他呢?我忽然想起了一句老话,叫做请将不如激将,三国时候的诸葛亮最擅长的就是激将法,自己何不试上一试呢?

    想到这里,我大马金刀地往椅子上一坐,说道,“大叔,你一不鸟故人之情,二不贪恋金钱,三不顾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古训,就是执意不救水达成的命,起初我还以为你是因为固执,现在我才明白自己有些想当然了,你这人分明就是没这个本事呀!”

    黑大褂狠狠瞪了我一眼,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衣襟,几乎要把我提溜起来,“你这个娃儿,竟然敢看不起老子?”

    有门,见鱼儿上了钩,我心里暗喜,但嘴上却说,“是骡子是马,有种拉出去溜溜,否则你就是打死我,我也照样说你是个没本事好装逼的怂人!”

    我敢说出这种话来,就已经做好了被他一把撂到地上的准备,没想到他却把我轻轻放到了椅子上,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个娃儿,很有意思,竟然敢用激将法激我,你说以我的智商,会上你这个当吗?”

    尼玛,竟然被他看穿了,碰上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主儿,我真的是无可奈何了,有气无力地说了句,“不会。【文学楼】”

    “你说不会就不会呀?老子不听你的,偏偏要上这个当!”

    黑大褂往椅子上一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娃儿,说说水达成的症状,让老子听听。”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呀,我想起当初拍得视频,就拿出来让黑大褂看,黑大褂只是瞟了一眼,就叹了口气说,“水达成身上的财气所剩不多,这才是他的病根呀。”

    我一愣,“财气归财气,命是命,这财气不多了,顶多做生意赔钱,打麻将输钱而已,怎么会连带着小命也赔进去了呢?”

    黑大褂带着一丝苦笑说,“对于一般人来说是这样的,但是水达成不行,因为从某个方面说,他可是我们涧河县的财神爷,对于他来说,财气就是命,财气没了,命也就保不住了。”

    “那这个咋整?我们上哪儿给他补充财气去?”我明白是明白了,但是心里更加没底了,“大叔,难道我们要把他塞进水家的小金库里吗?”

    “娃儿,你真是一嘴啃住豆馅馍呀!”黑大褂难得地夸了我一句,“只是水家小金库里的财气,是与水达成本人同气连枝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说,我们最好的办法,是把水达成塞进钱眼里去。”

    “钱眼?大叔,请恕我孤陋寡闻,我们涧河县真的有钱眼这个地方吗?”我不可思议地摇起了头。

    作为一个以测字为生的人,钱眼的意思我当然懂,它的本意是指古代铜钱里的那个方孔,正是有了它,钱这玩意才被人称作孔方兄。如果比喻一个人财迷心窍,就说他钻进钱眼里了。

    黑大褂微微一笑,“当然有了,你自己去找吧,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我一下子傻眼了,“大叔,钱眼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让我上哪儿找去?”

    可是黑大褂并没有理会这些,而是直接站起来送客了,“娃儿,时候不早了,你别耽误我做生意,还是请回吧。”

    就这么回去了,让我怎么去面对水当午,我豁出去了,耍起了赖皮,“大叔,你不把话说清楚,我就不走了。”

    “没想到程德禄的孙子这么没脸没皮的,把你们老程家的脸都丢尽了。”黑大褂拿我没辙,只得让步,“这样吧,我送给你一个钱字,而答案就在这个字里面,能不能测出来就看你的测字水平如何了,免得你爷爷知道了,说我欺负你一个后生晚辈。”

    黑大褂认识我爷爷并不奇怪,因为他本来就是涧河县的知名人士嘛,但听黑大褂的话中之意,他与我爷爷关系还处得不赖,可是我并没有听爷爷说起过他呀,从冯京到韩东,再到黑大褂,爷爷不知道还有多少事瞒着我呢?

    我看黑大褂的脸色,知道他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我就是再赖在这里也捞不到更多的油水了,何况人家给了我一个钱字让我测来着,我们老程家的人,如果连测字都搞不定的话,那就没脸再在涧河县混下去了,所以就见好就收,立马告辞了。

    黑大褂把我送到门口,又嘱咐了我一句,“娃儿,这段时间,你应该听说有很多人在找冯异城吧,其实,水达成的遭遇也与冯异城有关。”

    经黑大褂这么一提醒,我想起了冯京吸收水达成财气的事情,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大叔,你是说冯京收集财气是为了冯异城?”

    “不错。”黑大褂点了点头说,“相传,想开启冯异城,必须聚齐酒色财气,再用冯异将军的佩剑做钥匙,才能如愿以偿。”

    “酒色财气?这么说,水达成就是其中的财了?。”我眉头一皱,“大叔,我不明白的是,以冯京的本事,想必也知道钱眼之中有财气,可他为何不去钱眼收集财气,反而要冒大风险打水达成的主意呢?”

    “程德禄的孙子,脑瓜子果然不是太笨。”黑大褂难得夸了我一句,“娃儿,水达成可是我们涧河县的财神爷,财运别具一格,也只有他才能够吸取钱眼里的财气。”

    出了剃头铺子,已经是凌晨二点多钟了,光华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更别说出租车了,我走了十几分钟,到了十字路口,才搭上了一辆车,我害怕水当午担心,所以回到家并没有停留,而是拿上那本我爷爷留下的县志,直接去了医院。

    水当午守在病床前,还在吧嗒吧嗒掉眼泪,一见到我,强笑了一下,“锄禾哥,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说的那个高人不愿意出手吗?”

    我把事情经过对水当午说了一遍,然后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子,“当午,你别着急,再给我点儿时间,我一定能测出来钱眼在哪里。”

    其实,刚刚在路上,我心里已经有些眉目了。

    黑大褂给我的那个钱字,并不是很难解,因为在古代,钱就是泉的意思,难就难在涧河县有八大泉水,到底钱眼在哪里呢?

    我坐在病房里,几乎翻遍了县志里的八大泉水,从马跑泉到石泉、林泉,再到酿酒的醴泉,但是没有一处泉水具备钱眼的特征,我望了望水当午那希冀的眼神,轻轻摇了摇头,“当午,看来我是白忙活了,对不起,我再去找黑大褂去。”

    水当午拦住了我,“黑大褂是个怪人,他已经给了你一条路,再去找他也只能是吃闭门羹了。”

    我明白,水当午的话很有道理,但是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水达成断气呀,难道这就是他的命?

    看着我一副不甘心的样子,水当午把头埋进了我的怀里,“锄禾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想通了,如果我爸真过不去这个坎的话,那我们就是再着急也于事无补。况且,你并没有白忙活,最起码我和我爸都知道你尽力了。”

    “白忙活?对,就是白忙活的白!”水当午的话提醒了我,我忍不住大叫起来,“当午,天无绝人之路,我知道钱眼在什么地方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