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极品飞仙 > 第六百三十章 屎毒鸟

第六百三十章 屎毒鸟

推荐阅读:弃宇宙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不朽凡人一念永恒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万分感谢老咪同学10000,书友150929230804238同学500,红色辣椒8同学100,书海畅扬同学100,夢魑同学100,洪荒始祖同学100,sp同学100,风rr同学100,柏子冰同学100,215同学100,敬我余生不悲欢同学100,疼看海同学100,阿雁儿同学100,风央同学100,啃啃啃啃!啃书!同学的打赏!

    琴双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暗道:“拜访我?会是谁?”

    便来到门前,推门而出,便见到冰霜帝国的一个武者站在门外,琴双认出他是被冰霜帝国派来服侍他们这些人,便沉声问道:

    “是谁要拜访我?”

    “是一个叫作庞皇的男子,说是您的师兄。”

    “我的师兄?”

    琴双心中不禁有一种怪异地感觉,当初那个血脉教女子冒充自己的师姑,如今自己又跑出来一个师兄,自己哪来的师兄?

    难道是天赐?

    琴双的心中就是一喜,快步向着大门飞掠而去。还没有走到大门,便见到敞开的大门外站着一个男子,一头乌海披肩长发,络腮胡子,右脸眼角向下有着一道疤痕,身穿海蓝色长袍,背后背着一把巨剑。

    这个人的相貌完全不是天赐的模样,但是那一脸的络腮胡子,和眼角下的那道疤痕却令琴双十分熟悉,她那是用灵魂之力探查过戴着斗篷的天赐,自然是记得天赐的这两个特征,急忙传音入密道:

    “天赐?”

    “是我!”天赐传音道,然后脸上现出了亲切的笑容,向着琴双走了过来。远远地便道:

    “双儿师妹。”

    “砰!”琴双的身影落在了天赐的身前,望向天赐,看到天赐眼中虽然有笑意,但是更多的却是悲伤,失落,无助和彷徨。

    庞皇彷徨

    此时琴双明白为什么天赐要取彷徨这个名字了,心中轻叹了一声,脸上绽放出笑容道:

    “庞皇师兄!”

    “嗡”

    琴双的话音刚落,便听到天空中传来了一阵嗡鸣声,十分密集而庞大,而且那声音似乎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正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向着白帝城飞来。

    “不好,屎毒鸟来了!”

    守卫在大门口的冰霜帝国的武者脸色大变,纷纷从怀里取出两颗药丸塞在了鼻口,而且还有一个武者取出了四颗药丸递给了琴双和天赐。琴双接过了药丸扫了一眼,便知道是一种解毒的药丸,而且等级很低,她的身上有着更好的解毒丹,自然便没有着急,而是突然想起了屎毒鸟这种妖禽。

    屎毒鸟是一种妖禽,不过却只是一种一阶妖禽,妖兽中最低等的存在,而且攻击力也不强,防御力也不强,虽然引气入体期的武者打不过它,但是只要进入到通脉期,就可以斩杀这种妖禽。

    但是

    屎毒鸟是一种群居妖禽,只要屎毒鸟一出现,那就不是一只两只,也不是一群两群,而是遮天蔽日。所以等闲武者都不敢招惹他们。最重要的是,屎毒鸟之所以被称之为屎毒鸟,是因为它们的屎有着剧毒,别说是等闲武者,就是武帝一下的武者,如果不注意都会中毒。

    这就是一种实力不强,但是却非常讨厌的妖兽。

    而冰霜帝国却每年都要经历一次屎毒鸟的肆虐,也不知道从哪年开始,每到五月份,屎毒鸟就会大量的从冰霜帝国的南方向着北方迁徙,而他们迁徙的途径却正好途径白帝城。而到十月份,又会从北方迁徙回来,又是途径白帝城。

    刚开始的时候,冰霜帝国几乎就相当于遭受了国难,屎毒鸟途径之处,无数的人死于屎毒之中,冰霜帝国的武者便开始了对屎毒鸟的杀戮,如此那些武者就不仅仅是死在屎毒之中了,更是有大量的武者死于屎毒鸟的攻击之中。至于通脉期一下的武者和普通人,那就死得更过了。

    据冰霜帝国史料记载,那一年,冰霜帝国失去了百分之一的人口,屎毒鸟经过的地方,十户死去了七户,伤亡将近一亿人口。

    这个时候,有人发现屎毒鸟只是迁徙,如果你不对它们发出攻击,它们并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于是,冰霜帝国便研发了低阶的解毒丸,价格低廉地出售给屎毒鸟途径地区的百姓。

    当屎毒鸟第二次迁徙的时候,冰霜帝国的人战战兢兢地将解毒丸塞到鼻口内,躲在屋子里,偷偷地看着天空中遮天蔽日的屎毒鸟飞过。

    随着屎毒鸟飞过,从空中落下了无数鸟屎,如同下了一场暴雨,当屎毒鸟全部飞过之后,地面上,房屋上堆积了厚厚的一层鸟屎,散发着恶臭。

    但是,总算这些屎毒鸟没有攻击他们。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们苦不堪言,因为他们得除屎,将鸟屎都收集起来,然后焚烧。在这个过程中,因为鸟屎堆积得太多,毒气便堆积得太多,让浓度达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所以依旧有很多人被毒死。只是要比第一次屎毒鸟迁徙的时候,死得少了太多。

    所以,从那时起,每到屎毒鸟迁徙的时候,所有的人便都躲起来,比起里塞进解毒丸,待屎毒鸟飞过去之后,再出来除屎。

    这个时候,琴双的视野中已经看到了屎毒鸟,仿佛无边无际的乌云向着白帝城漂移了过来,说过之处,天色飞快地暗淡了下去,整个天空再也看不到一点儿光亮,俱是飞过的屎毒鸟。

    “快躲起来!”

    琴双一把拉住天赐,便冲进了门楼里面,然后和天赐各自将手中的解毒丸塞到鼻孔里,又各自取出解毒丹吞服下去。她没有担心秦娇月他们,有大秦老祖在,他们一定不会有事。

    “这是什么?”天赐吃惊地望着距离白帝城越来越近的屎毒鸟。

    “屎毒鸟!”

    琴双透过门楼的窗户,向着天空中望去。那屎毒鸟飞快地接近着白帝城,不仅遮天蔽日,而且扯地连天。

    为什么是扯地连天?

    因为那遮天蔽日的屎毒鸟一边飞一边拉屎,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屎,如同暴雨一般落在了地面上,整个空间如同挂了层层雨幕

    不!

    是层层屎幕!

    那重重屎幕便随着屎毒鸟的飞行,向着白帝城推移而来。

    在院落之中的秦娇月已经服下了大秦老祖给的解毒丹,望着那重重屎幕,腥臭的味道已经顺着风刮了过来。

    “呕”

    第三更送到,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