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道纪 > 第328章 幽冥府君祭,通天元神境!

第328章 幽冥府君祭,通天元神境!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

    刹那而已,就已经冲破了白骨人魔的阻拦!

    看着铺天盖地而来的刀光,黑衣道人面色大变,浑身汗毛都一下炸起,极致的锋锐切割感在他的身体里蔓延开来。

    这一道刀光锋利的不可思议,他周身的法力气场,几乎瞬间就被破开,触及到了他的身体。

    霎时间,前所未有的死亡危机就充斥了他的心头。

    符箓,

    法术,

    法力!

    动啊!

    黑衣道人目眦欲裂,疯狂的鼓荡着法力。

    然而安奇生的战斗经验何其之丰富,速度何其之快?

    更遑论之前驻足之刹那,他已经入梦了解了这个黑衣道士所有的手段!

    一刀下去,任你千万种法术,也统统没有发挥的余地!

    嗤嗤嗤~~~

    只是一瞬而已,那一层无形的法力气场已经被加持这王权剑神意的柴刀切割成彻底的碎片。

    继而,刀光如狱,如海,一下将黑衣道人淹没了!

    “啊!啊!啊!”

    凄惨好似厉鬼一般的嚎叫声冲破夜空,回荡在整个小张村中。

    “这,这......”

    听着那惨绝人寰的叫声,饶是萨五陵深恨那黑衣道人,此时也不由的打了个冷战。

    完全想象不到这是承受了什么样的痛苦,才能叫的如此凄惨。

    呼~

    似只是一瞬,刀光已经消失。

    萨五陵咽了一口口水,看去。

    只见那黑衣道人直直挺立,却已经失去了气息。

    夜风一吹,他的黑衣瞬间飘飞。

    继而,大片大片的血肉从他的四肢躯干上,如水一般流了下来。

    刹那而已,已经成了一具泛着血红色的骨架!

    这是一刀?

    饶是萨五陵这辈子见过不知多少死尸,肚子里也是阵阵反胃,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看向安奇生。

    夜风之中他提刀而立,那白骨人魔探出的凶戾一爪在距离他后背不过一寸处因为主人死去而失去控制停下。

    似乎经过了严密的推算。

    “前,前辈......”

    萨五陵头皮发麻,看着安奇生的眼神好似见到了鬼神,心中敬畏打着滚的翻倍。

    四肢一时都有些发软。

    这,这前辈,不是个善茬啊,出手太狠辣了。

    “受箓之后这一层法力气场倒是有些意思........”

    安奇生瞥了一眼眼前骨架之上飘忽而起,面色扭曲狰狞,痛苦到极致的黑衣道人魂魄,若有所思。

    一刀是杀,千刀也是杀,他可没有觉得千刀就比一刀解气。

    之所以这一刀斩的如此狠辣,自然是因为这黑衣道人的法力气场。

    此界修行者,有通天九关之说。

    养气第一关,这一关,只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却也最多百人敌的地步,如这萨五陵这般稀松平常,拳脚不如武林中人的也是比比皆是,

    但一旦得苍天受箓,踏入第二关受箓,却已经不是凡人能比了。

    一旦凝聚法力,身体自发的就会产生一道对于凡人来说刀枪不入的法力气场。

    这气场不但刀枪不入,甚至还会自动恢复,是以,安奇生一刀斩碎整个法力气场,自然也就将他的身体也一并斩的干干净净。

    好似剃了皮的香蕉。

    “我的肉身,我的肉身!啊啊啊!!你好狠!好狠啊!!!”

    黑衣道人狰狞怒吼,魂魄拉长,想要跟安奇生搏命,却被他随手一刀钉在了地上。

    魂魄虚无,柴刀实体。

    偏偏实质的柴刀钉死了虚无的魂魄,这一幕,让萨五陵又是一阵发虚。

    那口柴刀自己也见过,没什么神异之处。

    难不成还是法器?

    “白骨子,比起你做的,这又算得了什么?”

    安奇生神色漠然。

    之前入梦这白骨子,他可不止是试了试他的手段,惊鸿一瞥已经看到他之前做过的事。

    御人杀血脉至亲,寸寸将人下油锅,扒开头皮,活生生的灌水银之类液体金属.......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他跨行两界都没有见过的歹毒手法。

    说他是畜生,都算是侮辱了畜生。

    “放了我,否则你也会死,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白骨子魂魄扭曲,尖叫不已。

    白骨子渐渐癫狂。

    这却非是因为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而是这方天地之间,蕴含着太多的怨煞晦气了,魂魄处于其中,好似水滴滴入墨海,极易被其影响,甚至同化。

    最后成为只有癫狂杀戮的恶鬼。

    “白骨子,大青王朝,砚泰府人,幼年习文,不成,后习武,又不成,败尽家财,失落中得了异邪门残缺秘籍,偷摸修行至今四十年.......”

    安奇生淡淡看了他一眼:

    “你修这白骨人魔篇,用的是你的血亲之骨吧?你没有母亲,父亲将你带大,想来,这具白骨,是你父亲的!

    如今,你既如亲朋,也无好友,更没有宗门传承,可说是孤魂野鬼,

    我说的可对?”

    “你,你.......”

    白骨子的魂魄抖动,时而拉长,时而后仰,时而冲上来,但被柴刀死死钉在地上,根本无法触碰到安奇生一片衣袖。

    “你是谁,你是谁?你怎么可能知道?你怎么可能知道?”

    白骨子震惊难言。

    这些事情,根本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一些事情,连他自己都忘记了,这人,怎么会知道的?

    他是谁?

    安奇生自然不会回答,脚下一挑,将那拳头大小的香炉握在掌中,随意一晃,在白骨子剧烈挣扎之中,被收入了其中。

    “你到底是谁?”

    香炉震颤,白骨子发出不甘的怒吼:

    “你不可能是个凡夫俗子,不可能!”

    “白骨子......”

    安奇生眸光泛起涟漪,道一图的信息重现:

    【消耗道力199点......】

    【白骨子:67/162(前为现在,后为死寿)】

    【原本轨迹一:生于皇天界之人间道,大青王朝砚泰府,出生则克其母,幼时文不成武不就,后得邪派残缺秘籍,以至亲血肉生魂为祭,得苍天受箓,后游走各地,以无数人精血温养出一尊盖世人魔.......】

    【于皇天九万七千六百九十年,幽冥府君祭前夕,为白无常谢七所杀】

    一百九十九点道力!

    这,就是安奇生留下他的原因之一。

    这白骨子的信息搜集高达两百,几乎达到僵尸王诸殇的五分之一,不必想,他本该是未来百年的风云人物。

    当然,是原本。

    “幽冥府君祭......”

    安奇生缓缓吐出一口长气,提起柴刀。

    根据白骨子的记忆,他也明白了三日之前,那诡异阴神来临之时听到的字眼了。

    就是幽冥府君祭!

    那些阴魂,似乎就是这一场大祭的祭品之一......

    以魂魄,作为祭品?

    提前百年已经开始筹备祭品,这又该是一场何等大的祭祀?

    “我,我怎么在这里?”

    “啊!死人,死人了!”

    “白骨,白骨,妖怪啊!”

    随着迷魂香散去,祠堂之前,数百村民接连清醒了过来。

    见得祠堂前的活尸,白骨,腥臭血液,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疯狂逃窜。

    饶是萨五陵的威望颇高,等到将所有事情解释清之后,天色也快要凉了。

    “小老儿谢过法师救命之恩!”

    “谢法师救命之恩!”

    “法师.......”

    醒悟过来,一众村民虽然还是害怕,却也全都上前感谢,送上各种食物,银两。

    谢绝了银两,收下了食物,安奇生就自出了小张村,在他身后,高大的白骨人魔亦步亦趋的跟着。

    这具白骨人魔凝聚了白骨子四十年修持的法力,即便是没有了主人,对于普通人来说也是个莫大的威胁。

    自然要带走。

    身后,萨五陵哼哧哼哧的推着载满粮食蔬菜乃至于一些瓜果的木车,吃力的跟在后面。

    这一波,他积攒的符箓消耗的差不多了。

    只能自己硬推了。

    回到义庄,萨五陵手脚很是勤快,将诸多粮食蔬菜摆放整齐之后,就扯着膀子开始做饭。

    解决了这白骨人魔,他的心情大好。

    这样,等十年期满,他就能在朝廷的举荐之下加入天意教,得到‘受箓’之法了。

    呜呜~

    黄狗则不停的绕着白骨人魔,看着后者洁白如玉,内里还散发着莹莹血光的骨骼,口水流了一地。

    白骨子四十年凝练的白骨人魔,其中蕴含着的法力波动,对于这条隐隐有开灵智之迹象的黄狗来说,自然是莫大的吸引。

    一人一狗各自忙碌。

    安奇生也不理会,坐在院子里的长凳之上,清理自己的战利品。

    白骨子修持了四十年,家底自然是有的,不过活尸,小鬼都已经被灭杀,剩下的东西就很有限了。

    一些碎银之外,就是那口能容纳魂魄的香炉了。

    这口香炉,也是白骨子抽取他人神魂所用,当然,如今是他魂魄的容身之地。

    “异邪法之白骨人魔篇.......”

    安奇生眸子半开半合,消化着白骨子的记忆。

    一个受箓了的邪修,知道的事情自然比萨五陵这样一个不入流的道士知道的要多。

    皇天界的修行,分为通天九关。

    诸多修行秘籍,又分为诀、法、典、经、道五种。

    这异邪法,看似处于其中的第二等级,实则,在这皇天界,已经是极为高深的秘籍了。

    这门白骨人魔法,也是可以成就通天八关,元神境的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