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道纪 > 第426章 窥探蛮荒大世界!

第426章 窥探蛮荒大世界!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意僧满怀心思离去,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于大日将升之际,回到了如来院中。

    如意僧为人足够隐忍,能够忍耐天意道人百年压迫,也能在他的影子下沉寂一甲子,却不意味着他没有自己的想法。

    是一辈子活在阴影之下,直至寿终,还是另寻他路。

    这是个选择,又不是个选择。

    而事实上,以他此时的实力,一日走遍四海五陆或许是大话,三十年却足够立下其他四座封神台了。

    只是,他之炁种扩散,磁场替换尚未遍布大青,中陆,一旦踏出中陆,将有大危险。

    早在久浮界他就有了趋吉避凶之能,更不必说如今了。

    是以,他才需要其他人为他走这么一趟。

    呼呼~

    微风吹动了安奇生鬓角长发。

    他负手立于封神台前,深深的看了眼将升的红日,盘膝坐下,反掌取出了有求必应祭坛。

    一甲子之中,他共献祭了十五次,约莫四年一次。

    他对于献祭并没有什么负罪感,亦或者是担忧。

    虽然,这方祭坛是来自蛮荒大世界的宇宙级奇珍,似乎是那位大能星空楼主定位其他世界,宇宙的锚点。

    但此界未来已经坏无可坏,即便再来个星空楼主,也不会更坏了。

    或许负负得正呢?

    制约他献祭次数的,是异邪道人的恢复速度。

    与他原本的构想不同,异邪真人的元神并不能支撑他一直献祭.......

    袖珍祭坛之上,白骨之身的异邪道人奄奄一息,已经连怒骂都没有了力气,整个骷髅看上去麻木而呆滞。

    元神能汲取天地精气而恢复,本源的损耗,却不是轻易能够弥补的。

    “你在担忧......”

    随着安奇生盘膝而坐,异邪道人虚弱而沙哑的声音响起。

    眼眶中,鬼火幽幽闪烁。

    “我非圣贤,自然会担忧,会害怕,会恐惧,会痛苦......”

    安奇生微微点头,丝毫没有否认:

    “人有七情,天有五毒,妖有百欲,这再正常不过了,然我心如明镜台,只需时时勤拂拭,自然尘埃不染。”

    他修的不是无情道,更不意味着情绪是什么坏东西。

    情绪不是由心生出的,而是组成人体的无数细微粒子的某种反应机制,除非抛却肉身,否则难免会被情绪所左右。

    而一旦抛弃肉身,天地间的阴煞怨气,同样会左右你的心灵。

    情绪也罢,欲望也好,本就无需怕如洪水猛兽,运用情绪,统合细胞,整合内脏,心神身合一,本就是他的道。

    “你......”

    看着面前平静的白衣道人,异邪道人的心中升起阵阵寒意。

    一个承认自己不足,并大方讲出来的人,是极为可怕的,尤其是,他已经知晓,这位如今是大青明面上的最强者。

    安奇生垂下眸光,看着被祭坛死死困锁住的异邪道人,眸光幽幽:

    “你也算个人物,这些年也算帮了我不少.......”

    嗯?

    听着这句安奇生平缓的话语,异邪道人心中顿时升起巨大的不祥:

    “你,你想要干什么?!”

    甲子相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面前这个白衣道人温和的外表之下蕴含着的是何等冷酷凶戾。

    这样的人,比起什么大魔,大妖还要来的让人恐惧。

    突然温言开口,绝不是好事。

    安奇生笑了笑,转移换题:

    “这方祭坛你到手时间不短,你可知晓,这方祭坛的来历,作用,背后的隐秘?”

    “什么?”

    异邪道人微微一愣,元神被十多次切割之后,他的念头转动很慢。

    “这方祭坛,名为有求必应祭坛,又叫做置换天平,是来自异界的宇宙级奇珍.......”

    不等他回答,安奇生自顾自的解释了起来:

    “这方祭坛来自一方名为蛮荒的大世界,其原本之主名为星空楼主,类似的祭坛,他大概铸造了不止一批.......”

    求必应祭坛?

    置换天平?

    宇宙级奇珍?

    蛮荒大世界,星空楼主?

    这样的祭坛有不止一批?

    异邪道人听的心神摇曳,惊疑不定:“你,你怎么会知道?”

    他心中骇然不已。

    他一生崛起都依仗于这一方祭坛,自然知晓这方祭坛的恐怖。

    但他到手数百年,却也不知晓这祭坛还有这样恐怖的来历。

    这人怎么会知道?

    “不得不说,你算得上是大气运者。”

    最后,安奇生微微感叹一句。

    这置换天平高达五星,其价值之高根本不是寻常人可以想象,除却等级不知的道一图碎片之外,这是他所见最高等级的宝物了。

    这异邪道人能得到,自然是有气运的。

    异邪道人有些懵:

    “你,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希望你能绝处逢生,遇难成祥,不负你大气运者的身份.......”

    安奇生淡淡一笑,一指点向祭坛。

    呼~

    肉眼可见的一道神光自指尖垂流而下,倏忽没入了异邪真人雪白的骨架之中。

    “不,不!”

    祭坛之上红光大作,宛如一张血盆大口般,在异邪真人尖锐嘶鸣声中,将其整个吞了进去。

    嗡~~~

    血红光芒氤氲而动,道道细微至极的符文在其中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流转着。

    安奇生微微闭目,神意高度凝起。

    他自然不止是为了压榨异邪真人的剩余价值,也是想要看一看,这置换天平的那一头,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世界。

    是蛮荒大世界,还是其他世界?

    这件事,安奇生早就想做了。

    隐隐的,他觉得,未来有一天,这置换天平将会起到极大的作用。

    嗡~

    闭目凝神间,安奇生感悟着祭坛的跃迁。

    他的一缕神意经由道力的护持隐藏在白骨之下,异邪真人的元神之中,想要尝试,是否能够窥视到祭坛另一边的奥秘。

    哗啦啦~

    似有水声响起。

    安奇生的一缕神意于道力的包裹之下小心探出,感知着。

    这是一片光怪陆离的诡异通道,无尽血红色交织于一片昏暗的虚空之中,肉眼可见的,血红色为虚空所磨灭。

    露出其下异邪真人的白骨之身。

    呼~

    无声无息的,异邪真人裸露在红光之外的身躯已经消失,比气化更为彻底,就好似直接被从世界上擦拭掉一般。

    异邪真人的白骨之身,坚韧远超凡俗的任何金属,其上攀附的法力气场更是

    异邪真人发出无声的惨叫。

    此地,没有任何声音能发出。

    安奇生心中凝重,刹那而已,红光贯穿虚无,不知跨越了多么漫长的道路,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但即便是如此之快的速度,红光也被磨灭了良多。

    似乎连一个刹那都没有,异邪真人的白骨之身已经被磨灭了超过八成!

    只剩下周身最为坚韧,被保护的最好的头骨,随着红光跨越,而没入了一处不可知之地。

    ........

    莽莽大荒之上,十日横空挥洒无尽光明。

    无垠大地一角,无数险峻的山峰拔地而起,耸立云霄,不知几千几万丈之高。

    群山之间,大地之上,到处都是数人都不能环抱的参天大树成林,更有无数挂在山间,树上的藤蔓不知几百几千米之长。

    群山万壑间,无数的洪荒猛兽横行,时而有有巨兽咆哮之声不时响彻天际。

    惊飞无数展翅数十丈的巨鸟。

    更有无数巨兽于山林之中横冲直撞,互相厮杀,撞碎小山大树,赤裸裸的争斗着。

    天空,

    大地,

    群山,

    巨兽......

    这片无垠大界散发着古老而莽荒之气。

    这是一片万物霜天竞自由,强者生,弱者死,赤裸裸的蛮荒大世界!

    群山之畔,有一座小村庄。

    这小村庄背靠群山,前面大河奔流,仔细看看,这整座村庄,赫然是建立于一株不知多么巨大的古树的树桩之上!

    灿若流火的阳光照亮天穹。

    小村庄中也有人声传出,有一个个高大魁梧的汉子早起晨练,也有值守的汉子打着哈欠回去休息,更有不少小孩子奔跑在村中玩闹。

    但无论是晨练的汉子,值守的汉子,还是那些斗鸡撵雀的熊孩子,都丝毫不敢靠近村中那一座普通的木屋。

    那木屋并不大,占据之地正是那老树木桩纹路的中心。

    四周所有的木屋全都离它有一段距离,可见木屋的主人,在其中地位很高。

    十日横空普照光明,万里又无有云彩,光线十分之强烈。

    但木屋之中却一片阴暗。

    一盏油灯是其中唯一的光芒。

    透过光芒,可见以穿着灰色兽皮,披撒着头发的老者正自围着一座一人高的微型祭坛,不住的手舞足蹈,口中还唱着不知名歌声。

    那歌声苍凉古老,却没有丝毫传出这间屋子。

    而随着那老者的不断呼喊唱诵着,那祭坛之上渐渐有红光泛起,将其上半具不知名的凶兽尸体包裹其中。

    老者见到这一幕,跳的更急,呼喊声更大。

    嗡嗡嗡~~~

    又过了片刻,那红光陡然一闪,随即灭去。

    那老者先是骇然退后两步,又一下上前两步扑在祭坛之上,满面欣喜。

    只见祭坛之上,那半具凶兽尸体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

    是一颗通体银白泛金,眼眶之中还有两团幽幽绿火闪烁,上下颌不断碰撞,发出‘咔咔’之声的神秘骷髅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