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大道纪 > 第613章 和祂谈一谈

第613章 和祂谈一谈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奇生自然不会认为自己也有这个能耐克死一方方世界。

    这也不会,也不可能是巧合。

    从很久之前他就在猜测‘宇宙置换’的原因,以及可能影响的恶果,如今似乎得到了验证。

    隐隐之间,安奇生似乎能够感觉到。

    不止是人间道,不止是玄星,也不止是万阳界。

    一场影响巨大,蔓延极广的大变,正在亦或者即将在诸多世界之间发生。

    世界与宇宙的灾难,对于任何团体,个人而言,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劫......

    安奇生垂眸凝神,口中不语,心中却有万千念头次第而开,乍闪即灭,周而复始。

    呼~

    舰船破浪,没多久,那雄踞江畔的白玉京已然消失不可见。

    ......

    天下九州,妖族与太古遗族各占一州,其余七州皆为人族所在,龙凤二族困居四海。

    其余小族则隐居于无边漠海的诸多绿洲之中。

    但,这只是表面。

    广龙至尊消失两万余年中,表面上风平浪静的天下,实则暗流汹涌,不少曾被驱逐的之大族,在窥视着人族之地。

    龙州,顾名思义,在太古之时曾是龙族之祖地,曾有龙王摄拿群星陨石,填空而造陆,又引动四海,开辟万条江河。

    可说是天下间除却四海之外,最为适合龙族居住之地。

    与其相同的,还有风州,凰州,穷奇州。

    人族占七州之地,却未曾改掉七州之古名。

    吼~~~

    龙州北极,千百条大江奔腾交汇之地,有着一方浩瀚内海,内海汪洋,绵延不知几十万里,其中有无穷水族在此盘踞。

    而此时,内海之上风云汇聚,雷霆大作,似夜幕遮天而落,狂风吹卷,无尽海水冲天如逆流之雨。

    雷霆滚走,乌云盖顶间。

    一条灿若金火的神龙上连云天,下接深海,怒啸震空数万里,引动了大片天象,以及海中一处岛屿之中诸多修士的骇然。

    “是谁能让龙爷暴怒而回?!域门,域门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是东洲补天阁传来的讯息,莫非是东洲补天阁有了异变?”

    “龙爷天赋异禀,血脉返祖,纵然在当代所有龙族之中都赫赫有名,谁人能让他暴怒而回?”

    小岛之上,一众补天阁的修士都惊疑不定,看着那翻江倒海的巨龙神色颤栗。

    补天阁有七脉,七脉之中种族混杂,人、妖、龙凤乃至于太古遗族皆有,他们这一脉虽有人、妖二族,但执掌者却是龙族。

    这敖无首就是龙州补天阁的阁主,在龙州之上也是赫赫有名的霸主,地位比之补天阁在东洲的地位却是高出了太多。

    这一切,自然是因为实力!

    龙族血脉冠盖诸族,人族之中也唯有神、圣、佛、佛等强大体质的觉醒者能够与其相比。

    遑论敖无首这样的佼佼者?

    其体魄强横无比,曾有过撕开人族粉碎真空级高手的战绩。

    “敖兄何以暴怒?”

    岛屿之上一座漆黑的宫殿之中,传出一声沉重铿锵之音。

    一道人影随人而至,出现在乌云遮掩,电龙滚走之地,其着僧袍,肌肤晶莹发光,面目宽厚,大而垂肩,眸光温润。

    “达托罗!”

    巨龙探首,长达千百丈的龙须狂舞风中,一双龙眸之中闪烁着暴戾至极的光芒:“东洲那群废物,丢了域门,还让我被人暗算!”

    敖无首暴怒至极。

    被人‘啪啪’打脸,按着头硬生生的打了回来。

    这是何等奇耻大辱?

    自他降世至今千多年,从未遭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如何能够不暴怒!

    若非两州间隔实在太远,此时他已然破空而去,去杀那鼠辈了。

    “是谁?”

    达托罗僧袍飘飘,眸光明灭:“东洲之地明面上能胜过你的不超过五个人,东洲当代第一人天鼎帝似乎死了,三大圣主不会出手......”

    “不知!”

    说起这个,敖无首就心中暴怒,被人先后打了两次脸,竟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如何不怒?

    “听闻东洲近几年出了个大高手,叫什么元阳道人的,似乎连乾十四都被其镇压了,莫非是他?”

    达托罗心中一动,开口道:“听闻东洲那一脉与此人有着仇怨,莫非......”

    “不无可能!”

    敖无首腾空而起,龙尾横空,排空万顷烟尘,撕裂了滚滚弥漫而来的乌云,露出大日真颜:

    “达托罗,你随我前去摘星台,借他们域门前去妖州,我倒要看一看,何方鼠辈,敢如此欺我!”

    “敖兄,圣主有着律令,天变之前不得擅自出手,何况跨州寻仇?”

    达托罗双手合十,微微摇头:

    “忍一时之怒火又算得了什么?”

    他,并不想去。

    天变在即,任何有志于大道者,都在等候时机,此时与人打生打死,无论胜负如何,都是得不偿失的。

    “吼~~~”

    龙吟之声响彻天地。

    敖无首撕裂虚空,遁虚而去,却是根本懒得理会达托罗。

    哗啦啦~

    内海余波未停,长空大水如瀑而下。

    “血脉有利有弊,拥有着诸族最强血脉,可着后患也太大了......”

    眼见敖无首破空离去,达托罗不由的摇摇头:

    “这头蠢龙,迟早要死在这性格之上......”

    得亏太古那头老龙王的福,龙族血脉强横且流传极广,千百万年长盛不衰,可天地间没有完美的种族。

    圣灵族生而强大却诞生苛刻,人丁稀少,龙族强且族人众多,却也有着巨大的隐患。

    那就是情绪。

    天下龙族,或淫,或暴,或戾......

    这敖无首,本性暴戾,虽修了佛法,却也难掩其本性。

    呼~

    随手一指,发出佛光一道落入岛屿之中,安排诸多事宜。

    “我等未归之前,任何人不得擅自出海!”

    言罢,他也随之撕裂虚空,遁虚而去。

    ......

    呼呼~

    阴雾缭绕,寒风呼啸间。

    幽幽山川之中似有无数鬼怪在啼哭低语,若有人在此,甚至能够闻到一股凝儿不散,不知历经了多久却仍然可以闻到的血液的味道。

    血液没有腥气,反而散发着比上等丹药还要美妙的丹气,滋养着这片大地。

    “呼~”

    巍峨绵延的山峰某处,法无赦自静坐之中醒来,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诸王台一战,若无替死之物他已然死了,除此之外还丢了封侯灵宝,虽然人人都知道此事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他却还是被罚在此地潜修。

    呜呜~

    哪怕是白日之间,也仍旧凝而不散的呜咽之声传来。

    法无赦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数千里之外一座黑红色的高峰,那座高峰,是灭情道曾经的主峰。

    曾经,最为惊才绝艳的灭情道主,就被钉死在那座山峰之上。

    流血三载,血气汪洋也似淹没群山,几乎将当时的灭情道山门都毁了。

    如今,那座山峰之上自然没有了什么痕迹,但那凝聚不散的血气,以及若有若无的低语呜咽之声。

    却似是永恒的流了下来。

    他知道,这是历代灭情道主都刻意为之,为的,就是让代代灭情道弟子都铭记那一件事。

    嗡~

    法无赦刚刚睁开眼,一道轻微的低鸣之声已然在她耳畔响起。

    一道光幕随之在她面前展开。

    一个面容阴黑的老妪浮现在光幕之中,低沉开声:“法无赦!”

    “法姥姥。”

    法无赦眸光一凝,神色恭敬:“您老寻我可有什么事情?”

    “天鼎国近些日子所发生的一切,你可知晓?”

    老妪声音沙哑而尖锐,如同砖石在墙上摩擦,极为难听。

    “您所说的,是天鼎国新君登基之后的变法吗?”

    法无赦心头一动。

    虽是潜修,可他对于外界自然也不是一无所知。

    天鼎国,自从那原本的四太子,如今的天寿帝登基之后,就有了大动作,千多年来,天鼎帝只在天骄城中推行的一切。

    此时,已然开始在天鼎帝的诸太子皇女,被其收拢的大小宗门,散修的高手的带领下,开始扩散了。

    天鼎帝这一千多年来当然不是什么事情都没做,这被称之为‘变法’的推行极快,影响也极大。

    “不,是那天鼎国的国师,元阳道人。”

    那老妪眸光沉凝,带着一丝不可思议:“那元阳道人追杀补天阁无名高手一百二十万里,于昨日击杀其于白玉京之前,并且,以大神通镇压了补天阁主,凌天宗主,以及万法楼的一尊太上长老!”

    “什,什么?”

    法无赦悚然一惊,一下站起了身:“您是说昨日的封王灵宝暴动,是,是元阳道人所引起的?!”

    “不错!”

    那老面色阴沉的点点头:“那元阳道人有着秘法不漏,这数年里,任由我等如何寻找都捕捉不到他的气息,更无从咒杀于他......”

    “您是想让我去白玉京,搜寻那元阳道人可能遗留的气息?”

    法无赦反应了过来,微微皱眉:

    “可若白玉京也没有太过遗留痕迹呢......”

    王宝三七法灭箓有着东洲最强咒杀之力,相传曾有灭情道主以此宝越阶咒杀归一强者。

    老妪要他搜寻捕捉元阳道人的气息,目的不言而喻。

    可那元阳道人显然有着提防,留存的痕迹极少,除非是与他常年亲近之人,否则谁能取到他的气息?

    “这也无妨......”

    老妪神色有些微妙:

    “听闻那元阳道人离了白玉京并未回天鼎,而是化身老道游历诸国,若跟着他,未必没有机会.......”

    法无赦沉默片刻,还是点头答应了。

    ......

    东洲之地,百国林立。

    诸国风土人情有着诸多不同,语言文字也不尽相同,虽有着圣皇曾车同轨,书同文,可天地浩瀚,岁月无情。

    万年之后尚有万年,太过漫长的岁月之中,终归是演变出截然不同的文字,文化来。

    不过,同归属于一方宗门的几大王朝,倒是有着极大的相似,统一。

    “怪物先生,你看到了什么,你现在又要去做什么?”

    一处笔直官道之上,安奇生不急不缓的走着,三心蓝灵童忍不住探出了头。

    它太好奇了。

    它对于那祭坛之中的东西十分的有兴趣,无比迫切的想要知道是什么力量,能够从‘未来’将信息传递回‘过去’。

    这样的力量,哪怕是梦魇九头蛇的嫡系子孙,也没有几个能够拥有的。

    与不朽种乃至于永恒种有关的东西,它如何能不好奇。

    奈何无论它怎么询问,安奇生也不曾泄露分毫。

    “看到了麻烦。”

    安奇生踱步行于官道之上,似乎在以双脚丈量大地,神情幽静,眸光无波:

    “不过这麻烦,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麻烦,自然,要和祂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