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黑心赘婿要造反07

黑心赘婿要造反07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乔巧直接给杨悦打了个样。

    她明显是因为杨悦闪亮出场而受了刺激,所以铆足劲儿要好好表现,形成个对比。

    她下巴一抬,让负责打菜的丁妈直接给她手里的铁质托盘上放了足足八碗头菜,随后端了转身就走。

    “巧巧真能干。”丁妈不由发自内心一赞。

    陶然也这么觉得,小小的身子大大的力量,确实不凡。

    由于上的这是第一道热菜,所以很扎实。说是碗,其实和小盆差不多,里边堆满肉圆鱼圆猪蹄鹌鹑蛋等八样东西。加上那沉甸甸的托盘,分量是真不轻。

    “我没那么能干,只能端四碗。”陶然笑。

    “我家悦悦第一次,四碗已经很能干了。”丁妈笑得像朵花,嗯,全是褶子的菊花。重点是端菜吗?是一种城里人为了老丁家甘愿当牛做马的姿态啊!“走起,小心点哈!”

    “嗯,没问题。”

    陶然磨磨蹭蹭,这边刚刚端起托盘,那边的“巧姑娘”已经在回来。

    乔巧见杨悦笨手笨脚,不由投来了轻蔑一笑。城里人果然没用,绣花枕头没半点用,也不知用什么狐媚手段才攀上了易哥。

    陶然将乔巧那点小表情尽收眼底,鼻息一重,这才从小楼侧面背风处的临时厨房突然加快步伐走出。

    笑?看你下一秒还笑不笑!

    看你今天哭不哭!

    看你今天悔不悔!

    眼看即将和乔巧擦身,大步的陶然突然间方向一偏,冲着那丫头直面快步过去。

    “让让!让开!”

    陶然慌张喊着的同时,将手中托盘横向重重半推半撞了出去,并在稍一触及到乔巧的瞬间松开了手。

    乔巧哪想到杨悦会端着东西故意向自己撞来,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

    “啊——”当看到四碗浓稠粘腻的热菜往自己身上倒来时,乔巧下意识就开始了尖叫。她不要出洋相!她不想丢人!她的新裙子!她美美的形象!

    乔巧发出杀猪般嚎叫的同时被泼了一身黏糊糊的菜。

    满头满脸满身,全在散发浓香。

    众人被惊叫和翻撞声引来,惊呼之余纷纷上来帮忙。

    乔巧泪如雨下,抹了一把脸,扒开头顶猪蹄,甩开一手猪皮,用她沾了小葱的手指点着陶然:“杨悦你太过分了。你竟然故意拿菜泼我!”

    众人齐刷刷深吸一口气看向杨悦。两人相撞点就在楼侧一颗树边,因为有遮挡,谁也没看到怎么回事。原来不是意外?

    杨悦傻站原地,不动声响。

    丁母赶紧上来:“悦悦,你是不小心吧?”

    媳妇虽然不讨喜,但心地还不错,怎么也不会故意害人。倒是那乔巧,平常看着挺灵巧,怎么张口就胡说,一点不顾及丁家颜面的吗?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小悦,吓傻了是不是?你刚刚要是手抖了,就向乔巧赔个不是!”

    “我……”

    “姨,她是故意的!不是手抖!”乔巧的精心打扮毁于一旦,一堆人在笑话她,早就顾不得什么颜面了。“我肯定,她就是故意撞我的!”刚刚托盘撞上来的一瞬,这女人的眼神太可怕了,叫她现在想来都还心有余悸。

    “乔巧你先闭嘴,让悦悦说话。”丁易冲了上来。“悦悦,你没受伤吧?”

    陶然看都没看他一眼,避开他的手,就直勾勾盯住了乔巧,缓缓摇起了头。

    乔巧冷笑:

    “不敢反驳了吧?心虚了吧?”

    陶然则继续摇头,一脸失望:

    “说我推你?还是故意推你?我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厚颜无耻搬弄是非的人。”

    陶然演技上身,委屈的眼里瞬间蕴满了水光,贝齿轻咬颤抖的嘴唇,不管是睫毛的连扇,肩头的耸动或是一口口沉重的呼吸,无不在道着委屈:“我没有推你!是你恶人先告状!”

    “你说什么?”乔巧再次喊了起来,“杨悦你要不要脸!”

    “你先别说话!”又是丁易喝止了乔巧。

    他也是头一回瞧见媳妇这么委屈,当然,他也相信巧巧是好姑娘,所以里边肯定有误会。

    “你就是恶人先告状!”

    陶然这次在深吸一口后快速高声开腔,再不给乔巧插话的机会。

    “真正不要脸的人是你!我刚刚还在想,你明明知道我是第一次用托盘,还故意往我托盘上撞,究竟是什么居心?现在我知道了,你是故意要冤枉我!”

    陶然抽了抽鼻子。

    “我端着托盘,正常人看见我走过来不是应该赶紧避开?你怎么会被我撞上?这个逻辑本来就有问题!而且今天是我家办酒席,来了这么多客人,我这个做主人的,是脑子坏了要破坏自己的宴席叫人看笑话?还有,我第一次在村里参加酒宴,第一次帮忙上菜,我不要面子的吗?我做这样的事为什么?你又是那颗葱,值得我折了自己的名声?”

    陶然话带哭腔,令得周围人看来的视线都跟着柔软了许多。

    是啊!丁易媳妇说的不错,确实,解释不通。

    “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你倒是告诉我,我今天是第一次见你,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这四点,你解释下?”

    “我……”乔巧被陶然的一连串说懵了,一时不会反驳。

    陶然:“我也很想问问你,你居心叵测让我跟着你端菜,回头就撞在我托盘上,究竟为的是什么?”

    “你血口喷人!我难道不是头一回见你?我又有什么理由要撞你?”乔巧气死了。

    可她的这一问刚出口,便觉得不太对。

    “还能为什么?因为嫉妒呗。”果然,她这么一问,身后很多知道她以前和丁易事的姑婆已经笑了起来。

    “一样都是红衣马尾,丁家媳妇没出来前还不觉得,现在一看,这一个是路边随便踩的小野花,一个就是那买不着的大芍药,用得着比吗?只要不瞎,都看得出上下。”

    “人家城里姑娘随便打扮都比她好看多了,她心里一酸,性子就上来了,生事闹一场,一边想要让人家出丑,一边还能扮个苦主。”

    “她不会还想着丁易吧?”

    “可惜人家看不上她。人孩子都有了,还会回来找她?”

    “瞧她今天这张脸,刷得跟墙一样白,那嘴红得跟吃了生肉一样。这才四月天,就把裙子都穿起来了,小半高跟一踩,真以为自己可以山鸡冒充凤凰吗?”

    “你不知道她刚见人城里姑娘出来,她那眼睛一冒火,差点一盘排骨倒徐嫂子头上。她以前追了丁易那么多年的事谁还不知道?分明就是她妒火烧上来,就去撞了人想要诬陷。”

    “真坏!”

    “我就说啊,人城里姑娘是大学生,知识分子,家里也全都干部,怎么会做这样的事?而且人家犯得着吗?为她一个乡巴佬丢了名誉,傻不傻?”

    “我可听见了,刚刚丁易媳妇一直喊她让开,可她偏偏自己撞上去了。”

    “呵,那话怎么说来着?自取其辱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