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黑心赘婿要造反21

黑心赘婿要造反21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村长夫妇早就惊呆了。

    丁易那小子挣那么多,他们家还使劲抠媳妇钱吗?做姑子的,哪来的脸明晃晃贪嫂子钱?自己拿不出钱还让嫂子帮买东西,这不摆明讹人家吗?直接就是四千起,太黑了!看丁父丁母那样,分明是知道这事而纵容女儿作为。

    这家人,原来不止丁易渣,而是整个一垃圾堆啊……

    黄雅琴直冷笑,杨悦是真的脾气好,要是她,早就拿棒上了。

    雷村长则在想,杨悦为小姑子买东西是大手笔,她本人应该挣钱不少,丁易更是挣万把块一个月,这两人,着实小日子过得不错。看来,他还真得好好向丁易开口,让他帮着资助一下村里……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悦悦别急,丁霞不是那种人!”

    另一边,听杨悦说要住村长家,丁母着急了,抢在黄雅琴前边赶紧答应了下来。“你帮丁霞买东西,这钱自然要给的。”这点钱不算什么,回去后好好哄一哄,钱还会回来的。“丁霞,回家拿钱!别丢人巴拉的!”

    “等等。我没说完呢!”杨悦再次开口。“丁霞你前年跟我家借的两万块,也一起还了吧?”

    “我……我什么时候借你两万块了?”

    “就是你跟你哥偷偷拿的那两万块。”

    “什么叫偷偷拿?是借。”丁易面色难看:“杨悦,你这就无理取闹了。”

    “怎么?那钱你未经我允许往外借,还不让我往回收了?那钱是你的吗?”

    “那是夫妻共有……”

    “你要脸吗?还是你记性不好?那钱是我爸妈拿出来的。跟你有一分钱关系吗?”那一阵丁母一直帮忙在京中照顾,杨家父母拿了两万块感谢,但丁母不肯收,把钱退了回来。

    于是这钱,就留在了丁易手上。后来有一天,杨悦看见丁易手机短信,是丁霞发来谢他的。一问才知,丁易把两万块借给了丁霞,说丁霞马上要结婚,手头不宽裕,先周转一下。

    杨悦一向很顾及丁易颜面,立马没有再问。她当时心想,这钱原本也是感谢丁家那阵子对杨家的帮助,这笔钱他们怎么安排,不如就随他们。

    所以两年过去,杨悦从没问过一次那钱的事。

    但陶然怎么能答应?

    这家子没一个好东西。凭什么让他们白白占那么多好处?她既然来了,那自然能要多少是多少。

    “两年前,丁霞是条件不好。但现在她生活好起来了,这钱也能还了。”

    “丁霞的生活依旧拮据……”

    “丁易,你别说笑了。丁霞让我买来抹脸的可都是几百一套的大牌化妆品。”杨悦将身子往黄雅琴的方向侧了侧。“姐,你用的化妆品什么价位……”

    “啥化妆品?姐抹脸就用点大宝。电视里不能说了?要想皮肤好,早晚用大宝!咱这块,都用这个!要我说,丁霞你也别用那么好的了。我瞧你那张脸,皮肤也不比我好。以后还是就用八块钱一瓶的可以了。”

    丁霞快被噎死了,可哪有她解释的份。

    这边黄雅琴的讥讽刚落,那边杨悦又接着道:

    “所以,丁霞的生活水平已经和我持平了。哪里困难了?还有,我家小瑞满月的时候都才只办了一场宴席。总共才请了三十桌人。可丁霞两口子强啊。今天办完明天还办,一办就是两天。一处就办好几十桌。算下来,两天总共差不多一百桌了吧?

    今天的排场那么大,吓我一跳。这方圆几村,所有熟人都来了吧?这规模,强啊!所以要我说,丁霞只是平日里低调,反正比我强。这样的经济能力,没道理还欠钱不还的。对吧?”

    黄雅琴跟着笑。听杨悦这阴阳怪气的话,她算是明白了,敢情丁家人办宴,还指望着杨悦两人买单呢吧?

    “杨悦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要说办双满月能请得起百多桌的,确实村上独此一份。大伙儿对此都刮目相看。丁霞确实争气!”

    丁家几人面面相觑,各自张了张口,也不知该怎么接话。

    办酒是为了撑一撑老丁家的场面,再长一长志气,“满月酒”只是个由头,所以这钱,是丁易应下了他来支付的。

    但丁易还没决定,这钱是从他和杨悦的积蓄里拿,还是适当装穷到岳父岳母那儿要上一点。不过临行前老丈人倒是说了一句,让回乡之后不要扣扣索索,钱当用就用,不够跟他拿……

    也是有了这句应承,这回办宴才铺张了些。

    可他怎么说?

    现在他总不能说,丁霞办宴的钱跟丁霞两口子无关,由他来出,因为他早就盘算上了杨悦和杨父的钱?

    正在气头上的杨悦要知道这钱最终是她头上出,更得不依不饶吧?

    那怎么说?

    本能就不想让丁霞还那两万块的丁家人陷入了两难。

    丁母脑子转得快,女儿那里肯定要哭穷,儿子已经惹恼了杨悦,更不能牵扯进来。所以只能她自己挺身而出了。

    她语重心长:“悦啊,小霞他们日子是真的困难。其实这办酒席的钱,是妈贴补给她……”

    “啊?”

    陶然眼睛一亮,直接打断:“您?丁霞的酒席钱是您出钱?原来您这么有钱?如果酒席五百一桌,五十桌就是两万五,加上烟酒,至少三万块吧?这钱您说拿就拿了,可见家里积蓄不少?可丁易一直说家里穷,连翻新房子都没钱,所以结婚前我家才给你们拿了二十万重修房子。所以您以前是骗我的对不对?”

    陶然要笑死了,只当没看见丁母连连摆手,示意她住嘴,直巴拉巴拉倒豆子一般把丁家那点破事全说了。死老太婆,往日里谎撒得太多,这家人的漏洞都跟筛子一样了,哪里还堵得过来!

    丁家人呆若木鸡。谁都没想到杨悦会毫无征兆扯到那二十万上边去!那都是四年前的事了。不管是杨悦还是亲家他们,谁都没提过那事。他们都快把这笔钱的来源给忘了。

    而且,那二十万来得光明正大!他们把儿子都给出去了啊!这笔钱,不就是补偿吗?杨悦不地道,现在提出来,是料定了他们没脸在村长跟前提儿子入赘的事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