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第133章 黑心赘婿要造反65

第133章 黑心赘婿要造反65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一个个材料被提交,丁易和乔巧原本还有几分信心的表情开始变得不可置信。

    比如:乔巧在老家省城警局帮丁易支付赔偿的记录,证明了两人一早就有金钱往来。

    比如:两人各种黏黏糊糊的照片,从开宾馆,到租房,到超市购物,再到旅游……尤其过分的,是杨悦带家人出去散心,丁易却收拾了行李搬去乔巧出租屋,从一开门两人就开始急不可待的纠缠……

    比如:房产中介承认,出租房合同时是乔巧和丁易两人共同出面签署,并被告知居住人是他们两人。

    比如:一段乔巧亲口承认丁易是她老公的录音,以及丁易只着内衣从乔巧房间走出的照片。

    比如:出租房对门阿姨的口供,表示丁易和乔巧对外是以夫妻身份相称,丁易几乎三天两头都会到出租屋吃饭或过夜。

    比如:乔巧所住的出租房,最近几月房租都是从丁易卡上支出。包括水电煤,也是同样如此。

    比如:丁易多次在杨悦留宿娘家后,前往出租房与乔巧厮混,有时候到半夜,有时候到整夜。

    比如:乔巧现阶段是和丁家人住在一起,由丁家人照顾她的起居。

    此外,杨悦还义愤填膺当庭指控,有一回她父母进医院,可丁易却和乔巧在外报了旅行团,玩了整整两天两夜才回。

    当然最重要的,是乔巧肚子里的孩子,正是丁易另外存在“事实婚姻”的证据。孩子已经健康长到四个月,这两人可不是正是有为人父母的打算?……

    到了这个地步,丁易还有什么不明白?

    他被算计了。

    杨悦一早就知道了所有事,一早就在算计他,调查他,杨悦一早就在等着今天!

    “杨悦你蛇蝎妇人,法官大人,我要告她。告她侵犯隐私,告她尾随,告她偷拍,这些隐私都未经我允许被偷拍偷录,被直接曝光,其实都是违法的对不对?”

    丁易在听到律师指点后,急不可待表态了自己的态度。他简直没法想象,这女人竟然连自己家里都装了摄像头?

    杨悦的律师再次起身:“我当事人只是为了自保,不存在侵犯隐私之说。”随后,律师恰到好处在一番言辞后引出了“霸凌”之说。

    “丁易和他家人太过可怕!”陶然作为原告开始控诉。“丁易他经常在半夜梦里说要杀了我,我多少次都半夜被他吓醒。我有好多次都听到他在梦里咒骂我家人,说总有一天要把我们都杀光了。”

    影后功力上来,陶然演技上身,把恐惧的心理由内而外给诠释出来。

    “丁易和他家人还对我做过拘禁之事。他们曾非法把我禁锢农村家中,差点害死了我。这一点我有人证物证。”

    一次现场连线,直接打到了正在开会的村子里。当然,是陶然请黄雅琴帮忙,让村长在今天这个开庭日召集大伙儿开会。

    于是,好几位热心大妈都出来做了证:

    “我们全村人都能证明。当时是几个小伙子砸开了丁家的门,才把病得站不起身的杨悦救出。”

    “丁家人简直人渣。杨姑娘当时病重,差点害了一条人命!”

    “最后还是村长把杨姑娘送的医院!”

    “丁家人自己出去吃吃喝喝,却把媳妇关在家里,听说还贪了杨家好多钱呢!”

    “丁家人回来之后也只关心他家的鸡鹅和门,问都没问媳妇的事。”

    “我要是杨姑娘,也得告他家!”

    “那个乔巧那天还上了丁家门来找丁易,太不要脸了……”

    一群人七嘴八舌后,村长也出来作了个证。

    杨悦再次开口:“就是那次之后,我就开始害怕丁家人,总觉得他们还会害我。基于这个原因,在我和他离婚之前,我必须做到自我保护。

    所以回京之后我就在家里装了摄像头,我家里人担心我的安全,给我请了安保公司的人一直护着。我当时就打算和丁易离婚了。

    但由于家里所有钱财全都是丁易管理,所以我想和他交接清楚。可丁易却拿不出我们的二十万存款。我当时就怀疑,他把家里财产转移或是用来组建另一个家庭了。

    这种状况下,我不得不调查他求一个真相。丁易口中我对他隐私的侵害,其实是我对自己的最好保护。也借由我的调查,终于看透了他是什么样的人。”

    又好几个证据被呈堂。

    上来的第一个证据,便是丁易一人在家发脾气,将一桌子饭菜推倒在地,恶狠狠怒骂杨悦,表态要杀了杨悦的监控视频。

    整个庭上一片哗然。

    镜头里的丁易太过可怕,与庭上可怜巴巴的那个男人判若两人。若不是有监控的铁证,原告该是怎样无助?这样的男人,就得曝光,永不打码的那种。

    那一瞬的丁易也是面如死灰。

    杨悦到底在家里装了多少摄像头?到底拍到了多少东西?

    答案马上就给了他。

    就连他把旧手机藏去书房给杨悦打电话录音的监控也包括在内。

    “可见,被告一直在用尾随,录音等各种方式来控制我当事人,使得我当事人长久以来有家不敢回,长久居住娘家,忍受了强大的精神压力和精神霸凌。”

    律师上前一步:“除此,被告丁易还纵容另一被告乔巧几次挑衅,威逼,恐吓我当事人。”

    于是,丁易乡下带回京的箱子,乔巧找上杨悦的两段掐头去尾的录音,也全都成了证据。

    陶然:“小三一直在逼迫我离婚,故意穿我的衣服,留下唇印,她的头发和香水味来逼迫我,还口口声声我要是不离婚,她就曝光他和丁易的关系,大闹我单位,让我和我全家颜面尽失……”

    乔巧猖狂的威胁在法庭上播放,那一瞬,丁易和丁母全都恨不得上去掐死了她!

    乔巧找过杨悦这事他们从来不知啊!

    丁易气炸,难怪杨悦一直不肯原谅他,原来早就知道乔巧和孩子的存在了,所以,一切的一切,罪魁祸首还真的是乔巧!

    枉他还以为乔巧善良纯真,却没想到,这么自私可恶……

    陶然:“我担惊受怕,不敢回家,这样的压力,让我好长一段时间都精神恍惚,这样的霸凌,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陶然特意查过资料,家暴分为肉体和精神层面。而就丁易这种既有限制配偶自由行为,又有谩骂恐吓等精神侵害的,几乎是百分百能被定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