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第138章 黑心赘婿要造反70(本篇完,求月票)

第138章 黑心赘婿要造反70(本篇完,求月票)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乔巧很慌。

    这几年她也不好过,虽然刘大对她很好,但刘母却因为她的过去和她“破坏了母子关系”而恨她,所以一直都在刁难她。

    好在今年年初她又怀上,刘母这才对她稍微宽容了几分。

    丁母也一眼就瞧见了乔巧的肚子,又大了?

    看那样子,至少四个月了吧?

    “下贱东西!”

    丁母直接翘腿坐了下来。

    “要么把我孙子交出来,要么把我儿的钱还回来!否则,我们这就去你男人上班的地方要说法,看他能不能保住行当!”

    “我没钱。当时我所有的钱都交罚款给杨悦了。”

    “这些年呢?你什么都没捞到?”

    “我一共只有五千。”

    “那把五千给我。”

    “家里没有,要么去银行!”

    丁母几人对视之后,应了。她们人多,小贱人要是骗她们,她们就闹一场。看看丢脸的是谁。

    几人跟着乔巧出门。

    刚走出巷子,就见乔巧冲马路边的交警冲去。

    “警察同志!”

    乔巧生怕后边追上来,使劲倒腾两条腿。可她真是运气不好啊。

    就是那么巧,路面有块路转松了。

    吧唧——

    摔了!

    乔巧滚在了路边。

    丁母几人摸着胸口往后退。

    这事……和她们可没关系。

    路口监控作证。

    她自己跑的,自己摔的,她们都还没来得及追她!

    乔巧的孩子,没了。

    这一回,她没有等到丈夫的温柔呵护,反而刘大抱头揪着头发,不断痛苦自问:“这是报应是不是?因为我们杀了你那个孩子,现在报应到了我们的孩子身上!都是四个月的孩子,都是就这么虚无地没了。天意吗?”

    刘大当然痛苦。

    因为害死了一个未出生的孩子,这几年他一直内疚;因为和乔巧私奔,他一直觉得对不起家里;因为多次顶撞亲娘,他觉得很不孝。他比乔巧大了十几岁,就想要个孩子,他对乔巧肚子里这孩子寄予厚望,可孩子就这么没了……

    刘母再一次逼迫儿子和乔巧离婚,这次,刘大动摇了。

    乔巧慌了。虽然刘大并不能满足她的贪欲,虽然她依旧喜欢看言情小说做着总裁少奶奶的美梦,可她不想离婚。

    她早就习惯了做米虫的日子。

    她讨厌乡下,更讨厌干活。

    她跪下求了起来。

    刘大心疼了。

    刘母大骂:“你知道因为这个女人,家里这几年被丁家闹成什么样了?再这样下去,我和你爸都等不到孙子生下来,就得被气死!”

    最终,刘母还是退了一步:“两年!你们要是生不出孩子来,就离婚!否则,我们脱离母子关系。”

    刘大是孝子,终是点了头……

    而自打乔巧流产后,丁母怕出事,一时也没敢再上门。

    可等她又过了几个月再去找乔巧时,却发现乔巧又搬家了。她再次找不到乔巧了……

    另外,京城有消息来。

    丁父,可以提早出狱。

    丁母喜出望外,却又在一秒后如遭雷击。

    原来丈夫病了。

    病重。

    丁父脾气不好,在狱中有次与人生了口角挨了揍,可他不知服软,反而想要报复回来。可最终,反而被人揍得满地找牙。本就有动脉硬化的老毛病,再一激动,一下就中了风。

    于是,提早了一年多回到老家的丁父是半身不遂,口舌歪斜的状态。

    嗯,生活不能自理的那种。

    丁家的生活又一下困难起来……

    好在,丁二小子初中快毕业了,丁霞觉得肩头一松,家里,总算有男人撑着,就不用她再这么苦哈哈下去了。弟弟可以去上班挣钱了,真好!

    可丁母却说:“二小子必须读高中,考大学,和他哥一样。只有那样,咱家才有可能翻身,才能飞黄腾达,才能回到过去的好日子!”

    “妈,到这个时候,你还不清醒吶?咱家还有啥能力培养大学生?”以前她哥上大学,那是全村之力在帮忙。现在谁都视他家如瘟神,还有谁会帮衬他们一把?

    丁霞挨了一耳光。

    “咱家能培养一个大学生,就能培养第二个!”

    丁母求着村里把地也全都转租了出去,早早凑了一笔丁二小子上高一的钱。

    就是没想到,有天早上醒来,发现二小子不在家,只留了一封信。

    丁二拿走了钱,说去闯天下了。

    丁母愣了几息嚎了起来。她的命,好苦啊!

    接到电话的丁霞两眼一抹黑,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家庭的重担依旧在丁霞肩上。

    因为丁父的病,这担子更重了。

    “闺女,嫁吧。”

    丁母拿着一沓钱,一张张数着。“隔壁村尾老朱说了,只要你嫁,给五万彩礼,还不用你陪嫁。”

    找人说媒时,丁母就拍着胸脯保证,说女儿别的本事没有,但一定能生。之前头胎顺产,一小会儿就生下来了,足足七斤半的儿子。而且女儿还只休息了半个月就能下地干活……巴拉巴拉,愣是把人说心动了。

    而且老朱说了,只要丁霞生下儿子就包一万,以后每生一个儿子他就给一万,多多益善。

    丁霞简直喘不过气:

    “那老朱,是不是有两个前妻,生了三个女儿?你让我去做三个孩子的后妈,专门给他家生儿子?”

    “别说那么难听。老朱在镇上做买卖,能挣钱总是真的吧?咱家不亏!”

    丁家是不亏,但丁霞觉得亏啊!

    丁霞很受伤。她想过自己的日子了,她想要自由。她不要被捆绑了!

    第二天,丁母发现丁霞不见了。

    从那之后,丁霞杳无音信,只每月寄五百块回来……

    “白眼狼!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我怎么那么命苦啊!”这话,成了丁母的口头禅……

    与丁家人的痛苦日子不同,杨悦展开了新人生。

    她并未直接接受张辰,而是在一年半之后,确定自己心里有了张辰,并深深喜欢上他才答应了和其交往。

    张辰并不介意杨悦有过一段错误的婚姻还有一个孩子,对待杨瑞视如己出。

    又是一年后,两人走入了婚姻殿堂。

    婚礼简单温馨,主桌上,留了一个空位。对此大家都很有默契,这个位置的主人,绝对有资格在主桌占一席之地。

    婚后的杨悦辞掉了单位工作,选择和张辰一起创业。

    两人在两年后迎来了一个女宝宝。

    而张辰的安保公司发展也迅猛,短短几年,已在京城同类公司里占有一席之地并发展到了好几家子公司。

    两人不忘回馈社会,这些年自己做了一个慈善基金,去帮助鳏寡孤独。这是当年陶然的愿望,也是他们愿意身体力行去做的。

    杨家老爷子身体康健,和杨父杨母一起搬到了张辰给他们买的,安保系统尤为出色的别墅里,与小夫妻俩,亲家成了邻居。

    一大家子平日里相互照应,一起遛鸟带孙,好不自在……

    而黄雅琴的儿子也在奥运后第二年成功考到了京城。

    小子很争气,不但不负陶然,成绩优秀,还一身正气,把为家乡扶贫当做了人生目标,所以他毅然选择了农业大学。

    大学毕业的小子,带着同样有大胸怀的女朋友回到了老家,开始了他热火朝天帮助老家的脱贫路。

    同是怀揣梦想,渴望成功的大学生,雷二与丁易成了鲜明对比。雷二才真正成了所有村民发自内心赞美和尊敬的那号人。

    村民们都不忘告诫子孙:所以,想要改变命运,取得成功,从来不是投机取巧,而是脚踏实地,用知识,汗水和努力去做实事。

    原本贫困的五村渐渐有了新模样,家家户户都开始走上了致富路。

    当然,除了丁家。

    丁二小子三年前回来了,在外几年没挣回一分钱,反而带了一身的臭毛病。他竟是往他老爹身边一躺,每天等着吃喝,不想干活,只想烟酒女人,折磨得丁母天天拿着菜刀哭……

    时间过得飞快。

    丁易出狱了。

    他表现不错,提早了半年出狱。

    张辰不放心,派人盯住了他。

    九年多的时间,整个京城大变样。丁易走在街道,差点找不回当年的家。

    他和杨悦的两套房子早就都被卖掉,他竟然找不到杨悦。

    他早就后悔了。

    牢里的日子太苦,知道他是大学生,跛脚的他成了被那些社会败类欺负的重点对象。挨打,挨饿,挨冻,挨罚,都是家常便饭。

    他做梦都是那些和杨悦在一起时意气风发的日子。太怀念了!

    他打算认个错,试着追回杨悦。毕竟他是孩子的爹。只要还能回去,让他做什么都行。

    丁易去了杨悦单位,才知她早就离职。而四合院也早就人去楼空,院门口那一闪一闪的监控让他连敲门的勇气都没。

    丁易晃荡了两天都没找到杨悦,他只能用丁母给他寄的最后那点钱回家了。

    拖着残腿的回乡路上,他受尽了白眼,他的自尊被一张张老面孔露出的讥笑按在地上反复摩擦,让他恨不得死了算了。

    回到老家的他,更是吓一跳。家里竟然这样了?

    一片破败,连电视都没有一台。

    一问,原来家里的电器都被那不争气的二弟卖了个精光。

    现在的家,和二十年前一样。

    一个字:穷。

    听着丁母一点点将十年种种道来,丁易心头那把火渐渐又起来了。

    杨悦现在站得太高,他够不到也就算了,可乔巧凭什么?

    她凭什么带着自己的孩子又再嫁了?还吃香喝辣的?

    长子不跟自己姓?次子也认贼作父?

    他咽不下这口气!

    他要找到乔巧,把孩子要回来!把钱要回来!

    丁易当晚就离村去了镇上。

    他是有脑子的。

    他和乔巧的孩子,应该上小学三四年级了。

    镇上就两个小学,他只要去学校门口等,总能堵到人。

    他戴着帽子和口罩,混在家长群中等在了学校门口。

    等了一个小时,他终于在人群里找到了那张化成灰也认识的脸,虽然她烫了头大波浪,身着粉色包裙,正与身边家长谈笑风生……但他还是一眼认出。

    丁易强忍着怒火,等着她接到孩子一起离开。

    可那孩子……丁易发现,最多也就一年级吧?

    这不是自己孩子!

    那他的孩子呢?

    丁易一直跟着乔巧去了一处公寓楼,看着她开门进屋。

    乔巧生活得不错,他看出来了。

    他更是不甘。

    确认乔巧家里没其他人,他侯在了楼道里等待机会。

    在乔巧开门倒垃圾时,他突然就拉住了门,冲了进去。

    乔巧没想到,他会提前出狱,更没料到,他这就找到了自己。

    丁易进屋就开始找儿子。

    他还抢先乔巧一步,一把拖过了卫生间刚出来的孩子。

    不是他的孩子!

    “贱人!我儿子呢?”

    “这不是你儿子,你放开他。”

    “你把我儿子交出来,否则我就掐死了他!”丁易愤怒恐吓。

    “你儿子……我没生下来。”

    丁易其实料到了。乔巧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给他生孩子?

    “你害死我儿子,你给我偿命。要不就给我拿钱!”

    “你要多……多少?”

    “二十万!”

    “我答应……我先给你一万,你放开孩子。”

    乔巧去拿了包。

    掏出人民币的乔巧走近时,手里却还多了一罐防狼喷雾……

    丁易被喷中,乔巧拖着孩子就往外跑,一把推上门的同时在楼道大声呼救。

    左邻右里赶来帮忙,警察也很快赶到,丁易被拷走了……

    原来,上回被丁母闹了流产后,乔巧和刘大都怕了,只恐哪天再被缠上。他们搬了家,刘大还一直给媳妇准备了防身玩意儿放在包里。

    想着丁易很快要出来,所以屋子里连监控都装上了……

    丁易入室勒索,还伤到了孩子,再次证据确凿,出来没几天又进去了。

    这一次,又被判了五年。

    乔巧也没落到好。

    当年乔巧急着生孩子,吃了太多药,导致孩子身体一直不行。这次被丁易掐了两下,孩子就吓晕了。

    好不容易老来得子的刘大和刘母吓惨了,当时就又开始闹离婚。

    刘母的意思,只要乔巧在,丁易和丁家那些人就不会罢休。为了孩子,也该当断就断。

    刘大同意了,但乔巧不肯,结果还打起了官司……

    而杨悦打听到这些后,唏嘘之余也松了口气。

    张辰抚摩妻子又五个月的肚子:“放心,因为丁易太过危险,我继续追加了禁令。他永远都接近不了我们的。丁家人也翻不了身,以后,我们安心过日子。”

    杨悦点头。

    她一定好好过日子,不辜负姐姐的努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