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第149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11

第149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11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为了保障学生安全,冯警官不得不先考虑其他稍微温和的方法。

    在气垫床铺设完成,医务人员到达前,他们不能轻举妄动。所以还是只能以劝为主。

    陶然:“一句话,他们刚刚谋杀我,你们抓不抓他们?”

    “你指控了他们,警方会立案调查。那你愿不愿意下来和我们说个清楚?”

    “不愿意!”

    “……”

    “他们是未成年人,你们不会把他们怎么样!可我就惨了……”

    “只要确定他们犯法,警方一定会秉公行事。”

    而自认为“忍气吞声”,“受了极大委屈”到现在的王树三人顿时忍不了了!

    他们一直不开口,是顾全大局给警察面子,可再被那胖妹睁眼说瞎话带下去,他们什么都没做就得被关去吃牢饭了,这可怎么好!

    三人几乎同时暴跳,一个喊冤,一个警告陈怡,一个怒骂陈怡……

    那王树尤其激动。

    他上回因为拿笔头戳伤了同学的眼睛,已经被关过一次少改所了。

    出来的时候他就被警告,要是再进去,那势必惩罚会加倍。

    “陈怡!老子xxxx!我警告你,说话小心点!你要是敢胡说八道,你我没完!我如果要你死,你现在还能站在上边说话?老子今天对你总算是手下留情了,你还敢这么猖狂,你是真想死是不是?你要是再不说实话,老子早晚叫你后悔!”

    少年啊,就是这样,气血上头,冲动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

    陈坚就是这一刻到的。

    他看到被警方抓住的瘪三还不老实,在那上蹿下跳,冲女儿口吐芬芳,恶言威胁。

    而女儿命悬一线站在几层高,距离死亡仅一步的半空,正痛苦不堪抱着头揪着头发,猛地一蹲身,整个水泥板一个大晃,吓得下方所有人一声尖叫。

    好几个女生更是吓得哭了。

    而陈怡则蹲在那颤颤巍巍的水泥板上尖叫:

    “不要!不要说了!我就知道!我就说,我活不下去的!我下去了,他们会弄死我。我继母会害死我!大家都想我死!没有一个人关心我,相信我!世界那么大,可却偏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能帮我。我想不明白啊,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呢?”

    此刻她表露的崩溃情绪,不是她演的,而是真情实感。

    在看见陈坚的那一瞬,她就崩了。

    是真的崩了。

    来自身体,由内而外。

    那种痛和恨,从心脑到四肢,如排山倒海……那是这具身体原本就带的情绪。

    那个瞬间,陶然竟然没有站住。

    情绪带着气力,让她身子一个大颤,连腿都软了几分,她下意识蹲身才勉强维持住了平衡。

    痛彻心扉的情绪上来,这一刻,陶然顿时明白,陈坚对陈怡,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啊!

    陈怡可以不被同学接纳,可以不被老师喜欢,可以忍受继妹和继母的各种迫害,但她却接受不了作为至亲,她唯一除了奶奶之外的至亲的不理解和不信任。

    没有了妈妈,作为至亲的爸爸是她的天。她的所有忍让,都是出自让“爸爸幸福”这一目的。那是她对爸爸最深沉的爱和祝福。

    可奶奶去世,爸爸劈头盖脸的打骂,直接就把她心里最后对这世间的眷恋给打散了。爸爸二话没说就让她滚,她突然发现,她是多余的。那四口,才是一家子。

    天崩!地裂!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 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 领现金红包!

    她的死,除了是对奶奶的追随,更是对父亲的控诉啊!

    此时此刻,强烈的痛感迸发,陶然才知道,这个姑娘有多好,多善,多爱!

    陶然好气!

    她理解陈怡的委屈,不忍心把这些情绪再压回去,索性就借着这个机会,当着陈坚的面给陈怡发泄出来。

    “这么多人都在折磨我!可所有人都选择视而不见!我没了妈妈之后,就没了爸爸!我每天都活在炼狱里,我已经尽量找地方躲起来了,可我还是没地方躲。在教室里是这样,操场上是这样,回了家也是这样。

    你们一个个嘴上说得好听,却没有一个人对我伸出手来拉我一把,甚至多看我一眼。我多痛苦,其实你们都知道的,可你们不愿意……”

    但凡这些人里,有一个能施以援手,给上那么一丁点的关心和帮助,哪怕是问候,信任,或是一次挺身如此,那么陈怡或许就不会死。

    大概是她的抽泣太过揪心,她之前的两个同桌朋友最先哭出了声,低低道着“对不起”。她们确实自私了,陈怡是好是坏,她们不知吗?她们就是怕而已。

    班里同学大多是知道她被欺负的,这一刻,受了感染,生了怜悯,开始反思的同学也忍不住轻轻抽泣。

    尤其是曾也被那些坏家伙欺负过的同学,一个个气愤填膺,开始站到了警察后边,轻声告知,那王树几人确实有对同学施暴的历史……

    “小怡,小怡你在说什么……”

    陈坚咬破了嘴唇却不知痛。

    他直接推开了迎上来解释的马秀珠,傻傻大步冲了来。

    他头晕眼花,心里很痛。

    信息量太大,他有点听不懂。

    “小怡,爸爸来了,你看这里,爸爸来了!你别做傻事啊!”

    陈坚听到那小痞子嘴里还在喷粪,知道他就是班主任口中“追杀”女儿的流氓,他二话不说一拳头就打了出去。

    他着急上火的一拳几乎是全力打在王树脸上,那王树顿时口鼻一齐挂了血……

    打得好!多少人看在眼里都觉解气!

    他的行为,正是陈怡口中,真正亲人看到女儿被迫害的表现,真就和那马秀珠千差万别。众人看在眼里,忍不住冲马秀珠翻白眼,呵,这不就是亲生和后养的区别?

    王树暴跳,差点把扣着他的两位警察都给掀翻了。

    被扣住的王树只有挨打的份,可不得蹦跶:“我XXX!警察,他打我,你们怎么不抓他!你们快抓他,要不我连你们也告了!”

    “你告吧!是你吧?是你把我女儿害成那样的?”陈坚看到女儿那全是血的校服,一张脸都脱色了。“正好我也要告你谋杀,一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