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第157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19

第157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19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怡的声音被切出了直播。

    “对不起小怡,我们电台是公众媒体,要对听众负责。在没有核实你刚刚所说之前,只能中断你和主持人的联系了,希望你能理解。”

    那导播人还算可以。

    “你还有想说的吗?我可以帮你先记录一下。只要核实你所说的真实,我会让社会新闻部的同事帮忙和你对接下来帮助你。好吗?”

    陶然听到导播轻轻的一声叹。

    “我们节目组会尽力帮忙。”导播放轻了声音,陶然听出了她的心疼。

    “导播姐姐,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能够对我刚刚所有话负责。导播姐姐,我知道你们有压力,但如果可以,我求您可以帮帮我。我连楼都跳了,却依旧无用。我真的尽力了。我刚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病房跑出来,我现在是在公共电话求助。

    没人能帮我,你们是我最信任的媒体,我现在只能向你们求助。你能看见我的电话,你一查就能知道是不是医院的。我……我真的真的不想死……呜呜呜……”

    陶然不知道,电台已经切了首歌到直播里,两个主持人也已摘掉话筒跑到了外间导播室,听到她说的话,男主持沉默,女主持已红了眼。

    虽还未完全证实,可他们下意识就是觉得,那个小怡同学没有说谎……到底是一条人命,那小怡说得危急,万一是真,却被他们因为怕事而错过,他们怎么过意得去?

    而且他们已经查过那个电话了,确实来自医院。

    暂时忽视了操作台上闪成一片的电话灯,三人各自摸出了手机,一个联系熟悉的记者去打听,一个开了台里的组群去问询,还有一个打给了人脉甚广的老友……

    陶然不信,这种状况下,还有谁能把事情彻底掩下来。

    纵然这年头听广播的人并不多,可他们所在这城市好歹也是二线城市,总人口好几百万,交通台又是本地司机最爱的频道,所以通过电波,她的故事无疑已经开始传播了。她相信,总会有那么些好心人愿意帮助她的……

    确实如此,除了电台节目组的几人,其实心里生出波澜想要做点什么的人并不少。

    有司机停下了自己的车,直接打了110;有打到人民医院询问住院部十病区可有小怡同学的;还有打到城中警局询问小怡同学的事是怎么处理的……

    有节目的听众正打电话到电台追问后续;有人开始询问自家在一中的孩子是否真有此事;也有早已从被噤口的孩子口中听闻这事却一直压在心头的家长再次开始反思,想着自己帮忙掩饰算不算助长恶势力?

    网上,交通台的官网挤进了太多人。今晚节目的音源被大量截取,已有人开始发布到了微博并艾特一众国内举足轻重的官媒。

    也有些受了触动之人把小怡同学的电台声音编辑,准备发布到网上;消息灵通的记者们也已开始行动。这里边的素材够多了,随便扯一件就能做一期话题。他们有的往警局去,有的往医院去……

    陈怡昏迷之时,警局的审问一直未停。

    但不管怎么问,马秀珠都对所有指控矢口否认。

    “证据呢?”

    说她家暴?证据在哪儿?谁看见了?谁听到了?医院证明呢?

    说她买凶杀人?证据呢?连仨痞子都不承认好吗?

    空口无凭,就凭一人之言便想要定她的罪?

    她可不怕!打官司也不怕!

    所以纵然陈坚到现在都任由她娘俩被带来警局,完全没管她们,马秀珠也并不很慌张。

    “继女对后妈都是天然有敌意的,陈怡所说的不足为信!而且那孩子一向孤僻,是所有亲朋好友,老师同学都知道的,这一点你们可以去查证。这样的孩子,她精神方面本就有问题,她说的话怎么能信?”

    不但马秀珠全都否认,就连周青青也推翻了先前的说法。

    关于她之前当众表示王树身上那一千多块是她借出那事,她也完全换了说法:

    “其实我也是受害者。那钱不是我心甘情愿借的,而是他们逼我给的!他们经常做这事,抢走同学的钱物是他们三天两头干的。警察叔叔,你们去学校一问就知道了。

    今天他们拦住我,说我要是不给钱,就像对待我姐一样拍我照片。我一害怕,就把给奶奶买按摩器的钱拿了一千多块出来,想请王树放我和姐姐一马。大概是那场景被姐姐看到,姐姐他就误会了,以为一切都是我指使的。

    我怎么会那么做呢?我和她关系一直很好,所有老师同学都能作证!平日里她被欺负时候,每回都只有我才挺身而出啊!不信的话,你们去查问就知道了!”

    周青青,就这么撇了个干干净净。

    “那你先前为什么要撒谎说这钱是你借给王树的?”

    “我……我还不是和姐姐一样,怕王树他们报复,所以才没说实话。”

    这个谎,是马秀珠教周青青撒的。

    女儿正是大好人生,青春年华,怎么能有污点?怎么能与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进去的痞子有牵连?

    而且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斩断她们迫害陈怡的嫌疑。

    所以,马秀珠在下午听到女儿被逼着胡说八道时就差点气绝。

    被带到警局后,她找机会告诉女儿,一定一定要重说。非但不能说她借钱给王树,而且她还得是为了姐姐,不得不拿出那笔钱来让痞子们手下留情。实在不行,就说痞子们在敲诈她,她害怕才给了钱……

    周青青这话一出,王树几人直跳脚。

    怎么?弄到最后,所有的锅还真就甩回到他们身上了?他们还多了一条勒索罪?

    “周青青,你最好想好了回答!”王树磨牙。

    周青青压力很大,当时嚎啕大哭,学着下午陈怡的样子,做出了一副被迫害而惊恐无助,抱头发抖的可怜模样来。

    马秀珠脑子转得快,把女儿心疼地搂在怀里:“可怜的孩子啊!你怎么不早点和妈妈说呢?难怪最近吃不下睡不着,都瘦成这样了。所以,这就是你最近老跟妈妈拿钱的原因吗?是不是他们常常勒索你?他们有没有打你?警察同志,我也要告他们!告他们勒索和欺负我的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