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第160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22

第160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22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陶然不打算搬出原主家里住。

    纵然陈父是诸多顾虑下的建议。

    可还是不!

    有家不住?去投奔亲戚?凭什么呢?

    按着以前的说法,她是原配所出,血脉纯正的嫡长女,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她就该待在陈家,她走什么?

    谁待不住谁走,谁看不惯谁走,谁耗不住谁走,反正她不走!

    打江山不容易,她要是拱手相让,对手再把这片成果吃回去怎么办?

    而且只要她在,很多人都会难受!

    她就喜欢碍着那帮人眼,欣赏她们看不得自己好,却又干不掉自己的样子!

    反正她不怕!

    事情闹大到这种地步,一时半会儿间,哪怕她拆了天,那对母女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既然如此,她自然回家当姑奶奶去!

    当然,她也没忘在陈坚跟前演个委曲求全,可怜巴巴,更叫陈坚心疼无比。

    “回家后,爸爸会给你找一个单独的保姆,专门负责你的衣食起居。”还有安全。“这几天你先好好休息,不用着急上学。先养好身体。”

    “王树几人爸爸不会放过。”

    “现在这学校你要是不喜欢,咱们就换吧。你如果有这个意愿,爸明天就去帮你找个好一点的私立学校。你要还想在现在学校待着,爸也会帮你直接和校长谈。学校有求于咱们,你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出来。这事,你先好好想想。”

    “以后你上学,就不和周青青一起了。爸爸亲自送你,爸出差就让司机送你。”

    “以后没钱就跟爸说。爸明天就去给你开个账户,以后定期给你转账,你自己支配钱款。爸等会儿去给你买个手机,以后有事你直接联系爸。你继母那里,爸还没跟她谈,但今天爸一定要求她和青青给你个说法……”

    回家的路上,陈坚叨叨个不停。

    “爸!”

    陶然打断了她。

    “我怎么样都可以。”她有能力自保。“但奶奶呢?我昨天说的不是随意乱编。我们家有钱,我妈死了后,当时的你钻石单身汉,应该很多人想要接近。你真的不觉马秀珠对你有目的吗?她们想往上爬可以理解,但她们若是无所不用其极害了我们的至亲,我绝对不能接受。”

    要不是自己未成年人,连身份证都没有,什么事都做不了,她才不指望这个说废不废,说能不能,一言难尽的爹呢!

    “我明白了,过去的事,爸会找人查一查。”

    “还有,”陶然的视线从陈坚身上转移到了窗外。“不管你信不信,周青青都曾在我面前拿奶奶说事,她们知道奶奶是我的软肋,所以我希望你能保护好奶奶。”

    虽不确定这个爹能不能,但陶然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陈坚看着女儿失望的神情,心里又难受了。

    “我再给你奶奶多找一个护工。不会有事的。”

    ……

    到家了。

    陈坚开车进地下车库,陶然不想等他,径直上了楼。

    啧!

    瞧瞧,这精装修的公寓,跃层,地段好,安保好,环境好。

    五室两厅,陈家条件确实好。

    陈坚,既有钱,又好骗,还听话。

    而她马秀珠呢?

    听说前夫就不是个好东西,常常混在外边不回家,马秀珠好不容易才离成婚,钱还都被抢走了。就她那样除了个拖油瓶女儿一无所有的,碰上陈坚那么个憨傻的,可不得牢牢把握住?

    ……

    今天一早,马秀珠和周青青便又被叫去了警局问话,所以陶然知道,她们是不在家的。

    按了指纹,大门滴滴两声,开了。

    陶然刚开门走进,就闻两个声音传来。

    一个中年女声:“小超乖,先吃点吧,你今天还没吃饭呢。”

    一个稚嫩的声音:“我不吃,我要等妈妈和青青姐回来了吃。呜呜呜。妈妈和姐姐都没饭吃,肯定也饿了。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妈妈今早给他炖的人参鸡汤还在锅里温着呢!”

    “小超乖,别哭哈,你要是饿肚子,爸爸妈妈都会心疼的。看,姨母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排骨鸡翅和大虾。快尝尝。”

    “我吃不下。妈妈也太可怜了。昨天妈妈半夜回来后一直哭,说大姐冤枉她,爸爸不信她,妈妈好委屈,妈妈人那么好,怎么可能做坏事……”

    “是啊,你妈妈的人品,谁还不知呢?她对你大姐那么掏心挖肺,谁想到会被你大姐冤枉。后妈不好当,最苦最难还吃力不讨好的还是你妈。”

    “姨母,我要找妈妈,你带我去找妈妈,让妈妈早点回来吧……我不想再看见妈妈哭了,妈妈一哭,我也想哭,连饭都不想吃了……呜呜呜……”

    “……”

    “嗤!”陶然冷笑出声,抱胸走到玄关处。

    对话的两人,正是马秀珠和陈坚所生,今年虚岁六岁的儿子陈超,以及马秀珠的表妹邹娜。

    昨天乱作一团,家里没人照顾陈超,所以陈坚便拜托了邹娜来带孩子。

    陶然斜靠玄关,直接出声打断:“是我!不是我爸。你们这一唱一和的戏白演了。赶紧擦擦眼泪吧。别叫我看笑话!”

    刚刚这些话,明显是两人听到门响,以为陈坚回来,于是故意说给陈坚听的。

    两人被揭穿,瞬间怒目圆睁。

    邹娜伸脖子一瞧,可不,只见嚣张的陈怡,哪有陈坚人影。

    她一肚子的火瞬间上来。

    “谁演戏了!你别胡说!”

    “那你们大概就是聋子,没听到我的开门声?”

    “你——”邹娜气呼呼。

    陈坚从昨天开始到现在都不管不顾不露面,马秀珠母女心里没底,打算利用儿子作为突破口,指望让他放弃追究。

    陈坚一向宝贝儿子,一定会心软。

    到时候大伙儿一齐劝一劝,他的气也就能消了。

    于是,她们从昨晚就开始教小超这套说辞,今早又练了好久。

    陈坚昨天就没回,今天肯定是要回来换衣服的。刚听到门响,两人赶紧演了起来。

    陈怡到底是高空坠落,所以邹娜压根就没想过她会那么早出院。

    现在演的戏不但被人瞧了个正着,还被当面揭穿,邹娜只觉颜面过不去,顿时黑脸。

    她跑到门边猫眼一瞧,门外空荡荡,还真不见陈坚。

    “你自己回来的?”

    “是啊,你们着急找他演戏?”

    陶然笑。“可我觉得刚刚那场不怎么样,要不,你俩重新构思下,再来一场,我帮你们参考下能不能打动我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