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第180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42

第180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42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啪”的一下!

    周青青右脸直接浮起了五个红指印。

    趁着周青青没反应过来,陶然又是回手一甩,给她左脸也抽了个耳光。

    今天,陶然打算给周青青里里外外好好收拾一顿!这死丫头,一肚子坏水,叫人防不胜防的,这种人,就该从里到外都尝尝被虐的滋味!

    周青青从发懵状态抽离出来时,陶然已经接连抽了她三个耳光,脸颊正火辣辣地生疼。

    她暴跳如雷,张牙舞爪就冲陶然扑来。

    可恨的是,她却连陈怡的衣服都够不到,两个警卫竟然直接拦住了她,让她不许动手。

    “你们神经病吧!是她打我,你们不拦她来拦我?”周青青气得口水直喷。“你们松开我!”

    陶然见状,又是猛地一脚踢了出去。

    周青青被扣着,压根躲不开,被陈怡这一踹,直接摔了一跤,后腚着地,狼狈不堪。

    她抬着擦破的手臂,尖叫连连。

    再看俩警卫还护在了陈怡身前,依旧一副冷漠脸看她。

    她不甘心,扑腾起身后,又叫那女警卫从后边给拦腰扣住了。

    “同学,不许打架!”

    “我呸!”周青青要气晕了。“我这是打架?你们瞎的吗?是我被打!陈怡打我,你们是帮凶,我要告你们!”

    陶然冷冷开口:“对不住了,叔叔姐姐,叫你们看笑话了。是我和周青青打架斗殴,不关你们的事。你们拉架,还得谢谢你们。周青青一向刁蛮不懂事,你们别和她一般见识!”

    “陈怡同学客气了。劝架拉架,是我们应该做的。”

    周青青被扣在了椅子上,听到这一唱一和,气得破口大骂。她摸着红肿滚烫的脸,只恨不得吃了陈怡。

    “你们太过分了。我要告你们!”

    陶然不以为意,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嗯。警方马上就到,你随意。”

    同龄人之间的打架呀!看警方怎么管!

    周青青,欠收拾。

    陶然思来想去,还是自己动手最方便。既是同学又是姐妹,属于家务事,却不会牵扯到什么家暴,所以她才动了手。

    嗯,还偏得打脸!

    也得让马秀珠瞧好了!

    她自然猜到警卫自然都只会站在她一边。

    周青青和马秀珠因她的坠楼事,在小区里就已经臭名昭著,几乎社死。整个小区早已没人待见她们。经过今天,现在的周青青,在不少人眼里更已经彻底沦为垃圾一样的存在了。这一点从两位警卫进门看她的眼神就能确认了。

    “周青青,你的苦头还在后面。我要是你,现在还是养精蓄锐休息下。”

    陶然撑头闭眼,再不理她,只留周青青一人心头忐忑,七上八下,不明所以……

    五分钟后,楼下响起了警笛声。

    十分钟后,陈坚到家。

    陈坚红着眼关心了陈怡一番,又冷眼毒视周青青好一会儿,才代表了陈怡去处理几个痞子的事。

    周青青焦躁不安,坐那儿差点虚脱。

    半个小时后,陈坚带着陈怡处理完所有事回到家中,马秀珠也刚到家几分钟。

    “误会了,都误会了。我问清楚了,小怡误会了青青……”马秀珠上前来。

    “你闭嘴!”

    “老公,是真的,你给青青一个机会。她有很多话要解释。小怡,你跟爸爸说什么了?不能冤枉了你妹妹啊!”

    “我说了闭嘴!闭嘴!”陈坚暴怒。“小怡这一路,什么周青青的坏话都没说!警也是我报的,周青青做了什么,我一清二楚!”

    “爸,我没做什么。”周青青赶紧解释。“你要相信我。我是无辜的。我被坏人追着,我害怕。所以……”

    “对!我还得问你,你为什么害怕王树爸爸?他们为什么追你?你上次不是说,王树的事与你无关?那他们为什么找上门?你为什么要躲着?你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让他们这么追着你?你要不是心虚,你为什么不躲去小区警卫室求救?你自己一个人躲什么,跑什么?”

    陈坚咄咄逼人,周青青步步后退。

    陈坚冷笑,他还有什么不明白?

    那些混子是闲的吗?儿子进去了还来找儿子同学说话?小区的监控也调出来了,那来势汹汹的追击,分明是恨之入骨,分明是周青青与王树有纠葛。

    上次周青青一口咬定王树身上那笔钱是借了她的,由于没有她买通王树的确实证据,所以只能作罢。

    但这次,却是事实胜于雄辩了。刚刚陈坚还和王爸谈了两句,他更确认了周青青的所作所为……

    陈坚拿出手机,甩出了监控。

    画面里,周青青撞掉陈怡手机,故意把陈怡锁在门外,任由陈怡拍门,就是不开……

    “这是误会?”

    又一个画面,陈怡被仨混子纠缠在先,混子几次拍门在后,可大门依旧不开。

    “这也是误会?”

    另一个画面,是来自这屋客厅上方的视角,只见周青青扒在门上,透过猫眼看着外边,笑得灿烂……

    “这,误会?啊?”

    陈坚气得发抖。

    “你就是想要害死我的女儿!”

    “抢走小怡手机,就是不让她报警!明知小怡之前被王家人欺负,与王家有仇,还把她关在外边面对那些混子,这目的还不明显吗?”

    周青青面如死灰,腿一软就坐倒在地。

    监控早就关了,那他们究竟怎么拍到的这一切?

    “误会,肯定有误会。”马秀珠上来拉了陈坚。“你先息怒,听孩子说说看。”

    “滚开!”

    陈坚一把推开马秀珠。

    “她要不是想害小怡,要真是误会,她早就报警了。至少也得给我打个电话求助吧?可她没有!她可不仅仅是见死不救!睁大你的狗眼,她还在笑,还去主动推掉了总电闸,掐掉了所有监控!她想要做什么,还用我说吗?她巴不得弄死了我的女儿呢!

    所以之前,小怡坠楼前对她的指控都是真的!这周青青,一直都在害我最宝贵的女儿!”

    “不,不是……”

    周青青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跪坐在地。

    陶然则是报以冷哼一声。

    只能说她活该。

    当日发现马秀珠母女用掐断电源的方式来控制监控后,陶然就向陈坚提了建议。于是某天那三人在疗养院“尽孝”时,他们便把家里的监控“升级”了下,给多配了一块锂电池。

    现在的监控,在断了直流电的情况下,还能连续工作三百小时。且每次切换电路时,主控会有提示。

    也就是说,从周青青切断电源的那个时候,陈坚的手机就震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