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第187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49

第187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49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家的陶然当着警察面,冲刚刚午睡被吵醒的马秀珠发作了一场。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买凶杀人?”马秀珠一脸不敢置信:“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我清清白白,你不能冤枉我!”

    马秀珠一脸懵,似乎真不知情。

    陶然竟是没能看出她的表情破绽。

    “警察叔叔们,请你们都记住我的继母。以后但凡我出事,请你们第一个调查她!她想要我家财产,所以设计我很多次了。我怀疑是她指使了那个骑摩托的!”

    马秀珠瞬间红眼,大喊冤枉。

    “你这孩子,你得罪那么多人,凭什么信口开河。你怎么知道不是王树他们?不是王树他爸?不是因为你被开除的几个学校保安,或者其他受调查的小痞子?你这样上来就咬我,我还怀疑是你自导自演想害我呢!”

    “如果不是你,那就是周青青,你们俩动机最大!”

    陶然抱胸坐下。

    “告诉你,我爸早就请了人保护我,今天是你们运气好,我让保镖先回去了,否则你们今天就被抓现行了!”

    陶然确实不知凶手是谁!

    所以她现在只能一边诈马秀珠,一边来警告。

    她还挺怀疑马秀珠的。谁叫陈坚离开的时间和自己的行程她最清楚呢?被冤枉也是活该!

    不过,这事到底还是成了悬案。

    马秀珠最近的所有行程包括手机来往记录全被查了一遍。干干净净,清清楚楚。她最近也没怎么出门,没有任何买凶嫌疑。

    警方把所有与陈怡有过节的人也全查了一遍,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嫌疑。而那摩托车也被在一个废弃品收购站找到,车是组装的,找不到原主人,而且确实是制动和刹车系统都出了问题。

    所以这事,或许真是意外?

    那么这事还是只能不了了之……

    陶然无语,却也无可奈何。

    好在这次事后,不管谁想对付她,暂时应该都不会再顶风而上轻易动手了……

    还有十天就要开学,陶然决定,这最后几天时间都送给马秀珠。她打算好好跟一跟这继母。

    无他,还是因为她最怀疑马秀珠。

    如果马秀珠真的买凶,不可能完全不露一点痕迹。即便抓不到她的大把柄,但说不定也能发现她的小秘密呢?

    家里有监控,马秀珠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她要是不老实,一定是会出门的……

    陈怡未成年,请不了私家侦探,所以只能自己来了。

    为了不让马秀珠发现端倪,陶然每天都按着原先惯常的时间出门,打车离开。

    只不过,她离开都不远,打车也就是附近两条街绕个一圈。在车里,她略加修饰,戴帽子,披外套,加口罩,如换了一人般到小区附近下车,随后上到她包下等在小区外马路上的黑车,只等马秀珠出门,随后跟踪……

    陶然有钱。

    陈坚生怕委屈她,所以给她充足的零花,还给她开了个银行账户,在里边存了十万。她又把从马秀珠那儿搜刮的那条项链给退了,因为还在包退换时间内,所以是全额退,加上马秀珠给的那八万,她手上差不多有三十万的存款了。

    因此,虽然她稚嫩的脸让包车司机有些犹豫,但她在大方开出六百一天,包油钱饭钱冷饮钱,休息等待的时间远大于跑路时间的条件后,成功让司机一天十二小时待命小区门前了……

    陶然包车足足跟了马秀珠三天,都一无所获,叫她几乎想要放弃。

    不过那晚马秀珠不知因为什么事,和周青青在电话里大吵一架,最后还反常打了陈超两下……似乎那对儿女让她极为不满……

    马秀珠也不知在气什么,到第二天的时候,依旧脸色难看。

    陶然决定再跟她个三天。

    那天下午,马秀珠果然又反常提前了四十分钟出门去接在少年宫的儿子。

    这不对。

    少年宫外,可没有什么乘凉的地。

    烈日炎炎,脑子坏了才会等在太阳下那么长时间。

    而且,今天的马秀珠一改往日连衣裙加细高跟,大檐帽加浓妆的阔太太打扮,不但妆容淡了大半,连胳膊和腿都不露了。她鼻子上架了个大墨镜,垮着一张脸,走路带风,似乎全世界都欠了她百八十万一样。

    总之,更反常了!

    果然,在距离少年宫只隔一街的那条路上,马秀珠的车左拐停在了间茶馆门前。

    陶然看着她一脸怒容,提了个手袋进了茶馆。

    “给,去喝杯茶吧。自然点。”陶然拿了两百给司机。

    几天下来,司机已经见惯不惯,昨天他还被使唤装成家长站在了少年宫门前,就为了听听马秀珠打电话在说什么呢……

    谁叫这小姑娘有意思还有钱,总能轻易驱动了他。几番下来,他都觉得自己有点演戏天赋,考虑这个活儿拉完后要不要去影视城碰运气,又或是考虑做私家侦探了。

    “没啥可跟的,进了个包间。”司机十分钟后就出来了。“包间里边应该一早就有人在等着,我经过时,就听见有人压低声音说话,但听不清说什么。对了,那女人应该是心情不好,我只听清她发火时候爆的两次粗。”

    “有多粗,说来听听?”

    司机看看陶然,“少儿不宜,很难听那种!”

    哦?陶然挑挑眉。

    马秀珠爆粗?不适合描述的那种粗?

    陈怡的记忆里,马秀珠一直是温婉善良温柔形象,从没有过那样的时候。

    那么,她究竟是因为生气爆火,还是露了本性?

    她气了两天了,究竟在气什么?

    起因似乎是因为那对姐弟,难道是做了什么她需要善后的事?不过……

    陶然演员的习惯上来,忍不住开始揣摩,一般人,会在什么情况下才不顾伪装,展露真性情?……

    五分钟后,马秀珠出来了。

    司机刚要发动汽车跟上,却被陶然阻止了。

    “不跟她。”这个时候,她肯定是去少年宫接儿子,跟她,还不如看一看,究竟是谁和她在一起。

    “这茶馆只有这一个门吧?”

    “是,瞧过了。”

    “那就等着吧。”

    等等足足二十分钟,司机还又进茶馆打包了一杯茶,才把那个包间里的人给等了出来……

    早有准备的陶然迅速转动望远镜,细细观察。

    没错,马秀珠先前拿着的手袋已经到了这人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