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第195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57

第195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57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水,还要给她再灌几口吗?”坐陶然身边的男人问周青青。

    “不用了。药效给得足,一两口就差不多了。而且……她彻底晕死了还有什么意思?现在这样刚好,瞧她,满眼都是恨,偏偏身体不听使唤。心有余力不足,眼睁睁看着却连自救都做不到,这才有意思,对不对?”

    陶然咬着后槽牙,身子越发虚弱。

    周青青通过后视镜看着她,太喜欢陈怡现在那种憎恨与痛苦交织,却无可奈何的绝望了。

    “难受?”

    “你要把我怎样?”陶然的声音也比刚刚虚了不少。

    “全给你剧透,那就没惊喜了。不过,剧情要是没有预告,似乎也没兴致和期待对不对?行,我给你透上一点。”

    周青青捋着她那头今天刚烫的卷发。

    “我们先送你去个好地方熟悉下环境,你在那儿休息下,散散药性。我呢,在那儿等等人。等天黑了,咱们就开始派对。到时候,我和我的朋友们会玩抽奖,之后有狂欢活动。中间的各项活动内容嘛,我就不说了,你可以自己发挥想象……”

    “你什么时候能放我走?”

    “放你?”周青青又笑了。“说什么笑话!我从头到尾都没抓过你好吗?你要是想走,随时可以。现在也可以走啊!不过,你要是自己走不了或是不想走,可就不赖我了。”

    “我明天中考。”

    “嗯。人生大事,一定得去!”

    周青青转着她的卷发。“不过,你可能得自己想想办法。狂欢明早结束,距离你那考场的车程可能有点远。”

    周青青吹了吹陈怡的漂亮手机。“你说说你,出门不带包也就算了,怎么连手机都丢了呢?没有手机,怎么打车?你明天怎么去考场?还有,你带钱了吗?”

    周青青上下打量陶然:“哦,不对,你带准考证了吗?你带考试工具了吗?你是不是还得回家拿?能来得及吗?明天上午考语文,是你最擅长的科目对不对?要是赶不上,你怎么去一高?啊,好紧张!怎么办?你自己想办法哦!”

    周青青打开了音响,跟着一起唱起了歌来。

    “好嗨哟,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哈,从陈怡上了这辆车,就意味着她的高光时刻彻底完结。她的生活开启地狱模式,而自己,则可以再次对她取而代之了……噗,陈坚再坚也没用,反正这次,跟自己无关,因为她连背锅的都已经找好了……

    车开了很久,最后到了一个郊县的工业区。

    现在已经过了下班时间,路上都看不到什么人。

    又拐了几个弯,到了一个废弃的厂房。

    车直接开了进去。

    里面一边是仓库,一边是片半旧的二层楼房。

    这里大概是那群混子常待的地儿,有明显的生活痕迹。

    周青青显然也不是第一回来,她对这里挺熟悉,站那儿叉腰指挥人把半晕的陈怡从车里拖了出来,扔进仓库……

    陶然被丢了出去,摔得可惨,重重跌地,却坐不起来。

    周青青乐了:“我三哥给的药,效果还真不错。”

    她再次搜了陈怡身上,连鞋也给脱了,确定陈怡身上没钱没其他通讯工具。

    她呸了声,踹了陈怡一脚:“蠢货!叫你还敢乱拿别人东西!所有没有自知之明,觊觎别人东西的人,都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陶然由着她欺负,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周青青觉得有点没意思。

    这个时候,周青青手里陈怡那手机却响了,是陈坚打来的电话。

    “切!还真疼他这个女儿呢!”周青青给挂了,然后拿陈怡指纹解锁手机后,回了个消息过去,说正在和老师视频解题,先不和他联系了。

    陈坚就回复了几句,叮嘱她早点吃饭休息之类。

    周青青敷衍糊弄了过去。

    “你爸,应该在明天之前都不会给你再打电话了。”

    周青青又踹了陈怡一脚。

    陶然动了动,又没了反应。

    周青青坐去了一只柴油桶上:“我大哥什么时候过来?”

    “应该快了吧。”

    周青青一个电话打给了牛一天。

    “哥,怎么样了?抓到王树了吗?”

    “哼,哥,你可得帮我好好出气。”

    “那你抓紧哦。嗯,我们弄完了。就等你过来了。知道了。你快点吧。嗯。”周青青还又娇滴滴对着电话亲了下……

    她旁边的一个混子就笑:“我大哥艳福不浅,咱妹子要不了多久就要变大嫂咯!”

    周青青横了他一眼:“去,赶紧给你大嫂我拿个啤酒来!”

    三分钟后,周青青把她喝了一半的啤酒都给倒在了陈怡脸上。

    “听见了吗?等会儿就有人来陪你了。那是我给你的第二个惊喜呢!来的,是你以前最讨厌,最害怕,害你从楼上掉下去的那位。我让他来陪你,应该会很好玩吧?你们俩一定会很热闹。”

    这话,陈怡显然是听进去了。她微微一动,手指也扒了扒地。可她却心有余力不足,说不了话,连眼皮都已掀不开了。

    “我以前最爱看虐恋剧,你说,我让你们来个相爱相杀的戏码怎么样?”

    周青青得意,又给陈怡踹了一脚。

    “死猪!只怕得到晚上才能醒了。真是迫不及待看戏了!”

    周青青拍了拍衣服,离开了……

    仓库门被拉上,四周黑漆漆的一片。

    陶然依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不过,若有人能靠近她侧耳细听,便能发现,她偶尔,还会冒出一两句的说话声……

    黑暗中,也不晓得时间,陶然不知道趴在那里多长时间。

    不能翻身,维持趴着的她只觉得腰酸背痛。中间,周青青又来过一回,上来揪了揪她的头发,又给她扒拉了下,随后离开。

    她又趴了好久。

    没办法,她只能忍着。

    她并不确定这仓库的某处有没有探头,周青青会不会看某处盯着她。

    所以她不敢动。

    反正现在的她是安全的,不就是忍吗?

    她能!

    早年新人期吊威亚,可都是一吊四五个小时的,那时候身上勒得全是青紫她都能忍,现在这点苦算什么?

    总之这条鱼,她钓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