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快穿女主真大佬 > 第199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61

第199章 我的青春有点难61

推荐阅读:第九特区英雄联盟:我的时代问道章创业吧学霸大人未来天王网游之绝学最强次元学院硬核危机大国重工漫威世界的穿越者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陶然说了一溜儿,周青青如遭雷劈般,直听得目瞪口呆。

    原来,有那么多漏洞的吗?

    她还以为天衣无缝?怎么在陈怡跟前却漏成了筛子?

    可是不对,不对啊!

    陈怡身上她都搜过了,没有手机和其他通讯工具,那她是怎么报警的?

    周青青打了个冷颤。

    所以这几个小时,陈怡都在演戏?她是演员吗?怎么能演得那么真?说哭就哭,说眼红就眼红,连挨打都那么真?

    她既然一早就有办法报警,为什么不早些向警方求助?警方出动再麻烦,也不可能花费五六个小时吧?

    所以,陈怡她……她是故意的!

    故意以身犯险,她要做什么?

    太可怕了!

    陈怡,太特么可怕了!

    周青青顿时汗流浃背。

    她不会拿到自己的什么把柄吧?

    周青青盯着陶然看了好久,也没看见她拿出什么确实的证据来,一颗心也渐渐定了不少。

    冷静,慌什么?

    她做什么了?一没犯罪,二没杀人放火,有什么可怕的?

    再说了,她年纪小,刚满十四,懂什么?

    什么绑架?不过是带了同学一起出来玩罢了。

    不,不,她什么都不知道!要问起了,她就说压根不知道陈怡在这儿!

    退一步,真要被认定“绑架”也不关她的事,又不是她绑的人!王树也是,她一个小姑娘,怎么绑?和她无关就对了!那么他们的伤,自然更与自己无关了!

    之前,她每回都能找到背锅的,这次也不例外。

    全都推在牛一天那伙人人身上!对,只要咬死自己也是受害者!那就行了!大不了花点钱!

    嗯,牛一天那帮人,他们好几个都有案底,谁会相信他们?

    周青青大口吸气,又狠狠把自己掐了一把,一时间泪流满面,求起了要带她离开的警员:“我不能去警局。”

    “那是你想去就去,想不去就不去的地方?不想去警局,你就不该犯事!今天你们所有人除了接受调查,还得做医学检测!”

    “可我明天就要中考啊!你们没有权利阻止我考试。”

    警员一时语噎。

    中考?请问小姑娘,你还记得你是学生?你那头带颜色的卷发怎么回事?一身烟酒气怎么回事?刚刚又都做了什么?

    “您仔细看看我的身份证,我有权利中考!对不对?”

    “先通知你家人吧。不管你明天如何,今晚的调查还是要做的。”

    “但我要回家拿证件。先拿证件,明天得考试。”

    周青青这会儿脑子转得很快。

    不管是谁,也没权利阻挡她去考试!

    所以她回家拿证件天经地义!

    她要向当面妈妈求助。

    中考有三天,她就多了三天的时间来转圜一切。有爸妈在,三天时间,足够她做太多事了。

    而且……陈怡要先去医院。

    那她或者妈妈,就有机会先拿到陈怡的所有证件吧?

    哈,对,她抢在陈怡之前回去,撕了她的准考证,看她怎么去考试!准备了那么多又怎样?到头来,一样考不了!

    这一仗自己输了,陈怡也别想赢!

    来啊,互相伤害!……

    陶然的视线一直就没有从周青青身上收回。

    她笑了。那点小伎俩,她早就猜到了。

    来呗。

    自己准备的战斗,才刚刚打响呢!

    陶然和王树都受了伤,所以他们先被救护车送去了医院。

    医院做检查的时候,王树找到陶然。

    陶然:“你那帮兄弟呢?”今晚行动,王树的人一直隐在暗处盯着。

    “回去了。”王树不太明白。“你……不是有完整的证据吗?”

    “有。”

    “是证据出什么问题了吗?弄坏了?”

    “不是的。”

    “那怎么……没有提交给警方?”所有的计划,王树都是按着她的示意走的。他们的准备充足,他原本以为,今晚行动之中,陈怡就会把所有的证据上交的。

    可她没有。刚刚在警方面前,她就没有提那证据。

    “那证据,我还得有别的用处。信我。你放心,这次,我要他们一个都跑不了!”毕竟,周青青后边还有两条鱼呢!所以这东西,她得用来做诱。“如果不成,我再把东西交给警方。”

    “行,我信你。需要我帮忙的话,随叫随到。”

    “好。”陶然转了转T恤的扣……

    王树找到陶然报信的那天,是六天前。

    那天在确认王爸的残废和姓周的父女脱不开关系,且王树一腔愤恨苦于无证后,回去思索了一夜的陶然在第二天联系上了王树。

    她打算和王树联手。

    她想了一晚上,觉得这是个机会。先前她一直忍着没有反击,是为了好好学习。现在考试近在眼前,她已经做好准备,不差这最后几天了。

    而且六天的时间,加上三天的中考,差不多十天的功夫。她即便全力防备,能避开对方阴招,可对方一次败了,要是再来第二次,第三次呢?

    若一直磨,不利的还是自己!尤其是考试那三天,一定不容有失!

    所以陶然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化被动为主动。

    按着周青青那脑子,多半会在中考前出击,那她不如就在中考前收拾了他们!

    好在,她想到了既能确保安全,又能确保自己能够按时参加考试,还能以一带多,最终引动马秀珠甚至周父的办法。

    难得占了先机,陶然向王树抛出了橄榄枝。

    原因很简单,她不知道对方手段,但她既然打算将计就计,便需要助力。

    一,王树能打,关键时刻可以和自己联手。二,王树也是对方仇敌,只要引动对方,就能分摊危机。三,王树还有一帮小兄弟,关键时刻,那帮人也是助力。

    “你在外边打工,最多一天挣一百。但这次要是成了,我保证让马秀珠赔偿一笔足够给你爸治疗的医药费和补偿。即便不成,我也会个人补你一笔辛苦费。而且,你甘心你爸被毁得这么不明不白吗?你不想还他个公道?你不希望他能够站起来?”

    陶然虽知陈怡恨王树,但一码归一码,王树已经为先前作为付出代价。且王爸的公道确实需要讨,王树身上也有当日周青青留下的锅,这些,自然也得讨回来!

    钱和仇,恰恰是现在的王树心头的两把刀。

    陶然一下就拿住了王树。

    他二话不说就点了头。

    之后的一切,便是陶然的布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