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封侯 > 第八百四十章 内讧

第八百四十章 内讧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夜的命名术最强战神全职艺术家第九特区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成都通判李学敏已经被监察司以纵容骚乱的罪名罢官免职,但新任成都知府郑爱农还算比较客气,依然让他暂时住在官宅内。

    但李学敏并不愿意再住在官宅内,他急于离开成都,返回临安,可问题是,军队郑平那边迟迟不肯批准他离开成都,没有郑平的批准,他们一家根本过不了峡州的关卡。

    李学敏心中一阵骂娘,恼火仰头靠在椅背,露出了他过于宽阔的额头,他才四十岁出头,头已经快谢顶了,不得不在家里也戴一顶帽子。

    李逸被刺杀,李学敏便以为自己能上位了,毕竟他不属于保皇派,更不属于川利派,而是比较温和的中间派,他相信陈庆为了维持局面稳定,更需要自己这个中间派上位。

    不料最后却横杀出来一个郑爱农,硬生生夺走了知府的位子,不用说,肯定是郑平推荐,这两人都姓郑,关系好得要穿一条裤子,没办法,郑爱农是出了名的川陕派,又叫强硬派,陈庆的坚定支持者,他上位也不奇怪。

    虽然没有得到知府之位,但李学敏也并不顿足捶胸,悔恨交加,他还看不上成都知府,他烧的是韦太后的香,他是韦太后的人,只要他把韦桐这条线维护好,何愁不得高官?

    只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陈庆突然一枪把他挑落下马,一个不算理由的理由,就把他的官帽给撸了,凭什么?自己可是朝廷任命的官员,和你陈庆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权力罢免自己。

    李学敏简直想指着陈庆的鼻子破口大骂,‘什么叫支持骚乱?’,几千人在你军队眼皮底下潜伏,你自己的心腹大将看不见吗?

    他们几千人是得到了韦桐的暗中支持才潜伏下来,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但数百名士兵冷冰冰的战刀就是理由,他若不离开官衙,一刀就把他宰了。

    想到这,李学敏一阵心烦意乱,骂朝廷没用,被一个地方军阀当作狗一样一脚踢开。

    这时,管家在院子里禀报道:“大官人,王霖来了。”

    李学敏精神一振,连忙道:“快!快请到我书房来。”

    王霖便是永和商行的大管事,韦桐的心腹,是韦桐派到四川路最高主管,韦桐在四川路的所有生意都在王霖的掌控之中。

    尽管王霖只是商人,李学敏一点也不敢怠慢,何况他现在已经被罢官免职了,只是一介小民。

    “李通判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

    王霖声音很阴柔,很多人怀疑他是一名宦官,身材瘦高,脸色苍白,一双三角吊眼,从外面看就不是善类。

    “哎!现在我已经不是通判了。”

    王霖一摆手,“谁说你不是通判,你是官家任命的成都通判,除了官家,谁能罢免你?”

    “现在说这些话没有用,有本事朝廷就派军队来,没本事,咱们就只能滚蛋1

    “话不能这么说,山不转水转,总一天会转回来。”

    说到这,王霖又打量一下周围,问道:“没有人监视你吗?”

    李学敏摇了摇头,“这一点郑爱农还比较好,没有派人监视我,任由我离去,郑平也不闻不问,但他知道我跑不掉,所以他不用管。”

    “他们二人我知道不会,但别人呢?”

    “还有谁?监察司,他们已经将我罢免,就不会管我了。”

    “我不是说监察司,我是说内卫?”

    李学敏还是摇摇头,“我和内卫从未打个交道,包括他们之前查李逸之死,也没有找过我,我应该不属于他们的职责范围。”

    这时,一名手下快步进来,附耳对王霖低语两句,周围没有人监视,王霖这才一颗心放下。

    “我们说正事,李贤弟找我做什么?”

    “我要离开四川路回临安,恳请王大管事替我想想办法。”

    王霖一怔,“你现在不能离去?”

    “我刚才说了,郑平不肯批准我离去,我若带家人离去,肯定会在峡州被拦截。”

    王霖喝了口茶,不慌不忙道:“办法当然有,但我觉得李贤弟既然要离去,那万春茶庄的两成份子,恐怕对李贤弟就没有什么用了。”

    原来是有条件,想要回自己手上的两成份子,李学敏还不想要呢!这个万春茶庄的背后太血腥,迟早会出大事。

    “行!我这就拿给你。”

    李学敏从书架内取出一份合约,上面标明了万春茶庄两成份子归李学敏所有,合约上有韦桐的签字。

    “拿去吧1李学敏把合约递给了王霖。

    王霖也不客气,直接收了合约,他的主人再三叮嘱,寻找合适的机会把这两成份子要回去,现在就是好机会。

    “其实离开四川也容易,还是走水路,茫茫大江,他们不可能每艘船都查,尤其是小船,基本上不管,现在我们有一种生意,先坐大船到三峡,然后在三峡内换乘三百石的小船,到江陵再换成大船。”

    “我就是东西比较多,三百石船我怕装不下。”

    “如果是钱财,可以交给宝记柜坊,或者放在货船中出去。”

    一句话提醒了李学敏,他确实可以找宝记柜坊。

    放下财物之事,李学敏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刚才你说内卫,是不是最近内卫在查什么?”

    “最近内卫确实有动静,我得到消息,郑平调给内卫一千精锐士兵,看样子是要做大事。”

    李学敏紧张起来,“不会是发现你们了吗?”

    “我们是商人,商人求财而已,他关注我们做什么?”

    “哼!商人,在我面前别装蒜,你们的干的那些事我清清楚楚,否则几千人怎么能无声无息潜伏下来?你们才是真正的幕后推手.......”

    “李通判1

    王霖脸沉了下来,冷冷道:“你和我们在一条船上,你说这些,你觉得能撇清自己吗?如果你是聪明人,最好学会闭嘴,否则谁也无法保证你路上安全。”

    王霖毫不客气的威胁使李学敏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才意识到对方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他只得悻悻哼了一声,不吭声了。

    “就这样吧1

    王霖起身道:“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把你和家人尽快送走,你们赶紧收拾,财物也不用找宝记了,我直接用货船运到江陵府,你们全家今晚就离去,我发现你们留在蜀中,太危险了。”

    说完,王霖转身快步离去。

    王霖的最后一句话使李学敏就像被雷击一样,一动不动,待王霖走远了,一种深深的恐惧感笼罩在他心中,他太了解王霖此人,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孟万春全家十八口被灭门,李氏酒坊的东主李丹全家二十四口被灭门,他刚才故意试探王霖,果然发现王霖对自己也一样心怀杀机。

    若自己全家跟他走,必然会在半路被杀人抛尸,然后他把责任推给内卫.......

    想到内卫,李学敏忽然意识到,王霖一定是被内卫查了,所以他们才那么紧张,自己知道得太多了,杀自己灭口才是他的目的。

    李学敏来回踱步,他终于心一横,既然王霖要杀自己灭口,那就别怪自己先下手为强了。

    他立刻吩咐院子里的管家道:“给我备马车,我要去军营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