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看 >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 301 人齐了,该做个彻底的了结(4更)

301 人齐了,该做个彻底的了结(4更)

推荐阅读:主神崛起全职高手大道有贼暗影神座创世棍王传奇大英雄暗黑破坏神之毁灭王者游侠武侠鬼道士昙香客栈

一秒记住【笔趣看 www.biqukan.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财阀恶女这个形容,最初就是由这里开始的。

    只是如今这类言论刚冒头,小范围内传播,众人还不敢妄言。

    就连肖冬忆这种酷爱吃瓜的都没收到风声。

    苏羡意此时正在家中陪徐婕做饭,还想着中午去医院送餐,又怎会知道,如今圈内人,已经将她神鬼妖魔化。

    ——

    反观何家

    即便是周末,何氏全体员工都在加班,忙得不可开交。

    何滢被捕,何老太被抓,示意在给圈内示警:

    该和何家切割了。

    最离谱的是,原本只是与何家断了生意往来的谢荣生,通过社交账号发了声明,大意就是与何家对立。

    结果,第一个点赞的居然是……

    陆识微!

    这就很有意思了。

    表明立场:陆家站队了。

    搞得何家腹背受敌,何文涛甚至打电话给远在海外的弟弟,找他求助。

    “你和谢家的关系一向不错,你要是再不回来帮帮我,何家怕是要完了。”

    “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何家这么多年的基业毁于一旦?”

    “现在母亲也被抓了,她的身体状况你也知道,你要是再不回来,恐怕……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谢家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对何家不利的部分,只字未提。

    若非何璨提前打了电话,他可能真的以为何家是个完美受害者。

    对面的人沉默数秒:

    “母亲不行了?”

    何文涛只想把弟弟骗回来,自然什么慌都敢扯,“是啊,你快点回来吧。”

    “她现在还被关在拘留所里,她年纪大了,哪里受得了啊,憔悴的不行,警局那边还不放人。”

    “你要是不回来,可能真就……”

    他的语气,活像何老太已经命不久矣。

    对面的人深吸口气:“那我是该回去看看,如果她真的扛不住,作为儿子,也该送她最后一程。”

    “……”

    这话听着,有点不对味。

    不过他是何文涛最后的救命稻草,这个弟弟与谢家关系素来不错,可惜定居国外,已许久未回,听他语气,肯定是要回来的。

    因为这个弟弟在国外混得非常好,只要他肯帮忙……

    不仅何家,就连整个何氏都有救了。

    何文涛此时病急乱投医,哪里还能想到,自己请回来的人。

    不止送何老太最后一程,就连自己……

    都差点被直接送走。

    确定了弟弟归国日期。

    为了稳定人心,安抚股民,何文涛决定,在他回国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召开记者会,以此挽救何氏的颓势。

    ——

    何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何家这位老二回来也正常。

    这件事在圈内很快就传开。

    何璨得知父亲回国,震惊不已。

    苏羡意看着他,连夜将自己的一堆假发,什么铆钉衣服,乱七八糟的非主流物品,全都给扔了。

    动作麻利,行动迅速。

    然后每天都穿得像个乖宝宝,还主动承担起了家务。

    就连隔壁院子都帮忙打扫。

    在大院里,又是主动帮老人遛狗,就是陪他们下棋聊天,完全一副社会主义五好青年的模样。

    只是因为浇水太多,差点把陆老爷子的盆栽给搞死了。

    气得他直接扬言:

    让何璨与他的盆栽保持一米远的距离。

    此后,何璨见着那些盆栽,都开始绕道而行。

    “小璨,你很怕你爸爸?”苏羡意看他近日的转变,不难猜测与即将回京的谢驭二舅有关。

    “我不怕他,谁会怕他啊?”何璨冷哼着。

    “我、我就是……”

    “对他有阴影,有点恐惧他。”

    苏羡意皱眉:

    恐惧?

    有这么吓人嘛!

    后来从谢驭那边,看到了何璨父亲年轻时的照片。

    他与何璨虽为父子,长得却不像,倒是与谢驭眉眼相似,都说外甥像舅舅,放在他俩身上,倒是不假。

    难不成谢驭的性格,是遗传了二舅?

    **

    谢驭在医院住了几天,何老太下药的毒物检测成分也出来了,他的身体暂时无碍,这期间,何家也想来探望,都被拦住了。

    直至他出院,竟连面儿也没见着。

    出院当天,陆识微说来接他,就没惊动其他人。

    他原以为只是陆识微单独接她,却没想到赵姐也在。

    “谢哥儿,好久不见。”赵姐冲他微笑招手。

    “好久不见。”

    上车后,谢驭听着两人聊天,赵姐开车看向陆识微,“陆总,你今天是住在大院吗?还是回源华府?我明天去哪儿接你。”

    “你等我电话吧。”

    谢驭皱眉,“为什么要她接?”

    陆识微寻常都是自己开车,鲜有让人接送的情况。

    “谢哥儿,你还不知道啊。”赵姐笑道,“咱们陆总那日孤身一人,独闯虎穴,车速飙得飞起,12分都被扣完了,驾驶证也被扣了,现在要参加学习,还得接受考试才行,她现在正努力学习呢。”

    赵姐努力憋着笑。

    “你能少说两句吗?”

    陆识微当天冲去何家,确实是爽了。

    只是没想到第二天拖车去修理,交管部门就联系到了她。

    如今她还得重新学习考试,想来也是头疼。

    谢驭看了她一眼,“以后我接送你。”

    “你不是要接意意吗?”

    “她不是小孩子了。”谢驭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她近期喜欢挤地铁。”

    “那我更不是小孩子啊。”

    “在我心里,你是。”

    赵姐:“……”

    把她宠成孩子?

    谢哥儿平时如此肉麻?

    ——

    谢驭出院当天,谢荣生与徐婕早早就去菜场买了新鲜食材,还邀请了陆家来吃饭,两家人聚在一起,还约着中秋一起赏月,气氛倒是和美融洽。

    大家吃着饭,谢荣生还特意感谢了陆识微之前奋不顾身冲去何家。

    给她敬了杯酒。

    “谢叔,这都是我该做的。”陆识微笑道。

    “这也算是救命之恩啊。”谢荣生笑着看向谢驭,“这若是搁在古代,小驭就该以身相许了。”

    他是变相的和陆家提起了两个孩子的婚事。

    谢驭这心思,谢荣生哪能一点都察觉不到,就替他张了口,主动提起了此事。

    所有人更是心知肚明。

    奈何陆家人就是不肯接茬。

    陆定北更是直言:

    “现在是21世纪了,不兴这套。”

    陆老:“我年轻时在战场不知救了多少人,这要是都以身相许,我怕是娶不过来。”

    谢荣生看了眼谢驭:

    我尽力了!

    谈恋爱可以,若是真嫁女儿,陆家总是舍不得的。

    再说了,哪儿有这么随意的,吃顿饭喝杯酒,就想谈婚论嫁,也没如此便宜的。

    吃完饭,陆定北和谢荣生陪着陆老下了几盘棋。

    老爷子摩挲着棋子,“何家这事儿,得处理干净了。”

    “我知道你念着旧人,对何家也是诸多容忍,平时也就罢了,就是贪财慕权,人性使然,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意意都跟着受了委屈……”

    “听说何家的老二也要回来了。”

    谢荣生点头,“他确实要回来了。”

    “这个何家老二是个聪明的,早早就躲出国,就是不知道会站在哪边?”

    谢荣生没作声,毕竟他与这个小舅子已经多年未见,近些年联系得也不算多。

    陆老观察着棋局,淡声说:

    “人齐了,就该做个彻底的了结。”

    “你的婚礼也近在眼前,别到时候出什么岔子才好。”

    谢荣生笑着应声,“您的意思我明白。”

    “知道就好,若是有觉得为难的地方,就尽管告诉我,我虽然年纪大了,说话还是有些分量的。”

    “我知道了。”

    谢荣生话音刚落,陆老“啪——”一声,干脆利落的落子。

    那声音叫一个清脆爽快!

    结果,

    陆定北伸手,将一颗棋子往前一推:

    “将军!”

    陆老脸色微变。

    “爸,你输了。”

    老爷子气得心肝直颤。

    我刚起了点范儿,你这个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