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神仙下凡传最新章节!

    阎王说:“你说什么?陈浩然真是我的兄弟?”陈浩然心想:这,怎么可能?大老板说:“我有需要说谎吗?”

    阎王心想:的而且确,以大老板权倾朝野的实力,任何事物,皆唾手可得,他根本没有说谎的理由。换言之,陈浩然真有可能是我的兄弟。阎王说:“你,要我们兄弟自相残杀,命我将他全身骨骼打碎后才告知我们原是兄弟的真相。”大老板说:“没错,你全部都说对了。”阎王说:“我对你忠心耿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大老板说:“嘿,我大老板做事需要理由吗?”

    大老板说:“阎王你知道吗?”“你的生命在我眼中。”“就如这头畜生。”大老板说:“即使是皇帝老子,都只是我的棋子。”“你也不例外。”阎王说:“拿开你的臭手。”大老板说:“好,你已不再叫我大老板,显然在你眼中,我已经不解不扣成为你的敌人。”

    阎王说:“你花这么多心血,就是要让我成为你的敌人?”“为什么?”大老板说:“因为你跟你的弟弟都是青史之子。”阎王说:“那我是青史的大子陈浩然了?”大老板说:“对。”大老板说:“就是青史,他将我最爱的女人抢走。”说得最爱的女人,从大老板深情的眼神看来,在面具背后的神情定是陶醉若然。一份封尘近三四十年的感情,一经打开竟如缺堤般汹涌而出。大老板说:“这已是三四十年前的事了。”

    自小我就是一个孤儿,自我懂性便开始终日流落街头。十五岁之时,一间赌坊收留我,让我干着杂役的差事。在赌坊人流复杂,龙蛇混杂,什么下流无耻的事我都看过。而赌坊老板收留我,并非本着什么善心,而是我年轻力壮,他将我当一头牛马般使用。虽然如此。但在赌坊,却是我一生人最安稳快乐的时光。因为我遇上了她。紫蓝,当时她十三岁,被老板卖来作丫鬟。

    乖巧的她。甚得老板欢心,相反性格倔强的我,经常因为做错小事而被责打,甚至没有饭吃。而每次在我半夜饿醒之时,我都会看到紫蓝已经将一碗饭菜偷偷放在我面前。当我和着感激的眼泪,吃下饭菜的时候,我心里已暗暗下了决定,我一定要娶紫蓝为妻。一年,两年,三年。我跟紫蓝的感情越来越好。而且暗地里,我存了钱,准备向老板卖回紫蓝。就在我十九岁,紫蓝十七岁那一年,紫蓝突然间不见了。我问老板。原来苏元庄的青史看上了紫蓝,于是他便将紫蓝卖了给青史作妾。闻讯彷如晴天霹雳,我甚至与紫蓝抱头痛哭的机会也没有。

    及后,我离开赌坊,将我在赌坊学到的种种伎俩,创立了我的事业黑户楼。为的就是要报此大仇。可惜待我有能力,挑战那家伙之时。紫蓝已经因病死了。于是我首先派手下将罪魁祸首,赌坊一家四十七口,全部杀掉。然后,暗中联系青史夫人渘闽,让她在海南千湖岛刺杀青史,报我的大仇。

    大老板说:“而他的两个儿子。一个陈浩然,一个陈浩然。”“你们一正一邪,我都暗中监视着了。现在,你们已经知道一切了。”“只有看着你们兄弟相残,最后知悉真相的痛苦。才是我最高兴的事。”在场所有人听罢大老板的往事,心中不禁一阵发毛。判官心想:唉,这又何苦呢,在仇恨得报之时,霎那的快感,换来的却是再无目标的苦恼。从大老板口中得悉一切真相后,陈浩然跪在陈浩然面前。

    陈浩然说:“弟,哥对不起你。”陈浩然说:“哥,我不会怪你,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这恶贼的阴谋。”“我本来以为报青家之仇无望,他这样说,我反而高兴。”“因为哥也是青家的人,青家一家三十六口的血仇,就靠你了,哥。”陈浩然本已全身骨碎重伤,仗着一口气交托报仇之事,也就昏死过去。陈浩然说:“弟,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陈浩然哼了一声。陈浩然说罢,猛然回头,一双怒目喷火逼人。陈浩然暴吼一声,人如猛虎出闸,直向大老板轰去。

    地狱霸拳刚猛无匹,加上陈浩然质问的怒意,拳劲如排山倒海涌出。可是大老板却是背向着陈浩然,一副全不将对手放在眼内的神态。判官说:“啊,陈浩然霸拳力足以开山劈石,大老板怎会完全不为所动?”鬼王说:“难道大老板真的胸有成竹?”

    果然,就在陈浩然霸拳轰至大老板咫尺之间。大老板身形突如飘絮腾空。就在陈浩然惊讶之际,一道剑指已直刺中陈浩然的手背。只见陈浩然本来力贯千钧的一拳,竟被剑指一刺,硬生生截下,重重轰倒在地上。即时,地面被拳力余劲,轰得破裂,沙石四飞,谁也没想到,大老板意态轻盈的一击,竟会带来如斯神奇的力量。

    鬼王说:“大老板所使的到底是什么武功?”判官说:“我们自加入黑户楼之后,谁也没有见过大老板出手,根本无人得知他使的是什么武功。”判官不只笔判生死,对各门各派武功均甚为熟悉,可是对大老板招出师承何处,却是茫无头绪。面具背后,谜一样的身份,再加上惊世骇俗,不知出自何处的武功,让任何敌手尚未交手,气势上已被比了下去。可是陈浩然一拳落空,却没有太多计算,马上又狂拳挥出。拳风虎虎,大老板只是不住后退。大老板才足下一点,人如风中劲草,倏然急退。

    大老板根本没有出手,只以脚下动作游走。鬼王说:“接二连三,大老板在同样的距离,以同样的动作避开陈浩然的猛拳。”“因为对着一个急于要报仇雪恨的人,让他看见仇人,却怎样也打不着。”“比起与他硬碰,让他技不如人,或力竭而败,也不失为一个轰轰烈烈的好下场。”“这就如猫捉到老鼠之后。”“要将老鼠玩残之后,才会一口将老鼠吃掉。”

    大老板说:“来呀,我是你杀父仇人,来杀我吧。”陈浩然说:“他妈的。今天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对于陈浩然的巨拳,大老板又是以绝异的身法闪避,因为。只有这样,陈浩然才能够继续战斗。以维持他的乐趣。目下只见大老板狂态毕露,发出如夜枭扑食的凄厉叫声。在场中人,无不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怖。大老板说:“喂,你是否没有力气?看来是为你加点油的时候了。”大老板一语甫毕,陈浩然立即明白过来。陈浩然说:“不,不要啊。”

    只见大老板身形一纵,即将锋锐的剑指刺向倒地不起的陈浩然。刚才大老板与陈浩然一番激斗,杀声震天,早将陈浩然惊醒,然而全身骨碎的他。如今剑指临门,亦只能坐以待毙。对于大老板的性格,陈浩然清楚不过,他只好屈服。同一时间,大老板顿时停手。大老板说:“哈。好,你也肯跪,再叩头吧,哈。”陈浩然二话不说,便猛地叩头,他误伤亲弟,心中实在惭愧非常。陈浩然正是看在眼里。泪流在心里。

    陈浩然虽然心痛,但却并未死心,他把心中的怒火,化成一股巨大的力量。一股把生命燃烧至尽的最后力量。陈浩然说:“我要与你同归于尽啊。”陈浩然使出青史剑法灭天绝地。生命对于陈浩然来说已无意义,他心想这一式即使不能杀死大老板,也希望能令其有所损伤。以助陈浩然。

    可是对手是大老板,一切又岂是能如陈浩然等人所望。大老板说:“想与我同归于尽?你够资格吗?”实在是太轻而易举了,大老板只是随手一动,便破了陈浩然的剑罡,这还不止。就连魔剑刃也被拼崩一角。大老板说:“你是时候去死了。”陈浩然心想:完了。完了。

    陈浩然心想:爹,娘,孩儿可以来侍奉你们了。大哥,再见了。陈浩然说:“弟。”陈浩然说:“能够在死之前与大哥你相认,我可是死而无憾了。”“而父亲之仇,便要靠大哥你了。”陈浩然全身心脉尽碎,所有的说话就只有以眼神传达。陈浩然说:“弟,大哥知道你的心意。”

    陈浩然夺过魔剑刃说:“杀父之仇我一定要报。”“而他杀你之仇,我更加要报啊。”陈浩然战意提升,功力也暴增,大老板也得稍为认真了。陈浩然使出青史剑法天诛地灭。此刻陈浩然的脑内当真是一片混乱,他已不再考虑自己是不是大老板的对手,他想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把大老板砍成肉酱。大老板说:“哦?你也懂得用剑,有趣。”就在密密麻麻的剑网中,大老板竟然能够一连刺出十八剑指。只见他挥出十八道剑气,硬碰陈浩然的强猛剑劲。

    剑气剑劲相拼,即见剑劲全数破碎。然而破了剑劲之后,剑气力量竟然而止,再直取陈浩然。一霎那之间,陈浩然身上即时出现十八道血痕,可是剑气却只是刺中陈浩然身上大穴,并未取其性命。陈浩然乃一个凡人,又怎会是其对手。大老板手法之狠,出招之准,委实是鬼神莫测。

    大老板说:“拿下他。”大老板令出如山,可是在场之人均是陈浩然手足,众人不禁面有难色。鬼王说:“你。”判官说:“嘻嘻,识时务者为俊杰。”“大老板,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大老板说:“好,将陈浩然押下地牢。”判官说:“是。”陈浩然一条残命,得以保住,可是等着他的,却是生不如死的酷刑。

    为了折磨陈浩然,大老板精心为陈浩然设计了各种酷刑,而各种酷刑的设计,均是一步步将人的痛苦推向巅峰。而大老板唯一的限制,就是不能让陈浩然身死。所以每日三次,大老板的手下都会向他报告陈浩然受刑的情况,以免这件玩物,在一个不留神就归西。判官说:“回报大老板。”“昨天我已将陈浩然全身的皮肤割开,并将他身体放入注满精盐的巨瓮当中。”“他吃痛挣扎了四个时辰,已经将全身的皮褪去了。”“但他仍是未叫过一声痛。”大老板说:“对付这硬骨头,我自有办法,你先出去吧。”判官说:“是。”大老板对小翠说:“判官说的你都听到了吧。”

    小翠说:“听到是听到。”“不过,人家想。”“你再说一次给我听嘛。”半个时辰之后,囚禁陈浩然的地牢。只见陈浩然全身血肉模糊,双手被铁链吊起,双脚被铁球绑住。一切死寂。死气沉沉。唯有陈浩然的双目仍然利如刀刃,随时准备出鞘,斩杀仇人。

    此时,牢门被推开。小翠进来了。陈浩然说:“是你?”小翠说:“当然是我。不然你还以为是谁?”陈浩然说:“枉我视你为知己,你竟出卖我?”小翠说:“我根本没有出卖你。”“因为是大老板派我来接近你的。”“一直以来我只是忠心为大老板办事,怎算是出卖你呢?”小翠说:“因为他知道男人跟女人在亲热的时候,总会将平日守口如瓶的一切,滔滔不绝向枕边人倾述。”“就是仗着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的理解,大老板让你落入他设下的圈套。”

    小翠说:“每次我跟你以及陈浩然亲热过后,我就会将你们的心事,想法,动向一一向大老板报告。”“虽然每次大老板听后都没有什么反应。”“但在他与我亲热之时的表现,我便知道他是十分兴奋的。哈。”陈浩然说:“呸,无耻。”与此同时,牢门再一次被推开。大老板进来了。说:“还有更无耻的,你要不要看?”大老板悄然而至,人一晃。也走到陈浩然面前。

    大老板轻轻两刀,竟将陈浩然的眼皮割去。此举作用,就是让陈浩然不能闭目,不看也不行,究竟大老板要上演什么戏码?只见大老板突然一手将小翠拖到暗处。二人竟然就在此时此地,于陈浩然面前大干.好事。

    陈浩然说:“你们。”一个曾经是自己最尊敬的人大老板。另一个则是自己视为红颜知己,以为玉洁冰清的小翠。相对于皮肉之苦。面对着自己过去价值的崩溃,信仰的否定,这才是一个男人的最痛。陈浩然再也忍不住,一滴泪夺眶而出。一滴泪滚烫如熔岩,滴在陈浩然没有皮肤的.,渗入心里。痛。痛得面容扭曲。

    痛得呼天抢地。陈浩然痛苦的叫声,令整个囚室也震动,然而相信任谁听了也感震动。

    翻云覆雨中的大老板,突然抬起头来。大老板说:“噢,是了。我干得全身大汗,就是要等你这个痛苦的表情。”“嘘,.,戏做完了。”小翠说:“哈。”大老板说:“我最喜欢你这个表情,所以我要好好记住。”

    大老板说:“哈,痛快啊。”“贱人,走吧。”“哈哈,我实在太喜欢你这个表情了。”大老板狰狞的笑声,在地牢内回响着,久久未散,并如针般刺进陈浩然的心里。人最痛苦的并非皮肉之痛,而是对痛苦的恐惧。当陈浩然想到每天都要目睹令他痛不欲生的事,他才明白到,死,原来是一种幸福。如果说绝望,可以彻底杀死一个人,那么,现在陈浩然已经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