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神仙下凡传最新章节!

    在北京的街上,捕快正打理被打伤的人们。*顶*点*小*说 .滕天拿出清单说:“着火的房屋共有七栋,但焚毁程度都不严重。另有五十宗小火,也都马上被扑息了。简直是个奇迹般的数字,至于人命伤亡,四十一名捕快殉职,多人重伤。而百姓方面,至今尚未收到任何死伤报告。”“四十一人,这个数字在五千人之中不足百分之一。而且大部分歹徒都被活捉,这样的成绩,算是很好了。”杨剑说:“在下说的不是这个。”滕天说:“哼,算了,随便你怎么想吧!往邓伯孙的秘密墓地进发之前,我要先去办一点事情,到时候,你们就在酒屋等我的消息吧!”说完走了。蒋乐右对杨剑说:“虽说是并肩作战,但跟那家伙却像是水加油似的,总也合不来。就算来到了北京,也还是一样。”杨剑说:“蒋乐右,来到北京后,你与滕天相处过一段时间。没跟他结成好友吗?”蒋乐右一拳打向杨剑说:“我怎会跟那种阴险男子结成好友?只等击败的邓伯孙之后,我一定会跟他好好地打一场架。但我现在肚子很饿,快点带我回酒屋再说吧!”杨剑说:“是,是。”在酒屋外陈浩然正守卫着。蒋乐右和杨剑边说边到了酒屋旁,说:“只是,北京的锦衣卫竟会在这次的行动中成为我们的战友,也真算是奇缘。”他们看到了陈浩然。陈浩然也看到了他们说:“杨剑,还有蒋乐右。”蒋乐右说:“咦。是陈浩然。你站在门口干嘛?难道是想偷东西?”陈浩然说:“笨蛋,我在这儿守卫啊,守卫!”陈浩然对屋里说:“啊薰,杨剑回来了。”师徒薰推门出来,蒋乐右说:“你鬼鬼祟祟的干嘛?”杨剑说:“叫你担心了,啊薰!”师徒薰说:“嗯!”蒋乐右说:“陈浩然真的把啊薰带来了,干得不赖啊!”陈浩然说:“那当然,这可是男子汉之间的约定!”师徒薰说:“最高剑诀学得怎么样?”杨剑说:“大致上算是练成了。余下的就要靠在下的意志了。对了,啊操呢?”师徒薰说:“呃,她!”杨剑说:“糟了。在下写那封信。是希望能借助锦衣卫发送情报的便捷,提高北京居民的警觉。但在下忘了,以啊操的性格,她一定会亲自动手。加入灭火行动的。要是啊操有什么不测。”说完。转身正想跑去现场。突然。啊操在房里说:“气死我了。那个坏蛋竟然绕到我的背后攻击我。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师徒薰说:“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是这个样子。虽然她现在毫发无损,但当时可真是危险极了。事后却又烦恼万分。”陈浩然说:“那是一个杀气腾腾的中年男人。衣服上印满眼睛的图案。双眼却绑着一条布带,上面写着心眼二字。似乎是个瞎子。”蒋乐右说:“想来那就是十刃之一,人称盲剑的杨宇了吧!我听说杨宇的武功在十刃中是数一数二的,你竟能平安归来,也真是奇迹。”师徒薰回忆起当时,只见杨宇一剑刺向丁操。突然,慈安一手抓住剑头。杨宇说:“慈安,你干什么?”慈安说:“除了朱莲和福安,其他部队都已全部败退了。我们再战下去也没多大意思。”杨宇说:“我不是问你这个,我问你干嘛阻碍我找乐子。如果你的答案令我不满意,我就马上杀了你。”慈安说:“杨宇,你忘了吗?我跟你是为了同样的原因而加入十刃的。”杨宇说:“就是为了能手操生杀大权,即使是死囚,你也可以依循自己的意愿来决定他的生死。”慈安说:“但我并不赞成无谓的杀戮。”师徒薰说:“说完这句话,他们静立对峙。互相瞪视了数秒之后,最终一言不发的离去。”杨剑说:“这个慈安,似乎与其余的十刃成员有所不同。杨宇大概是判断出,即使打赢了,自己也难免会受伤。想来以武功而论,慈安应在十刃中排行第三。不管怎样,阿操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只见丁操还在乱叫。突然,杨剑只见蒋乐右举起双拳,说:“真是奇缘,这次可碰上了。好吧,我就以双拳会会这个立志救世的家伙!”师徒薰对杨剑说:“杨剑,杨剑。”杨剑回过神来说:“呃,对不起,怎样?”师徒薰说:“我刚才还没说完,另外还有一个危险人物。”陈浩然说:“因为当时怕会令你练武分心,所以没说。你只是忘了,这会儿倒是说得好听。”突然,丁操站起来说:“林紫苍也来了北京,这还不止,上任总管林紫苍,不惜一切为了杀你,竟决意与邓伯孙联手偷袭酒屋。甚至把老仆人打成重伤。如今他已不再是我们的伙伴,而是敌人。是我们的敌人。”杨剑说:“阿操你。”

    突然,门外的仆人们推门而进说:“阿操,啊,杨剑也在,大家都在刚好。”蒋乐右说:“怎么了,到底。”仆人们说:“老仆人他醒了。”伯念奇在屋里说:“对不起,叫大家担心了。”伯念奇对杨剑说:“杨剑,我有事相求。”“关于林紫苍的一切,杨剑,你都知道了吗?”杨剑说:“阿操说过一点给在下听,大致上也算知道了。”伯念奇说:“那我就长话短说吧,我说的有事相求,就是这一回事。林紫苍的本性原是善良的,他自幼就一直由我看顾,所以这一点我很清楚。但他为了得到这天下无敌这个荣誉,而变得善恶不分。甚至连我也无法阻止他了。如今他的剑刃已沾满了鲜血,任由他这样下去,无辜枉死的人只会越来越多。杨剑,杀林紫苍这个重任,我只能托付给你了。”众人大惊。伯念奇说:“我知道你已立誓不再杀人,我的要求无疑令你很为难。但如今能杀他的,亦只得你一人而已。只有你能除掉这个已变成魔鬼的林紫苍。既是魔鬼。就只能归于死亡的墓地。杀他,就是救他的唯一方法。”杨剑说:“从老仆人身上的伤看来,林紫苍在使出天回剑舞这一招时,似乎并未使出全力,在下想,倘若当时的林紫苍真的已变成一个魔鬼的话,他是决不会在作战时手下留情的。果真如此的话,恐怕老仆人如今已返魂无术了。”“林紫苍并未变成真正的魔鬼,可能连林紫苍自己也没意识到,在出招的那一刻。他的的确确留了情。这就是林紫苍还未完全抛弃人性的最好证明。”“即使他的身体始终无法摆脱恶魔的支配。但在下相信,他的心底仍然存有善良的人性。属于林紫苍的地方,并不是死亡。而是这儿。在下一定会把林紫苍带回属于他的地方。”突然,阿操喜极而泣。伯念奇说:“我真是老糊涂了。差点因此而令阿操陷入痛苦。如今已是新时代了。我这个老兵也应该退下了。”“杨剑。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在酒屋外面,衙门捕快正对蒋乐右说话,蒋乐右说:“有事吗?”那捕快说:“滕天派我来传个口信。”蒋乐右回到屋里对众人说:“滕天派人来通知我们。因为他正忙于追捕邓伯孙余党,另外已虏获的四千名敌兵应囚于何处,亦需时安排。因此,出发前往邓伯孙墓地的时间——需延迟至明天清早。”杨剑说:“虽说我们士气高昂,但安歇一晚,明早再战也不是件坏事。”伯念奇说:“原来在我昏迷之时,战况已发展到一触即发的地步。”杨剑说:“嗯。但十刃之中,现在只剩下九人了。”伯念奇说:“啊,对了,还有。”突然,丁操对着蒋乐右说:“你到底是谁,装得跟我们好像很熟似的。老是不客气就搬进来住。”伯念奇说:“我也正想问。”蒋乐右对师徒薰说:“喂,你们从来没有对他们说起过我?”师徒薰说:“呃,因为我们一直都没空,对不起。”蒋乐右说:“好啦,好啦,稍安勿躁。我是蒋乐右,是杨剑他们在点苍派时的伙伴。”伯念奇他们投向怀疑的目光。蒋乐右说:“相信我吧!”丁操说:“虽然你是这么说,但是,性格暴躁。目露凶光,”伯念奇说:“一言而蔽之,头发直竖的男子大多不是好东西。”杨剑说:“蒋乐右,是在下最信任的战友。”伯念奇拍着蒋乐右肩膀说:“蒋乐右是吧,久仰,久仰。”蒋乐右说:“吵死了。”伯念奇说:“杨剑的朋友刚好都齐集在这里,不如今晚就来个送别会。大家痛饮一番吧!”仆人说:“不行。你的伤还没好,不能喝酒。”杨剑说:“老仆人,你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但明天还要早起,在下打算晚饭后早点休息,以应付明日之战。”

    晚上,杨剑出现在酒屋的屋顶。突然,师徒薰也出现了。杨剑说:“啊薰?”师徒薰说:“不是说好要早点睡吗?怎么这么晚了还坐在这儿。”杨剑说:“在下已睡了一个多时辰了。对了,啊薰怎么不睡?起来上厕所吧?”师徒薰说:“嗯,因为要上厕所,所以醒了。问这个干什么?”“喂,杨剑。”杨剑说:“怎么了?”师徒薰说:“你今天早上说,你说,你要靠你的意志。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想了很久,还是不明白。”杨剑说:“唉,想不明白就别想算了。”师徒薰说:“那怎么行,这可是关乎杨剑的生死大事啊!”杨剑说:“在下已练成了最高剑诀。也就是把速度发挥至顶峰的超极速拔刀术——翔龙天闪。老实说,这一招的威力实在太大了。即使当时使的是断头的刀,师傅也因这一招而差点丧命。如果又像上次与滕天决战时那样,不经意唤醒了快刀一斩灵魂。恐怕在下这次就难逃破誓杀人的命运了。但是出招时顾虑过甚,速度就会减慢,最高剑诀的威力也就无法发挥出来。在决斗最危急的一瞬,要看准生死之间的契机,使出剑诀。这样的话,在下的翔龙天闪才算是真正的练成了。”“所以,在下才说,余下的要靠在下的意志。”突然,师徒薰从袖口掏出金创药,说:“杨剑。这是我离开点苍派之前,何惠托我交给你的,可惜一直都找不着机会。这盒金创药里包含了她正翘首以待祝你平安归来的愿望。不只是我和阿惠,大家都盼望着你能平安回去。所以。”突然,陈浩然在后面一剑击中师徒薰说:“阿薰,你简直是个笨蛋。”师徒薰说:“痛死了,干嘛打人!”陈浩然说:“你过来我们再说!”于是他们离杨剑远点。陈浩然说:“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躲在一旁听你们说话,难得这么好的气氛,你说起这些不相干的事干嘛。”师徒薰说:“你从刚才开始就,你这小坏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下流。”陈浩然说:“虽然说。这样做是有点对不起阿惠,但这么好的机会,你至少也该跟杨剑来,来个热吻吧!”师徒薰说:“你。你这小鬼在说什么啊!你再这么下流。我就告诉阿燕去。”陈浩然说:“这跟阿燕有什么关系。”突然。杨剑说:“虽然在下不太明白,但是陈浩然,明天就要靠你好好看家了。”陈浩然说:“呃。我不是一起去吗?”突然,蒋乐右出现了说:“别胡闹了,如果你们明天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在点苍派欠下的饭钱,可怎么办,谁来帮我付?”师徒薰和陈浩然同时说:“你自己,自己欠下的饭钱,当然是自己付。”蒋乐右说:“真是一对没有同情心又孤寒的师徒。”杨剑说:“蒋乐右,你的话也说得实在没有道理。”陈浩然对杨剑说:“杨剑,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去!我到了北京以后,每天都在努力练武。从来没有一天偷过懒,所以我如今的武艺,已是今非昔比,大有进境了!”杨剑说:“陈浩然,在下明白。在下要你留在这儿,是另有重大任务交给你的。明天在下和蒋乐右他们前往墓地与十刃决战之时,邓伯孙很可能会趁机派兵攻击酒屋。虽然在下事先也作了一点准备,但恐怕到时,一场恶战还是在所难免的。”“因此在下希望,尽量多驻兵力留守酒屋。那在下在决斗之时,就可以全无后顾之忧了。”突然,丁操在后面说:“尽管放心吧!交给我就是了,你们放心好了。但昨天早上说过的,林紫苍那儿就。”杨剑说:“在下知道。”伯念奇和仆人在下面说:“阿操说得不错,你不用过于担心。我们不会让邓伯孙他们得逞的。”蒋乐右说:“结果,谁都睡不了安稳觉,全起了床。这跟开送别会有什么两样?”杨剑心想:把断头的刀大振交付给在下的,紫空一家。传授翔龙天闪给在下的师傅。还有一群身处远方等待着在下的朋友。以及今天集齐于此,并肩作战的战友。这样,在下此行是再无可虑之事,或后顾之忧了。第二天,滕天出现了说:“都准备好了吗?出发吧!”师徒薰说:“杨剑,我们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