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神仙下凡传最新章节!

    在临沂的旅店里,那剑客三人在一起。剑客对紫印先生说:“你说找了旅店的时候,我还以为要露宿街头呢!”紫印先生说:“这里不好吗?”。那剑客说:“不,这里很好。我比较喜欢临沂,因为我绝对不能忍受和快刀一斩一同留在点苍山。”博茕说:“哪里都没所谓,现在可以自我介绍了吧!”那剑客说:“不用心急。人齐后我自然会说。”望了望外面说:“啊!他们来了。第四及第五位同志。”只见门外走进一男一女,男的拳头上包裹着东西。像个拳术家。而女的气定神闲,衣着打扮很像贵妇人。只见那男的说:“我叫何帆神,幸会。”那女的说:“我叫何月飘,多多指教。”那剑客说:“到了五个,还差一个。”何帆神说:“哼,不守时的人,根本没信用。有我们五个就够。”紫印先生说:“我们只约定今晚,没说过确实时间嘛!”那剑客说:“做事真粗心大意。”博/无/错/小说 茕说:“全是蠢材,成事不足。”突然,只听一把声音从屋顶上传来说:“我早已到了。”那剑客说:“竟然躲在屋顶上,真刁转。”那人说:“我叫穆武明,多多指教。”何帆神说:“什么多多指教,快下来啊!”紫印先生说:“对啊,至少也得亮亮相吧!”那人说:“什么?我不想露面。”那剑客说:“哟,有什么不好?不管怎样!快刀一斩的仇人经已到齐。我们是六人同志。”何月飘说:“六人同志?起个更好的名字啊!”那剑客动了动头发说:“其实什么名字也不要紧,我们现在虽然是同志。但很快便成为劲敌。”“快刀一斩现在化名为杨剑。在点苍派逍遥度日。若他硬说自己是杨剑,即使我们杀了他,也不能达成复仇目的。”继续说:“复仇的意义是要对手知道何谓因果报应。我们汇聚此地,目的是要合力追迫那家伙,叫他知道自己过去所犯的罪。事成之后,六人同志便会解散。然后,最早下手解决他的就算胜利。大家都想亲手解决他吧!”博茕说:“对。”何帆神握拳说:“换言之,谁亲手解决他,就算最有本领。”何月飘说:“我没异议。”紫印先生说:“那么下一步是。”那剑客说:“我已想好了,今次行动。我并非高高在上指挥大家。而是共同承担责任。何月飘,你说对吗?”。何月飘说:“我都说没有异议啊!”那剑客说:“对不起。我现在讲解一下。首先。”于是那剑客就讲解起来了。他们听完讲解后各自离去了。房里只有紫印先生和那剑客,紫印先生说:“妙极了,这样做名义上是同志。实际上却控制了其余四人。亲自手刃仇人这激将法凑效了。以杀掉快刀一斩为复仇目标。他们都恨不得马上出手。”那剑客说:“谢谢你鼎力帮忙。”紫印先生说:“别客气。我跟你一样,杀掉快刀一斩并非只为复仇。”那剑客突然牵起长袍说:“说得对,死只是一时之痛。便宜了他。这样做也抵消不了我们之间的深仇大恨。我要快刀一斩跟我们一样,品尝活地狱的滋味,这是袁代雪的终极复仇。”

    在点苍派的屋里,杨剑和蒋乐右攀谈着,杨剑说:“结果,捕头的结论是并非火锅店与人结仇,只是士兵秘密制造的大炮误射。”蒋乐右说:“真丢脸,捕快都靠不住的。”杨剑说:“他们不知道真相,也很难怪。”蒋乐右说:“那么这件事怎办?要跟他们解释吗?”。杨剑闭上眼说:“不,不用。北京那场恶战已经叫他们忧心透了,我不想再困扰他们。”“而且,对手一心要复仇,斗志顽强。恐怕他们会发挥十倍威力。我们要避免再发生酒屋之战那种惨况。最好别牵连阿薰他们。”蒋乐右说:“对啊,决定好就易办了。这里跟你有交情的地方,包括点苍派,医馆还有火锅店三处,换言之,我跟你分别看守余下两个地方。便万无一失。”继续说:“你人缘这么差,今次反而造福大家呢!”杨剑说:“你说得对,虽然不服气,但也不能否认。”杨剑说:“我还担心小妙和那小姑娘,假设他们再遇袭。”蒋乐右说:“这方面暂时该没问题,小妙父亲果然精明,不愧是营商的,他们不轻信衙门,听说今天起暂时雇用保镖。如果不行,还有白小寸他们啊!”杨剑说:“阿燕方面。”正说到这里,突然,房外师徒薰的声音响起了。杨剑他们连忙收拾东西。师徒薰说:“杨剑,我进来了。”说完,推门进去。师徒薰坐下说:“对了,阿燕的事。今次的事叫他受不了,他平日只顾工作,杨剑你提议他暂时留在我们这静养。对方家人已答应,还叫我们照顾他。阿燕黄昏就会来。”杨剑说:“那我可放心了。”蒋乐右对杨剑说:“那么,我去阿惠那边治疗右手。”杨剑说:“哈哈,小心点。”师徒薰走后,杨剑嘘了一声说:“终于混过去。”

    在师徒薰的房间里,师徒薰边换衣服边想:还是不对劲,一定有事瞒着我。杨剑多半是怕我们为他担心。想到这里出房说:“唉,真烦。今天跟陈浩然练习一下吧。”说完,走去练武场。师徒薰推开练武场的门对陈浩然说:“陈浩然准备好了吗?你今天干嘛?”只见陈浩然正端坐在场上面。师徒薰说:“端端正正坐着等我来,痛改前非吗?还束起头巾。”只见陈浩然大声说:“阿薰,不,代师傅。我有事求你。今天开始教我点苍派绝技。”

    师徒薰惊讶地说:“要我教你点苍派绝技?”陈浩然说:“求求你,我敬重你是一条好汉。”话未说完,师徒薰一拳打向陈浩然。师徒薰说:“谁是好汉啊!混账!”陈浩然说:“我不过打个比喻而已。别故意挑毛病啊!怎样也好。快教我绝招啊!”师徒薰说:“用这种态度求人的吗?”。只见陈浩然很诚恳地跪地说:“恳请代师傅大人,将本门绝技赐教不肖徒儿。”师徒薰说:“嗯,态度还可接受。”陈浩然立刻惊喜地说:“你肯教我绝技?”师徒薰严肃地说:“不,事情得分清楚。”陈浩然立刻大骂说:“这算什么态度,人家已低声下气求你,到底还有什么问题?”师徒薰也大骂说:“当然有,凭你的功夫,可以学绝招吗?还有大堆东西未学啊!”杨剑经过练武场说:“怎么啦,练武场吵得很厉害。”再说师徒薰他们,师徒薰说:“例如礼节。规矩等等。还有保持平常心。”陈浩然说了一句丑八怪。气得师徒薰蹦蹦跳。他们边打边说。师徒薰说:“你胡说什么?想找死吗?”。陈浩然说:“自己的事撇下不谈。却来教训我,你这混账代师傅。”正吵间,杨剑推门而进说:“怎么啦!吵什么!”师徒薰和陈浩然同时对杨剑说:“杨剑,你出去。”吓得杨剑立刻出去了。

    在点苍派门外。阿燕出现了。他敲门说:“请问。有人吗?”。杨剑开门看了看,见是阿燕说:“哦?阿燕。”阿燕说:“嗯,你好。”杨剑笑着说:“阿薰已说过你的事。请进来。”阿燕进来后发现练武场很吵闹,说:“练武场好吵闹啊!剧烈练习吗?”。杨剑说:“不,阿薰和陈浩然每天都要切磋一下。”阿燕很害怕地说:“切磋?不用制止他们吗?”。杨剑说:“精力过盛,总比较好。还可以化解他们之间的恩怨呢!”阿燕说:“可是,万一弄伤就不好了。”杨剑说:“没事的,他们也快肚子饿了吧!相信马上会自动休战。”阿燕他们进了房间里。

    再说练武场里面,只见师徒薰和陈浩然他们打得累得很,双双倒地。师徒薰说:“啊!累死了。简直胡闹,肚子饿死了,暂时休战吧!”陈浩然说:“不行,不教我绝招,誓不罢休。”师徒薰说:“混账,真是的,干嘛突然要学绝招啊?莫非有什么苦衷?”只见陈浩然想起以前的种种事情,流下泪来说:“不,我只想武功练得更高。无论怎样,越快越好。”师徒薰看到也认真起来了,说:“坦白说,陈浩然,其实你已比自己所想的高强很多!对雄干和福安一战取得大胜,甚至独自面对巨人二不也毫无惧色。这绝非一个十岁小孩能做得到!”师徒薰继续说:“杨剑十岁才开始习武呢!蒋乐右也是在队伍瓦解后才投身武门。他们两个恐怕还未尝过真正死战。以十岁而言,你的武功,可算全中国最高了。正因为只得十岁,再强练下去,会很危险。”师徒薰转身走向门口说:“假若不顾一切盲目最求更高强的话,我不可以教你,点苍派绝技你也无法领悟个中精髓。好,闲话到此。啊!饿死了。”说完,推门出去。只剩陈浩然留在练武场苦思。而阿燕在门外看着也不是滋味。

    这是,日落西山。杨剑手按长剑心想:日落了,最危险的时刻已到。

    在点苍山下的市街,出现了何帆神和何月飘两人。何月飘对何帆神说:“看似很远,其实很近呢。紫印那家伙好狡猾。”何帆神说:“好,一场混战来了。”何月飘说:“知道地点吗?”。何帆神说:“糟糕,怎么忘了这回事。”何月飘说:“你肌肉发达,头脑简单,千万别大意啊!”说完,何月飘拿出一张地图,指着上面两个地方说:“你攻这里,我攻这里。分头行事。”他们两地同时袭击。

    在点苍派里,很晚了。师徒薰和陈浩然他们都睡着了,而杨剑坐在屋里养神,静待事故的发生。突然,门外一声巨响,杨剑和师徒薰他们惊醒了,立刻出去。师徒薰说:“杨剑,什么声音。”杨剑说:“别动,慢慢后退。”杨剑他们慢慢后退,只听门外一个凄厉的声音说:“啊!开门,快点,青城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