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神仙下凡传最新章节!

    消灭了自己的对手,陈浩然刚想长驱直入,但还没有奔出几步,便见神光一闪,他的前方又出现了一个光形人体,阻下了他的去

    想要过关,没有那么容易啊

    他双拳一振,又攻了上去。

    另外五人也同样如此,又各有一个神光体出现,向着他们发起了新的攻击。

    几分钟后,六人再次获得了胜利,可前进几步之后,又有第波神光体出现。

    看来,这是杀不完的

    陈浩然立刻调整策略,他不再和神光体死磕,而是边打边前进,反正消灭一个还有一个,灭之不尽、杀之不绝,何必费那个老力呢?

    另外五人显然也和他一样,都是放弃了血战的打算,就是带着自己的神光体对手向着宫殿的深处前进。

    他们比的是谁能到达宫殿的尽头,又或者是第一个到达。

    虽然没有赌点什么,但对于他们来,谁是最强年轻至尊胜过一切

    ——圣皇就是力压所有的同代天骄,独占鳌头的。

    现在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他们原本差不多是并肩而行,但打着打着,却是彼此拉开了距离,而这里又有耀眼的神光不断划过,只要拉开个十来米的距离,就完全看不到别人在做什么了。

    这自然是有道理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绝招、底牌,能够不被人知道自然是最好。

    陈浩然发动心爆之术,瞬间就与其他人拉开了相当的距离,但他的神光体对手却是速丝毫不慢,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双掌翻飞之中,攻击力猛到爆。

    嗡,陈浩然运转出了第二道大道之光,虽然这道大道之气才仅仅只是有那么一丁点的雏形,可大道之气就是大道之气,两道联合轰出,杀伤力倍增。

    他一拳轰出,神光体好像受了重创似的,竟是身形微顿,过了一两秒钟才重新追了上来。

    不要小看这一两秒的时间,对于燃血境来说,一两秒时间足以拉开很长的距离。

    陈浩然的双眼已经失去了作用,神识也无法触及到10米以外的地方,只能凭借耳朵倾听。他立刻讶然发现,居然有个脚步声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果然,大家都有底牌,只是没在其他人面前使用罢了。

    陈浩然打出九道雷兵,金刚小手印乱打,这裹上了两道大道之气后,杀伤力可怕无比这么说吧,如果阳府境不躲不闪任他轰击的话,那么便是十星阳府境都会被他轰杀

    可即使如此,陈浩然依然没能甩开后面的人,反而有被超越的趋势。

    看来大家都有真正的底牌啊

    陈浩然心念一动,混沌天龙塔终是祭了出来。

    现在可不是自负的时候,谁能第一个到达宫殿的尽头,必然可以获得难以想像的宝物

    嗡嗡嗡,混沌宝气垂落,形成了一层坚实无比的防御。

    大道之气当然可以划开混沌宝气,但绝对不会很轻松沉重的力量让神光体冲进来都是踉跄不已,好像跟喝醉了似的,哪有什么准头可言?

    如此一来,便给陈浩然赢得了更多赶的时间,而不是和神光体进行纠缠。

    他越跑越快,终于稳稳地拉开了与后方五人的差距,并且这个差距还在越拉越大。

    普天之下,除了他能够在燃血境拥有皇兵雏形外,还有第二个人吗?除非是谁运气好到没边,获得了一件失落的皇兵,那就有资格与陈浩然叫板了。

    这并不是不可能

    有几位圣皇不但没有留下后人,甚至连道统都没有传下,皇兵陪葬,若是能够得到,虽然不一定可以得到皇兵的承认,可只要带在身边就是一尊大杀器

    不过显然后面的五人都没有这样逆天的运气。

    陈浩然一马当先,一边战着身后的神光体,一边向着宫殿的深处行去。

    这宫殿咫尺天涯,而且神光耀眼,他根本不知道跑出了多远,又还有多少要跑。不过,即使他采用的是游斗战术,又有混沌天龙塔护体,可依然感到了十分的疲劳。

    但他完全不可能休息

    神光体根本不可能真正地击杀,因此他只有不断地向前奔跑。

    他夺狂奔,很快又是一天一夜过去。

    他感觉自己快要达到了限,但都走到了这里肯定不可能再回去了,他取出丹药狂嗑,现在不是身体负伤,而是要恢复灵力,实在消耗得厉害。

    又是一天过去,陈浩然已经感觉不到累了,脑海中便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前进、前进、前进。

    突然,他压力一轻,神光体竟是不再向他攻击。

    陈浩然先是迟疑一下,然后猛地反应过来,他已是来到了这座宫殿的尽头。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两扇巨大的铜门,而在铜门两边的墙壁上,绘着一幅幅图画,不知道有多么古老。

    也许,有这座古府的介绍。

    陈浩然一边恢复着元气,一边看着两边的石壁,在没有达到最佳状态之前,他可不想冒冒然推开那两扇铜门。

    在铜门的左边,第一幅画便十分古怪,分别画着一个火人、一株藤蔓人形,一个石头人和一个水人。第二幅画,这四个人在天空中大开杀戒,无数的武者从天空中掉落下来,有的已经断成了两截,星月都变得黯淡无光。

    这就是前面四进宫殿死掉的四个圣皇

    否则没有这么巧的事情,刚好是四个,又分别对应着水火土木四种属性。

    能够飞行于空,那至少是阳府境的强者,可面对四大圣皇又有什么用?只是一边倒的屠杀罢了,根本没有人是一回之敌。

    第幅画,各式各样的兵器舞动于空,对抗着四大圣皇,勉强将这四个圣皇挡了下来。

    是皇兵

    陈浩然没有看到凌月枪,看来,这一幕发生的时间要在凌月圣皇得道之前,那么自然不会有凌月枪了。

    第四幅画,所有皇兵中的神识都是自主激活,全面唤醒了皇兵的威能,仿佛一尊尊圣皇活了过来,与之前那四个圣皇大战。

    只是皇兵便只是皇兵,其中一绺神识终归不是真正的圣皇,很快神识消耗过大,皇兵不得不陷入了沉睡,于是,四大圣皇又开始了大杀戮。

    左面墙壁的图画至此而终,陈浩然将目光移到了右面。

    第一幅画便是一个长裙女与火人圣皇大战,因为图画并没有上色,自然看不出那长裙女的具体装扮,甚至雕刻得也不是十分精细,可寥寥几笔已经勾勒出一个绝美的轮廓来。

    能够与圣皇对抗的,便只有圣皇

    这长裙女也是一位圣皇

    第二幅画,火人、藤人、石人、水人四大圣皇在星空中齐战长裙女,可女圣皇却是丝毫不落下风,甚至反过来压制着那四大元素系的圣皇。

    可以想像,必然是火人圣皇打不过女圣皇,因此召来了个同伴联手与女圣皇交战。

    第幅画,四大元素圣皇各展绝招,火焰圣皇释放出来的火焰将整个星空照亮,藤人圣皇身上挂着七个葫芦,飞射出七把短剑,而石人圣皇召来了无数的殒石,水人圣皇则是卷起了无边的海浪。

    第四幅画却是女圣皇展现出了无上战力,将四大圣皇的脑袋全部削了下来,战斗就此终结。

    几幅画当然不可能描绘出当时战斗的具体过程,可能够将以一敌四,并斩杀四位圣皇,不管用去了多少时间,这都是逆天般的战绩。

    右边的图画也到此为止。

    但陈浩然已经能够将前后的事情贯穿起来,这四大圣皇被轰杀之后,遗体便被放置在前面的四座宫殿中。因为他们屠戮无数,死后也没能落得个全尸,好像在受罚一般。

    可圣皇毕竟是圣皇,便是死了照样惊天动地

    火人圣皇留下了一颗至今还在跳动的心脏,藤人圣皇则将他的七把金剑又蕴育了出来,石人圣皇性蕴育出了一个全新的生命来

    就只有水人圣皇好像真得化成了水,再不起一丝波澜。

    陈浩然站了起来,他确实领先,但应该不会领先多,身后的五人都是几不逊色于他的年轻至尊。

    这扇石门的背后,是不是藏着那位女圣皇的绝世传承?

    能够力斩四大圣皇,这也牛了,该不会就是那血衣女皇吧

    永恒星本来就没有出过几位女圣皇,而且还要有斩杀圣皇的恐怖实力,除了那位血衣圣皇还有谁?

    可时间线对不上啊

    就算那四大圣皇的殒落是发生在15万年前,那么与6万年前还是差了9万年的时间,哪个圣皇可以活那么久?

    活了好几世?

    可一个星球上,同一时期不是只能出现一位圣皇?

    难道说活出第二世、第世之后,会不再改变天地大世?这好像也不可能啊,否则破虚圣皇成道的影响早该在四万年前就消失了,而不是现在

    陈浩然摇了摇头,这根本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想得明白的。

    得,还是先看看铜门里面是什么吧

    他用力推门,卡卡卡,铜门轻颤,慢慢打开。

    陈浩然心中充满了期待,这四大圣皇遗体都只能靠边站,圣料准皇兵随便丢,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至宝?

    铜门缓缓打开

    一股绝天绝地的气息涌出,让人瞬间生起一种生无可恋、只求一死的孤独,陈浩然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竟然想到了自杀

    以他这样的钢铁意志都被影响,这也可怕了

    陈浩然一咬牙,还是双臂使劲,继续将门推开。

    轰隆隆,铜门完全打开。

    在两扇大门之后,并不是第六进宫殿,而是一座不大的房间,看样有点像是卧室,但放在中间的床有些古怪,既没有帐,也没有被褥,而就是一张简单的白玉床。

    在白玉床上,放着一只小盒,长不过尺,宽仅半尺,高差不多也是半尺,通体血红色。

    就是这只盒在散发着绝天绝地的气息

    陈浩然的目光只是一扫,便确定这屋中再无其他能够让他感兴趣的东西,他紧紧地盯着那只盒,看得仔细。

    这只盒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底料有点像是黑玉,却又透着血色一样的红光。盒表面则没有一丁点的装饰,好像普通得很。

    可陈浩然没来由地知道,整个古府中就数这只玉盒最是珍贵

    他走近一步,那股孤独的气息更加强烈,影响着他的心灵,让他想到了自己孤零零地身在永恒星,而亲人朋友却都在远到不知道隔了多少光年的地球。

    不知不觉间,他的泪水已经流了下来,又涌起生无可恋,不如一死了的孤独。

    他连忙摇头,将自己从这股孤独中挣脱出来,若非他意志坚定,恐怕会在这样的情绪中失去自我,就那么绝望地等死

    这只玉盒是什么东西

    陈浩然相信,这并不是盒本身造成的,而是里面装着的东西可被封在玉盒之中都这么厉害,若是打开的话,谁又挡得住?

    他将混沌天龙塔祭出,宝气垂荡,但对于这样的孤独气息却基本没有什么隔绝作用。

    看来,要收取这只玉盒,只能凭他本身的实力

    陈浩然深深地吸了口气,大步前进,他绝不会输的

    如果他连自己的意志都无法守得住,又怎么有资格想要成就圣皇?

    几步之间,他便走到了玉盒之前,先拿了起来,试试这玉盒的份量如何。但让他惊讶的是,这只玉盒简直轻若无物,别说是燃血境,就是两岁的孩都能轻易拿得起来。

    陈浩然准备打开玉盒,手刚刚放上去,却又将玉盒反了个方向,让开口对外,说不定里面便有什么大杀器飞出,还是安全一点得好。

    有些忐忑之中,卡地一声轻响,他将盒盖打开。

    没有什么光芒涌过,瞬间轰杀一切,只是那股孤独之意却是十倍提升,哪怕是以陈浩然的意志都是心簇动摇,差点又想抹脖了。

    果然是因为里面的物

    陈浩然用力咬着嘴唇,鲜血渗出,痛意再加上嘴里的腥味让他的意志清醒了过来。他小心翼翼地探头一看,顿时傻眼,这只玉盒之中,居然还是一只玉盒

    同样的黑色玉质,同样地血光耀转,只是尺寸要小了一码。

    陈浩然将里面的玉盒取了出来,同样开口反对着自己,然后打开。

    嗡

    孤独之意直冲天际,一时之间,天空中乌云翻滚,然后磅礴大雨直落,好像老天爷都在落泪一般。而整个地药州的寄生兽也纷纷对天嚎叫,好像在共鸣一般。

    幸好,陈浩然在这里根本不知道,否则他一定会震惊无比,这竟然能够引出如此大的反应

    可即使如此,他的泪水也止不住地流,好像被烟熏了似的,脑海中反反复复就只有自杀一个念头。

    小青龙在他的识海中急转,释放出一道道波动,守护着他最后的意识清明。

    陈浩然终于以无上的毅力探头去看,他要知道玉盒中究竟藏着什么东西。

    境界越高,好奇心越大,有时候为了探未知甚至愿意冒生命之危

    陈浩然缓缓将头伸出,目光终于能够看到盒之中。

    什么

    他大吃一惊

    不是因为他在玉盒之中看到了什么吓人的东西,而是……这里面居然还是一只玉盒,只是尺寸更加小了些。

    还要不要继续打开?

    陈浩然心中完全没底,这只玉盒打开,那其中的孤独气息肯定更加可怕,他现在连小青龙都出动了,再没有底牌了

    不管这只玉盒中藏着什么,他绝对是有命开无命看

    这种纯粹找死的傻事谁于啊

    陈浩然叹了口气,重新将玉盒一层层地套上、装好。

    他现在还没有资格将玉盒全部打开,也许要阴脉境、也许要阳府境,甚至成为地尊、天祖……乃至圣皇究竟需要什么境界,端看这玉盒有多少层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