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赵无恤2014”,每天必现,感谢!)

    ~~~~~~~~~~~~~~~~~~~~~~~~~~~~~~~~~~~

    早已蓄势待发的二百汉戈骑兵跃马奔前,齐齐拉弓扣箭,绷绷绷绷!箭如雨下。

    乌丸人也早已接到伺机动手的命令,但五百乌丸骑兵事先已经自动脑补了这样一个画面:王帐双勇士黑罴兄弟,生擒汉戈部帅,徐徐而退,汉戈部骑兵必定惊乱,纵马来抢。此时,本部五百精骑立即拦截,百矢俱发,重创敌人。接下来,就是逐赶汉羊的时候了。

    而眼下现场却完全与臆想不一样:视敌将如插标卖首的黑罴兄弟,被那貌不惊人的汉戈酋长瞬杀;他们的左歙侯连滚带爬地逃命;汉戈骑兵非但没乱,反而打了鸡血似地一窝蜂冲近四、五十步,乱箭如雨。

    乌丸人太过自信己方压倒性的实力,也太过托大,认为双罴一出,手到擒来。结果先机一失,惨遭痛击。

    普弗卢往回逃的时侯,他的二十余骑护卫已冲出解救。在马悍击杀双罴,正欲追杀普弗卢时,乌丸护卫驰马张弓,一齐射向马悍。

    马悍不得已,只得放弃追杀,抓过黑罴的尸身挡在身前,飞快后退。黑罴的身体足足比马悍大上一圈,做为肉盾相当合格。噗噗之声不绝于耳,血肉四溅,眨眼间就插满箭矢,像靶场上的草人靶。

    乌丸护卫正欲追击时,大批汉戈骑兵蜂拥而来。乌丸护卫们慌忙勒马,仓皇接应普弗卢上马,掉头抽鞭狂逃。

    就在这时,箭雨来袭。

    首先遭到致命打击的就是距离最近的普弗卢护卫骑兵,二十余骑,大半被射成刺猬,人马浴血,哀鸿遍地。正冲杀而来的乌丸骑兵也应弦而倒数十人,骑队一阵大乱。

    马悍将手中肉盾一扔,纵身跃上白马,抖缰夹马,急呼:“撤!”

    角号声响起,二百汉戈骑兵,以少见的整齐,同时收弓,提缰勒马,呼啸而去——汉戈骑兵的骑射或许与乌丸人还有一定差距,但在组织与纪律性上,汉人天生强于胡人,经过训练的汉戈骑兵尤其明显。

    直到这时,乌丸人才反应过来,在险而又险逃得一命的普弗卢震天价怒吼中,百骑雷动,狂怒追击。

    于是,在这片矮丘起伏,野草绵密的平野上,两支骑兵一前一后,展开疯狂追逃。

    阎柔与他的三十从骑,在冲突一开始,就明智地鞭马飞退里许之外,以免卷入其间,遭池鱼之殃。此刻三十余骑正倚马高冈,观看两支骑兵之追逐战。

    一个贴身从骑低声问阎柔:“依大先生所见,乌丸人胜算如何?”

    阎柔略加沉吟,竖起三根手指:“三七分,汉戈部占三,乌丸人占七,如今端看乌丸人用时多少……嗯,乌丸人分兵了。”

    乌丸人衔尾狂追一阵后,眼见汉戈骑兵骑术不弱,马力充沛,这样追下去,在对方马力耗尽之前,根本撵不上。于是四百五十余骑(已被射杀数十骑,不足五百之数了),一分为二,一部继续驱赶,一部则绕到侧翼,准备来个前后包抄。

    由于马悍率骑兵起步较早,远远与乌丸人拉开距离,即便是落在队伍最后面的一排骑兵,距离最前列乌丸骑兵也在八十步以上,超出常规射程二十步之多。除了少数自恃臂力过人的乌丸骑兵不忿乱射之外,大多数乌丸骑兵都只能是闷头追赶,什么都做不了。

    同样的,汉戈骑兵也没法使用绝活回马箭,因为双方弓力相近,射程基本都是一样,你能射中对手,对手也能射中你。弓骑兵堪称是步兵与重骑的克星,对付轻骑兵,也能占上风,唯独对上同样的弓骑,就丧失了优势。

    不过对于这一点,马悍早已想到了,毕竟他建立汉戈骑兵时,假想敌就是胡骑,而胡骑,多半都是弓骑。弓骑对战弓骑,若要取胜,只有两个法子:一是武器装备更先进,二是利用地形。

    “快到了,传令下去,大伙准备。”马悍原本一马当先,此刻却放缓马速,摘下鞍旁豹弓,转头吩咐紧随左右的乌追。

    乌追大声应喏,从背后旗壶中拔出一面红色小旗,扭身挥舞。随即各队的队率、什长都纷纷拔旗摇晃应旗,同时大声提醒左右骑士做准备。不过一杯马奶茶的工夫,所有汉戈骑兵都已持弓上箭,做好发射准备。

    实际上,用角号传达命令是最便捷的,但为了避免引起乌丸人的警觉,还是以相对迟缓的旗号发令了。

    轰隆隆!

    铁蹄颤地,二百汉戈骑兵卷起一股狂飙,冲上一座低矮山冈,当最后一骑消失片刻之后,潮水般的乌丸骑兵狂涌而至——打击,就在此刻猝然降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