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谢谢大盟、赵无恤2014)

    ~~~~~~~~~~~~~~~~~~~~~~~~~~

    审讯完张闿,马悍对此事的处理也考虑好了。

    财,收了;粮,要了;人,全部关押起来。正应了马悍先前的预言,张闿这是送财上门啊。

    马悍下令周仓率十余战士彻底搜查张氏船只,所有箱格、舱底全部打开仔细检查,甚至还派楼船士潜入船底,搜寻是否有漏网之鱼。

    马悍则与赵云关起门来密议。

    雀室内,马悍来回踱步,神情兴奋:“刚踏上徐州,就有人送上这样一份大礼包。运气真不错,哈哈哈。”

    赵云神情肃然:“今日之事,着实险极,望城守引以为戒,日后尽量避免来历不明之徒近身。”

    马悍也收起笑容,席地跪坐,向赵云肃容致礼受教。马悍没说什么咱们以前比划过,哥的身手也不输于你,这种小角色还不放在眼里。赵云也没说今后要加强保卫,或者深居简出之类的话。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不现实。当此乱世,莫说马悍区区一个骑都尉,就算是一郡太守,一州刺史,都要披挂上阵,不避矢石。当此汉末大争之世,哪里能找得到绝对安全之所?赵云也只是提醒马悍注意日常警戒而已,真到了战场上,该怎么拼还得怎么拼。

    说完安全问题,接下来重点讨论怎么利用此次意外收获。

    赵云建议由周仓领二十白狼悍骑、二百楼船士留守船上,负责看押俘虏与守护钱粮,若有作战任务,由马悍与自己出战。

    马悍点头,这样的安排比较合适。指挥骑兵作战,无疑是赵云的强项,而周仓的水性不错,忠心更不用说。留守看船最好不过。

    “子龙认为这张闿一伙当如何处理?”

    赵云略加思索,向北一指:“送给曹州牧,可收一石二鸟之效。”

    马悍摸着下巴:“说说看。”

    赵云整理了一下思路,道:“曹公得到杀父仇人,仇恨得泄,加之武原(陶谦已移防武原)坚固,攻之难下,或可借此罢兵,并因此而欠下我们一个大大的人情。而陶公那边,若因我之助。徐州之围得解,百姓消弥刀兵之祸,想来无论城守提怎样的要求,陶公也无不予以满足吧。”

    马悍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道:“这种情况的确有可能出现,但可能性不大,曹操攻徐州,可不是为父报仇那么简单。此人乃政治雄才。决不会因仇恨而打一场没有利益的战争。”

    马悍边说边用手指沾水,在案上画出早已烂熟于胸的天下势力图,侃侃而谈:“子龙你来看,这里是曹操的兖州势力。正是中原之地,北面是袁绍,那是盟友。西面是京辅之地,虽有李、郭之乱。但天子居其间,也不是曹操一介州牧可以问津的。接下来是南面,荆州刘表。单骑入襄阳,合纵连横,已将整个荆州整合一新,豪强归附,带甲十万,其势方炽。这,也不是曹操眼下敢伸手的地方。那么曹操的兖州势力若要发展,就得假定一个对手,拟定一个出击方向,他能选哪里?”

    赵云摇头苦笑:“只有东向。”

    马悍手指向徐州地形图一点:“陶谦垂老,二子羸弱,后续乏人,兵势不彰,臣下人心各异。如此弱敌,不打他打谁?曹操对徐州垂涎久矣,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借口,这张闿愚蠢之举,就是老天送来的最佳借口,只是太过惨痛了些。”

    马悍最后总结道:“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只要还有政治利益,这场仗,就有得打。光是一个张闿,还没有结束战争的能量。”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赵云反复咀嚼马悍这句话,连连点头,心悦诚服,只是略有不甘,“如此说来,张闿此人虽落入我们之手,却利用不了。”

    “不,至少他有一个作用,而且是大作用。”马悍推开窗格,目光投向西方,“他可以救命,救很多条命。我可以不要曹操感谢,不要陶谦感激,但有一样必须要,而且也最值——那就是徐州的民心!”

    赵云正想问一个张闿怎么能收取徐州民心,舱外却传来一声禀报:“禀城守,周军侯搜查时,碰到一件棘手之事,请城守亲往一观,以做决断。”

    棘手之事?马悍与赵云交换了一个眼神,笑道:“他还真搜查出什么花样来了。财宝?本来就有,不会让他感到棘手;谷米?再怎样也不可能变出更多;如果是兵器,这家伙只会开心,不会说什么棘手……等等!不会搜出什么大活人来吧?”

    那士兵一脸吃惊的表情:“城守真是料事如神,的确是搜出一个人——一个女人!”

    ……

    这是张氏十多条客货混装船中最小的一条船,平日只有几个煮食漂衣的仆妇居住,船上都是蔬菜与锅碗瓢盆。这条船只在淮阴启程时搜查过一次,之后再没查过,一来是不便,二来船很小,一目了然,基本没什么碍眼之物。偏偏就是这最不起眼的小船,居然藏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秘密。

    小船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浓浓的混合着蔬菜、柴薪、烟火的怪味,马悍却浑若不觉,他与赵云、周仓及一众护卫,目光全为眼前所见而震撼。在他们面前,是一个很大的箱子,大到可以装下一个人——一个身着素色衣裙,肌肤如雪,眉目如画的少女,蜷曲着侧卧于箱子里。

    她的双手双腿自然弯曲,额头光洁饱满,秀眉细密,双目紧闭,眼皮白腻幼嫩,长而密的睫毛随着呼吸轻颤。五官秀美精致,微贲的胸脯微微起伏,睡姿安详静谧,好一幅海棠春睡图。只不过,眼下正值黄昏时分,并非睡觉的好时辰,尤其不应当在众目睽睽下睡得如此之沉。很显然,这种睡眠是不正常的。

    周仓破天荒的用一种低沉而非平日打雷一样的声音道:“据这几个仆妇交待。此女上船时曾被绑缚掩口与她们混居一处,因是妇人,属下盘查不严,请城守降罪。”

    周仓见城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