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谢谢大盟、赵无恤2014、奇檬子、波动的浪、箜溟曉曦的支持,很是欢喜。)

    ~~~~~~~~~~~~~~~~~~~~~~~~~~~~~~~~~~~~~~~~~~~~~~~~~~~~~~~~~~~~~~~~~~~~~~~~~~

    兴平元年四月,曹操二攻徐州,其借口一如马悍所料,直指徐州牧陶谦为杀害其父侄及族人五十余口的幕后凶手,有证人有口供,证据确凿。可怜张闿在被车裂前还被利用了一把。

    四月初三,曹操在东郡濮阳誓师,以张闿等八十余凶手首级祭旗,全军三万步骑,挥师东向。而同一时间,一直在任城秣马厉兵的曹仁别部,再次充当急先锋,抢先攻入豫州小沛,兵临泗水。

    一时间,泗水以东的彭城大乱。半年前曹军屠城惨景犹历历在目,此刻魔王再临,彭城军民肝胆俱裂,每日都有大批士卒百姓潜逃,最后连守将都跑路了。

    恰在此时,前往小沛与彭城的陈珪父子适逢其会,当机立断,接过彭城军队的指挥权,组织军队沿江布防,遏止曹仁渡江。正好此时连续下了几天暴雨,河水满涨,水势陡急,曹军无法及时渡江,这才使得陈珪父子抢到了紧急布防的时间。

    曹军虽未渡过泗水,但入侵的噩耗如瘟疫蔓延,整个徐州象发生一场地震,动荡不安,上下失色。

    有人在前线奋力抵抗,同样也有人趁机脚底抹油。

    四月初五。下邳相笮融,以三千步骑裹挟全郡男女僧尼万余口,牛马骡羊三千,财赀数百辆,沿水陆逃往广陵。

    当马悍刚从淮阴北门登船离开时。笮融率部也堪堪从西门进入,而曹军入寇的消息,也在广陵炸开了锅。

    马悍完全没料到,曹操这么快就再次入寇,否则他决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如果他已经回到辽西倒也罢了,既然连徐州地界都没走出。那没什么可说的——回去。与赵云别部汇合,以糜氏钱粮为后盾,坐观徐州风云。

    混水才能摸鱼,有鹬蚌相争,才有渔翁得利。

    马悍的船队此时已至淮浦。要返回淮阴,至少大半天,而此时已是申时初(下午四点),如果即刻出发,到淮阴时天色已晚,夜间行船,诸多不便。马悍决定暂泊淮浦,次日一早返航。

    但是。马悍万万没料到,就是因为这一晚的耽搁,错失了阻止一场浩劫的时机。

    ……

    笮融率众入淮阴。得到广陵太守赵昱的热情招待,摆下盛大的酒席招待笮融及其部属。

    笮融此次南下的目的地并非广陵,毕竟这还是徐州地界,太不安全。他打算南下秣陵,投奔故交原彭城相薜礼,广陵本是过境而已。但当笮融这只三国时期名声最为狼藉的过境之豺。闯入物丰民富的广陵,一切都在向一个可怕的方向滑进……

    酒酣耳热之际。笮融手下一众部将不断窃窃私语,目光频频瞄向宴席上的达官贵人。以及席间身披绮罗、翩翩起舞的舞姬。美酒、富人、女人,一切挑动人类原始**的东西,都在酒精的刺激下开始发酵。

    笮融与陶谦俱为乡党,同为丹阳人,出身市井豪强,于乱世中聚众数百,投奔陶谦,因此之故,才得以授下邳相。笮融的亲信部众中,多为市井无赖,泼皮亡命。而他的护卫队里,有不少是买来的山越奴,俱是好勇斗狠之辈。这些人眼里,是见不得黄白之物、红颜美妇的。

    赵昱浑然不知,自己已引狼入室。

    部属借着敬酒之机,不断向笮融耳语嘀咕,而笮融的双眼,也在酒精与贪欲的驱使下开始发红……

    是夜,笮融亲自登门,请赵昱及一众官吏富商赴宴,而他则在暗中布置伏兵。一切准备就绪后,笮融藉以敬酒之机,猝然出手,拔刀斩杀赵昱。随即伏兵四出,刀戟齐下,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血流遍地,到处都是抱头逃命的官吏。

    笮融手持大刀,杀气腾腾,当先冲入太守府,血洗官寺。以太守府的第一缕火光开始,数千士兵疯狂烧杀抢掠,半城血水,半城火光。淮阴城,陷入了一片血色恐怖中……

    屠杀一开始,常年为奴牧羊而养成异常警觉的马弃就从榻上跳起来。

    马弃正是马悍留下守护甘梅的四护卫之一,也是两名白狼悍骑之一。马弃原本不叫这个名字,他本也没有名字,只有一个充满侮辱性的代号“羊睾子”。他是乌丸人凌辱汉女奴后的产物,像他这样的人,每年在漠北都会产生很多,七成以上都在呱呱落地后不久就因恶劣的环境而夭折。存活的三成,至少有两成熬不到成年。

    羊睾子名贱命硬,他成为了那幸运的一成。但是在他二十岁以前,他所过的日子,比他每日放牧的羊好不了多少。吃的是狗食,睡的是羊圈,牧羊十五年,他只吃过三次羊骨头。如果不是一个人的出现,他也许就这么浑浑噩噩,不知到哪一天就成为羊圈里一具僵尸。

    这个人,不,对他而言,他已不是凡人,而是神!汉戈部的精神领袖——马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