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foncolor=red>

    (年终将至,大盟支持依旧,感激不尽!赵无恤2014、风云71、恶狼之星、.小良子.、ufgw、爱看书000123、雪云韬、hmbgswhjq盛意支持。真是不到月末竟不知有如此之多的书友支持啊!谢谢!)

    ~~~~~~~~~~~~~~~~~~~~~~~~~~~~~~~~~~~~~~~~~~~~~~~~~~~~~~~~~~~~

    这是程昱、于禁、乐进合击马悍,将其逼出彭城国后的半个月,在五百里外的兖州山阳郡的钜野泽,出现了两条小舟。在棹公的熟练操控下,小舟轻巧地在芦苇荡泽中穿梭。

    不一会,前方芦苇急摇,传来哗哗地划水声响。两条小舟的棹公动作定格,舱篷里无声无息探出森森箭镞。

    这时前方传来一阵“咕咕”鸟鸣,棹公才松了口气:“是你们的兄弟。”

    芦苇分开,一条同样形制的小舟出现,几个背负弓箭的白狼悍骑战士站在船头,对两条小舟轻声呼唤:“城守,有情况。”

    舱篷箭镞一隐,一人陡然幻现,卓立船前,正是马悍。

    马悍说到做到,仅仅只在下邳呆了两天,就出发前往兖州。此行目标之一,乐进之父居于兖州东郡阳平(今山东莘县)之北的莘亭。此时的东郡太守有两个,一个是曹操任命的夏侯惇,治所在郡南的濮阳;一个是袁绍任命的臧洪,治所在郡北的东武阳。两处相距不过二百里,都在黄河边上。而这阳平就属于东武阳。这么一看,乐进当初回乡募兵,还真有点捞过界的意思。

    在当时,臧洪的名气远远大于夏侯惇,此人可是当初讨董联盟的发起人之一。并且亲自起草、诵读檄文,以雄气勇烈称著当世。在天下诸侯中,都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但在马悍眼里,十个臧洪这样的名士,都不及一个夏侯惇危险。如果此行是深入到夏侯惇的地盘去捞人,或许还有点危险性。但到臧洪的地盘,那就不算个事了。

    马悍此行只率二十白狼悍骑,其中十个重骑兵,十个弓骑兵,带足粮秣装备。弃马乘舟,沿泗水西行。即便久旱无雨,但像泗水这样的重要河流,一时半会是不会断流的。虽然通不了大船,驶小渔舟却没问题。

    从下邳出发,沿泗水溯流西行,经彭城国、沛国、济阴郡,进入济水。然后折向北,进入大野泽,总计耗时半月。这大野泽就是后世的梁山泊。当然,千年之前的此时,还不是那浩浩荡荡、芦苇连天的八百里梁山水泊,而是南北长三百里,东西宽约百里的一个巨大湖泊。而钜野泽口,就是大野泽的入口。因入口宽广巨大,故称“钜(巨)野口”。

    从钜野口进入大野泽。横渡百里之后,折入瓠子河。向北行驶百余里至东阿,然后渡过黄河就可至阳平了。

    整个行程预计要一个月,返回的话,因熟门熟路,加上是顺流,大概只需半个月就行了。

    以二千石官秩之尊,千里奔波,来回一个半月,只为收降一个曹军中级军官而接其家眷——当马悍向陈登求助,要求对方为自己提供船只、棹公、向导之时,陈登无论如何都不相信马悍此行如此简单。

    真人面前还真不能说假话,于是马悍很“老实”的说:“其实,我是去找吕温侯,这个人眼热兖州很久了……”

    从情理上说,陈登是半点都不愿相信这样的荒唐事,但望着马悍的眼睛,以陈登的明窥人心之术,惊骇发觉,这次对方说的是实话。这时的他只有一个感觉,这简直太疯狂了!

    马悍并无虚言,他此行的确与吕布有关,尽管他并不打算与吕布照面。

    马悍此行有三个目的,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贪天之功”。

    徐州之战已到了最关键时刻,吕布随时会登场,此人一登场,整个兖、徐局面为之大变,徐州之围,不救而解。历史上,陶谦殁后,刘备入主徐州,得到徐州豪强糜氏兄弟与陈氏父子的强力支持。但随后以曹豹为首的另一股徐州本地豪强,却暗中联合从兖州败退入徐的吕布,反客为主,驱逐刘备。这其中的原因,除了徐州本土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斗所致之外,吕布在兴平初年从背后捅曹操一刀子,间接解了徐州之围,使徐州上下再次从曹操的屠刀下逃过一劫,也是其能得到拥戴,顺利取代刘备,入主徐州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当是时,吕布袭取兖州,可没有半点要救徐州的意思,这一点,是人都知道。故此,在曹操被迫退兵之后,陶谦阖同徐州上下,只是一个劲感谢老天,这是天意使然啊!

    不过,马悍这一次要告诉徐州上下,这不是天意,而是我的“努力”!

    先用一封书信,向糜氏兄弟谢罪,表明未能保全糜氏粮仓,深感惭愧。为此,决意前往兖州陈留,向太守张邈、张超兄弟、治中陈宫,客居陈留的吕温侯等陈说厉害,劝其举事,驱逐曹操。如此,可解徐州之围,也算是对二君弗照盛意之报答。

    这样一封内容的书信,估计糜氏兄弟看到,会目瞪口呆,深切怀疑这个马悍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这完全没有半点可行性嘛,纯粹是天马行空,白日发梦——哦,他不是号“辽东天驹”么,还真是天马行空惯了。

    糜氏兄弟看到这封信时是个什么心情,马悍无须理会,他要的就是要有个物证,证明自己出发前往兖州,为解徐州之围,“出生入死”去了。

    物证有了,还得要有人证。这个人,必须有强有力的话语权,必须是名士。这样的人证。说出的证言才有份量,天下人才听得入耳,世人才愿意相信。

    陈登,就是你了!

    好了,人证、物证俱全。马悍就可以出发了。出发前,那几个知情人或许看他的眼神就像看疯子,但等他回来时,他相信,不止区区一个剡城,整个徐州军民都会锣鼓喧天欢迎他。至于陶谦。只要还没死,爬也得爬起来迎接。

    一救徐州是他,二救徐州也是他,将来一旦他需要徐州,纵是“仁义无双”的刘备、勇武盖世的吕布。只怕都不得不退避三舍,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