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感谢大盟支持!感谢赵无恤2014、孤峤蟠烟、波动的浪、6圣剑的火枪、笨笨1967、ufgw、彩虹啊丶。都是相当给力啊!谢谢了!)

    ~~~~~~~~~~~~~~~~~~~~~~~~~~~~~~~~~~~~~~~~~~~~~~~~~~~~~~~~~~~~~~~~~~~~~~~~~~~~~~~~~~~~~~~~~~~~~~~~~~~~~~~~~~~~~~~~~~~

    马悍谢绝了以陶谦为首的徐州官吏,包括刘备等人的挽留,离开剡城,前往朐县。他要是再逗留下去,搞不好就得参加陶谦的葬礼,那得拖到什么时候。而他已离开辽西太久,必须尽快赶回去了。

    陶氏兄弟当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事实上,这件事陶谦只是隐隐对长子提过,并未细谈,主要是生怕两个儿子露了口风。陶谦打算在自己快不行的时候才吐露实情,按礼制,陶氏兄弟将会扶柩归梓,至丹阳守丧。待期期除服之后,从丹阳泛舟出海,北上辽西,托庇于白狼城。

    陶谦为了血脉延续,为了年年有人拜祭,也是蛮拚了。

    糜竺身为徐州别驾,在这个时候实在分身不得,故此只能让糜芳亲自相送。随行的,还有一辆糜府轺车,里面坐着糜氏幼妹糜贞。糜贞是因为厌倦了剡城的各种官眷之间的应酬,只想回朐县故居清静休养一阵。

    糜竺与糜芳正为徐州官场即将重新洗牌而焦头烂额,也顾不得理会这个妹子,便随她去了。

    从剡城到朐县,约二百余里,沿途多山,地势不平,而且也没有任何县乡。不过。糜氏兄弟身为东海乃至徐州首屈一指的大富商,当然不可能委屈自己。而且保持朐县与剡城之间的道路通畅,往来便利,也有助于他们对剡城的掌控。所以,糜氏兄弟在这二百多里路上,每隔五十里,就建起一座相当规格的驿站,接待往来食宿,的确方便许多。

    入暮时分,马悍与二十白狼悍骑战士、乐进之父及家人。在糜芳引领下,入住驿站。

    糜氏二公子及小娘子入住,驿站主事自然是打起十二分小心,调动起最多的人手,按最高规格接待。这驿站分前后两个区域,前区只做一般接待,主要是一些驿递、族中普通子弟游学、经商接待之用。后区规格就不一般了,院落广阔,环境幽雅。膳食精细,居室雅致,只有族中身份较高者或徐州千石以上官员入住,才能享受这等待遇。

    晚膳自然是马悍与糜芳共用。席间马悍还请来乐父,向其敬酒。糜芳身为校尉,对区区一个假司马之父不怎么放在眼里,但马悍态度如此恭敬。他也不好托大,同样也敬了一杯。

    乐父不过一老农,生平见过最大的官不过一县吏。如今竟得一都尉一校尉敬酒,接杯的手都抖了。和泪饮尽之后,乐父唏嘘不已:“都尉如此器重,吾儿能追随都尉左右,执鞭坠镫,实是他的福份啊!”

    待乐父退下之后,糜芳向马悍挑了挑大拇指:“惊龙有关、张之勇,又有刘使君之深谋,更如此年轻英锐,前程不可限量。说实话,若惊龙肯客军徐州,我兄弟定会支持,那陈氏父子想必也是如此,而曹豹与曹宏兄弟料想也不敢反对。届时惊龙与刘使君联合,这徐州之天下,嘿嘿……”

    听糜芳前半句,马悍还以为这家伙要支持自己取徐州呢,但听到后面,却是为刘备做说客。嘿嘿,跟刘备联合……什么时候被连皮带骨吞了都不知道。

    糜芳对自己态度转变,只是惊佩于自己的胆略,但三国时代有胆略的勇士多了去,又有几个能得到权势者与名士的垂青?只有在胆略后面加个括弧,标注出身名门,这才能真正得到名门豪强们的认可。

    龙永远只能龙耍;凤永远只跟凤玩;而老鼠也只能在老鼠窝里逗乐,想混进来,门都没有!

    马悍打了个哈哈:“子方过誉了,我马悍不过一边鄙军将,代大汉守边足矣,安敢涉足徐州此富饶州郡之地?刘使君,皇室贵胄耳;关、张,万人敌之猛将,在下万万不敢与之相提并论。”

    话不投机半句多,马悍将樽中酒一饮而尽后,告辞而出。

    ……

    时近中秋,月圆如盘。也不知是月圆之夜的潮汐作用,还是方才糜芳那一番话,令马悍心潮难平,负手踱步于后院疏林小径,沉思不语。这一刻,他莫名想起辽东公孙度。这位出身卑微的太守,一朝大权在握,斩尽杀绝郡内豪强望族,甚至刨坟挖墓,行事如此激烈,是不是也曾经像自己一样,遭受过这样有意无意的羞辱?

    做为一个现代人,马悍对出身什么的,远远没有这个时代的人那么看重、那样敏感。但即便如此,那种无时无刻、若有若无,平时感觉不到,但在言辞间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鄙薄,难免令人郁闷。连马悍这样一个不太在乎的人都这样郁闷,可想而知公孙度的心情。

    汉末三国,各方诸侯因利益冲突,都曾对治下本土豪强举起过屠刀。曹操杀过、刘表杀过、孙策杀过、公孙瓒杀过,但没有那一个杀得有公孙度那么狠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