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感谢大盟,一直都在!谢谢ufgw、宇文羽)

    ~~~~~~~~~~~~~~~~~~~~~~~~~~~~~~~~~~

    驿馆门前一场激战,百步外的二层阁楼上,铜面人尽收眼底,眼睁睁看着马悍一行十八骑毫发无损消失于暗夜。面具后发出咯咯磨牙声,窗格都被捏得嘎嘎直响。

    他的整个身影隐藏在深深的黑暗中,只有一双指节发白的手,在远处火光映照下,青筋毕露。

    “戒备森严的侯府,人多势众的驿馆——这样都让他跑了!公孙父子,一个比一个没用!”铜面人重重一拳砸在窗台上,皮破血渗,兀自不觉。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又响起有节奏的叩击声,铜面人仿佛从沉睡中惊醒,精神一振,转身道:“进来。”

    房门推开又迅速关上,依然是那个葛衣仆人,恭恭敬敬鞠躬:“主人,已经打探到消息了……”

    “怎么样?抓住没有?”铜面人似乎也失去了一贯的冷静,有些焦急地问。

    葛衣仆人遗憾地摇头。

    铜面人眼睛瞠大,带着不可置信的语气道:“夤夜奔突,重门闭锁,他们怎可能突出城去?那二百守卒都是吃屎的么?!”说到后面,几乎带着咆哮音了。

    葛衣仆人战战兢兢道:“听西门守卒说,好像、好像他们有辽东侯的令箭,故此才打开关城的……”

    “令箭?”铜面人终于想起先前似乎看到公孙康扔了一个东西给他的扈从,然后扈从数骑便匆匆离开,离开的方向。正是西门。而那马悍杀回来的方向,也正是西面……

    “该死而无能的公孙父子!”铜面人长叹一声,已经无力吐槽了。

    葛衣仆人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其实公孙公子追赶还算是及时的,马悍一行刚刚通过内城、瓮城。大门还没完全打开,吊桥也没放下,而公孙公子已率兵追到西门……”

    铜面人讶道:“既如此,为何还让他逃了?难不成,他还有接应?唔,不会!我们在城外有哨探盯梢。不可能有大批人马接近而不知。”

    葛衣仆人连连点头:“他们的确没接应,而是硬闯出去的。”

    铜面人更惊讶了:“这样都能硬闯?”

    葛衣仆人脸上流露出的表情,与辽东侯府那引领马悍如厕的侍者一般无二,吃吃道:“听那守城军侯说,那马悍生生将千斤石栓单手托起。撞开城门。然后,从马背纵起,跃上吊桥顶端,然后,然后……”

    “然后怎样?”铜面人都忍不住追问了。

    “守卫西门的军侯说,他在城头上亲眼目睹,那马悍挥臂左右削击,那指头粗的吊桥铁链就铮然而断。吊桥坠落。马悍一行就此突围……”

    “神兵利器!原来他一直有神兵利器!”铜面人喃喃道,“这世上真有一击而断粗大铁链的神兵么?”

    葛衣仆人不敢、也无法作答,只有保持沉默。

    铜面人最后以一声叹息为结语:“看来。不是公孙父子太无能,而是那个人太可怕……”

    ……

    天色明朗,天穹如碧,一只苍鹰在千山崇岭上空飞翔,穿云振翅,长唳有声。鹰眼俯视。无边无际的大地上,两拨人马正你追我赶。卷起两股长长的烟尘。

    前面一拨人马,只有十几骑。后面追赶的人马,却不下三、四百骑,数十倍的差距,谁敢不逃?不过后面的人马想追上前方逃骑也不容易,因为距离实在太远,至少在五里之外,基本上谁都看不到谁,只能凭烟尘锁定逃敌。

    五里,这段不短的距离,若无意外,想缩小至零距,至少还得追半天。

    不用说,前面逃的就是马悍、田豫及白狼悍骑,后面追的,便是公孙康及辽东骑兵。

    如果公孙康在马悍突城之时,就奋起直追,双方根本不会拉开如此长距,早就追上了。只是,公孙康敢么?

    倘若马悍一行被困在内外城之间的城门洞内,公孙康倒是不惮落井下石,但马悍一旦突围,龙归大海,再借两个胆,公孙康都不敢只率数十骑就往刀口上撞。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马悍一行远去,急吼吼回侯府向父亲讨要金箭批令——至少可调五百人马的金箭,少于这个数,他不敢追。

    等到人马调齐,马悍早跑没影了。当然,这并不影响辽东军追杀,在辽东这片土地上,善于觅迹寻踪的人还是很多的,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晨风拂面,襟怀猎猎,奔驰在最前头的马悍,索性扯下头盔,任由长发在劲风中乱舞如蓬。此刻的他,又有了当年被鲜卑、乌丸千骑追杀的刺激感。

    没错,对马悍这前世今生都行走在危险边缘的天生冒险者而言,越是危险、越是绝境,越觉刺激。如果此刻他是单弓匹马,他绝不会这样闷头逃跑,早就选择一个合适地形进行反击了,只可惜他不是一个人。

    当发现追兵的烟尘时,马悍就曾打算留下阻击,被追杀而不反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