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感谢大盟!谢谢ufgw、顶呱呱。呱呱)

    ~~~~~~~~~~~~~~~~~~~~~~~~~~~~~~~~~~~~~

    当从北面马首山道杀来的辽东、乌丸联军,正蜂拥渡河之际,南面的公孙续大军,也抵达距白狼城约二十里的一片丘陵。而在这里,他遭到一支军队的拦截阻击。

    这支军队打出的旗号,是一个“乐”字,而旗帜上的旄饰,表明这是一位军司马。

    白狼营的军司马只有三人,姓乐的只有一个:白狼营步军司马,乐进。

    公孙续亲率数十骑登上高坡,察看三百步外,那座丘陵上正忙忙碌碌布阵防御的白狼军兵。

    公孙续先是一喜,这支阻击军队人数甚少,看来所得情报不假,辽东人与乌丸人正大举进攻,白狼营主力当是奔赴马首山道阻击强敌去了。继而又一惊,公孙续也是将门子,纵然不是很出色,但底子还是有的,对军阵战列都很熟悉,看着看着,脸上收起轻视之色,神情严峻。

    乐进所率的这支人马不多,只有五百步卒,二百骑兵,共计七百步骑。二百骑兵,是清一色的弓骑,即狼牙飞骑。五百步卒中,三百为战兵,二百辅兵。

    此刻,士兵们正在各自队率、屯长指挥下,按照平常训练的要求,忙碌而有条不紊地开始布阵。刀盾兵、长矛兵、斧槌兵、弓弩兵各就各位。辅兵队率、屯长指挥辅兵们从牛车上把鹿砦、拒马、木蒺藜、铁蒺藜、木桩等各种障碍物抬下来布在军阵前面,战车也作为障碍物挡在外围,二百骑兵牵着马分布在阵形两侧,一片肃杀。

    白狼军布了一个圆形阵。外围是拒马、鹿砦、木蒺藜和几排名为“参连织女”的铁蒺藜、后面一排排的两头尖锐的木桩牢牢的钉在地上,围成一片防护栏。防护栏每隔百步设有门,栏后是经过改装附有挡板能防箭的战车,挡板相连宛如城垛。车后是射程最远的弩兵部队,弩兵后面有一排刀盾兵。一排长矛兵做掩护,最后面则是一队斧槌兵。各排各列之间均有走道以备出击和后退,一直绵延到土丘下。土丘下又有一排防护桩,后面是弓箭手和佩有小盾、环首刀的步兵。

    阵中立有两丈多高的飞楼,飞楼上有旗手、号手和瞭望手。

    乐进在土丘顶居中而坐,十余名甲士和鼓手簇拥两旁。身后的军司马大旄及白狼猎头旗,在斜阳下如浪展卷,发出“啵啵”之声。

    仅仅只有七百兵,但在乐进的布置下,却层次分明。法度森然,那气势,俨然万军大阵的模样。无怪乎连占据绝对兵力优势的公孙续,都被震住。

    渔翁不是那么好做的。战争不是唱戏,摇一摇羽扇或摸出个锦囊,强敌就灰飞烟灭。每一个策略的达成,都需要付出行动与努力,甚至流血牺牲的代价。在乐进的计划中。要想让鹬蚌相争,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精确控制南北之敌抵达白狼的时间。

    从行程上看。北面之敌因需渡过白狼水,抵达白狼的时间会比较晚。而南面之敌早已渡过玄水,八十里坦途,通畅无阻,若不加以阻拦,将会早早抵达白狼。如此。整个计划就完全流产。

    据此,乐进提出“南阻北放”的方针:北面之敌放进来。南面之敌则以一部兵力阻击,拖延时间。直到天黑。

    这是白狼营步兵的首战,对手,是四倍于已的幽州军。

    尽管是新兵首战,而且是以寡敌众,但乐进却夷然无惧,甚至信心满满——七百兵马或许不能击败对方三千人马,但挡住却不在话下。

    乐进的信心不仅是因为有二百狼牙飞骑的协助,更来自于麾下步兵中的两支特殊部队:斧槌兵与强弩兵。

    斧槌兵,持十五斤重长斧或铁皮包木重槌,披重铠,为防御力与破坏力至强的重步兵。

    强弩兵,执新型蹶张弩,超远距杀敌,为骑兵克星。

    听上去,这与袁绍的大戟士及先登死士差不多,而白狼斧槌兵却更胜一筹,他的特殊,就特殊在其铠甲上。

    三国时期,将士的防护多数都很简单,一般士兵都不可能装备头盔,只以青、褐布巾包头,故称“苍头”。铠甲,除非是有稳固地盘、兼钱粮充足的军阀,或许会给部分精锐装备两档铠。那些四处流亡的军阀,比如曹操、刘备;以及地域贫脊、钱粮短缺的军阀,如马腾、韩遂之流,那是不要想了。

    这时期,能有一支常规装备札甲、持重兵器的部队,就很了不得了,像袁绍的大戟士、高顺的陷阵营,俱是如此。即便是后来的虎豹骑,装备也不过如是。而札甲也不过以皮革为里、外缀铁片的鳞甲,远远不及唐宋之明光铠、步人甲之精良。所以当时的重步兵,要想达到刀斫不入,箭矢难透,只有一个法子,即披双层札甲。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呢,想想你穿上两件棉衣……这样的重步兵,肢体行动是受限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