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感谢大盟一路支持至今!多谢赵无恤2014的腊八粥,嗯,我是甜党。同谢ufgw、九月自在天、圆圆肉团团)

    ~~~~~~~~~~~~~~~~~~~~~~~~~~~~~~~~~~~~~~~~~~~~~~~~~~~~~~~~~~~~~

    辰时,阳光刺破薄云,将马首山道南谷口前黄绿相间的平野,染成一片明黄透亮。

    两支军队遥遥相对,旌旗猎猎,一片肃杀。

    公孙模、答头率二千残余步骑,凄凄惶惶赶到马首山道前时,眼前的情形,令他们彻底心凉透顶。

    一眼望去,三百甲骑,排成一个巨大的鱼丽阵形。骑士身披厚铠,铁盔罩面,止露双目,手持长矛大斧、狼牙棒铁流星,鞍旁还有至少两件重型副武器。

    如果说,白狼重骑的新式铠甲因为十六块铁板暗藏于皮甲内,表面看不出什么,并不给人以太强烈的震撼的话,那么战马的具装就完全不一样,足以亮瞎人眼。

    重骑兵,在某种程度上说,马比人还重要,马一倒,人也跟着玩完,所以马铠的防护也是重中之重。

    白狼重骑的马铠,又与骑士重甲不同,全是以坚革为底,外缀一片片山字形铁片,层层交叠。这是最正宗的札甲编制手法,对箭矢与刀枪的防护,并不比骑士重甲差,只是成本高昂许多,耗费的工时也更久。

    虽然制造一副马铠费时费力费钱,但那象厚毡一样披在马背、整齐致密、打磨光亮的一片片铁叶,反射朝阳,鳞鳞生光,明晃晃令人双目难睁,给人以强烈的视觉震撼与心理压迫。

    仅仅三百重甲骑阵,所形成的威压。就令对面二千步骑兴起难以抗衡之感。

    而白狼军还不止三百重骑,更有二百狼牙飞骑在左右两翼纵马轻驰热身。他们的弓还在袋里,箭还在囊中,但骑士们在走马之余,不时射来地冷镞目光,令人胆寒。

    公孙模让侍从取来清水木刷,将满是泥尘的铠甲清洗两遍,直到铁叶明晃,甲光透亮,才重新披挂上马。棹矛在手。在十余骑扈从的环护下,驰出军阵,距白狼骑阵约三百步,向对面大喊:“请赵司马前来一晤。”

    三百步远,对面当然听不清,故而十余扈从负责当传声筒,扯着嗓子将这句话齐声吼出。

    对面终于有了反应,远远驰出数骑,其中一骑是擎旗手。所擎之旗,正是军司马旄旗。也就是说,来者中必有一人是赵云。

    双方接近百步,飙嗓子基本能听清了。公孙模才扬声道:“我乃辽东骑都尉公孙模,只求率残军归梓,不知赵司马能否网开一面?”

    对面驰出一将,银甲长缨。白马雄骏,振声回应:“某乃赵云,非云一意赶尽杀绝。只因此时之辽东,恐怕早已风云激变。若放公孙都尉北还,恐生变数。故云有一逆耳忠言,尔等只有投降一途,方是生机。”

    赵云这一番话,所包含的信息令公孙模悚然而惊——马悍想干什么?一匹恶狼还想干倒老虎不成?真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不知所谓……公孙模又惊又怒,肚子里已不知骂了多少声,切齿怒吼:“不是你白狼城才有甲骑!说到底,白狼城也不过是我辽东军下属而已。白狼军有的,我辽东又怎会没有?赵子龙,你等着瞧!”

    公孙模愤然掉转马头,驰回本阵,对身旁传令兵道,“转告答头王子,请他调遣突骑警戒白狼军弓骑兵。白狼甲骑,由我辽东军来对付。”

    辽东军的确也有甲骑,属公孙模的扈从骑队,约五百骑。人人均戴皮盔,内着软甲,外罩硬甲,骑健马,擎长矛大戟。除了没有精铁马铠,粗粗看去,与白狼重骑似乎真没差。

    但如果公孙模能近距离观察,甚至伸手摸一摸,就会知道,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可惜,公孙模没这个机会,而他也将为这个严重误判付出惨重代价。

    辽东、乌丸联军眼下满打满算,不足二千,步军与骑军各约一千。其中步军多半为辅兵,战兵所剩无几,基本被打残了,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真正能作战的,也就只有一千左右的骑兵。分别为公孙模的辽东甲骑四百(有百骑被留在白狼水南岸断后,尽数投降),答头的乌丸突骑六百。而六百乌丸突骑中,有二百余骑是柳城乌丸残兵,成军,只协同作战,答头指挥不动。

    不过区区千骑,就分属三部,在一般情况下,会因各自利益相左而内耗,自削战斗力。但在此归途被扼,生死一线之际,三股势力也不得不齐心合力,联战一回了。

    公孙模没有回阵后,而是提矛于阵前,向麾下四百扈从甲骑与近千步卒大喊:“辽西人竟然要我们投降!他们忘了,我们辽东侯才是主!马悍、赵云、乐进,都不过是奴仆!奴仆想骑到主人头上,我们要用手中的刀矛铁蹄,挑破踏碎他们的白日梦!辽东军威武!”

    “辽东军威武!”

    辽东军的步骑齐声振呼,他们或许对哪个是主,哪个是仆不感兴趣,但对辽东军的认同是一致的,因为他们本是其中一份子。

    “辽东甲骑,随本都尉,冲阵!”

    公孙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