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大盟永远都在,十五感铭五内!谢谢赵无恤2014、6圣剑的火枪、小宝*)

    ~~~~~~~~~~~~~~~~~~~~~~~~~~~~~~~~~~~~~~~~~~~~~~~~~~~~~~

    辽东侯府后院,与前院仅一水之隔,但与前院警戒森严,剑拔弩张不同,这里一片死寂。

    侯府里只有五百甲士,当然不可能将若大一个辽东侯府邸全部纳入防卫范围,他们只能重点布防。哪里是重点?当然只能是前院的正堂、侧堂、耳室、内堂等军政重地。像后院这样的家眷奴仆居所,自不在考虑之内。由此也可看出,公孙度显然已经摆明车马,不去理会内眷的安危,更不惮会被白狼军执之为质。

    辽西叛乱,大军薄城,更杀到家门口,随时破家索命。值此大难临头之际,所有侯府内眷、奴仆,无不象鹌鹑一样,瑟缩在各自房屋里,向满天神灵乞求保佑。

    可就是在这样一个人人自危,不敢异动的时刻,却有一座小院子在施工。

    院子里的人并不多,院子树荫阴影下,有两人一坐一站,院中央有两个仆役举着昏黄的灯笼,为两个正紧张施工的泥瓦匠照明。两个泥瓦匠正以一块块新烧制的青砖砌墙,将一间黑漆漆的房屋的门、窗全封闭起来。

    此时施工已近尾声,还有十几块砖,就能将这间房屋变成一个坟墓了。没错,在两个泥瓦匠心中,他们此时干的,就是这样的活。

    砖瓦这种东西,西周就已经出现,秦汉时更大行其道。但彼时并不以之修建房屋或包城墙,而是用来修建墓葬。结果活人住的城墙、宫殿都还是版筑夯土,坟墓却用起更为高大上的青砖。

    两个泥瓦匠边砌墙边擦汗,不时偷望一眼黑魆魆的屋内,眼睛透着一丝惊惧。但人就是那么奇怪,越怕看就越想看,他们额头渗出来的汗水,一半是热出来的,一半却是吓出来的。

    屋里很安静,带着一种诡异的死寂。

    就在这令人莫名不安的死寂氛围下。砖块一块块减少,最后只剩几块,而这堵新墙,也只剩下最后一个砖洞。只要将最后一块砖砌上,这堵墙就算是彻底堵死了。

    一个泥瓦匠伸手刚碰触到最后一块砖,蓦闻一声尖喝:“且慢!”

    泥瓦匠浑身一哆嗦,差点一屁股坐倒。骇然抬头,就见院里树荫下,那坐着之人缓缓站起。从阴影下走出。圆饼脸,倒吊眉,眼睛鼓出,鼻圆唇厚。身材矮胖,正是辽东侯的二公子公孙恭。

    此刻,这个年未及弱冠的少年,脸色阴沉得可怕。一双象蛤蟆一样鼓出的眼睛,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残忍:“最后一块砖,本公子亲自动手。”

    两个泥瓦匠茫然互望一眼。正想说什么,突然脑后生风,咣咣两声,后脑遭大棒重击,两个泥瓦匠一声不吭倒下。在他们身后打灯笼的两个仆役,人手一根木棒,对着昏迷倒地的两个泥瓦匠后脑又是一阵乱敲,直到打变形了,红红白白流满一地,这才气喘吁吁罢手。

    公孙恭看都不看两个尸体一眼,只淡淡道:“今日之事,谁敢说出去,就是这个下场。”

    树荫下站立的护卫与两个仆役一齐顿首,大气不敢出。

    公孙恭走到墙前,弯下腰,抓起一块砖,缓缓将厚嘴唇凑近墙洞:“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还有那个马悍。如果不是他那么快攻入城内,我也不会这么做。念及你是我公孙恭的原配,又是甄氏之女,本想囚禁你终生便可,但他竟杀进来了……嘿嘿嘿嘿,我命不保,也不会让你们好过……”公孙恭说着说着,发出一阵阴碜碜的尖笑,令人毛骨悚然。

    “再呼吸最后一口鲜活之气吧,很快你就会明白,这是一种奢望……看看,我对你还不错吧?起码我还会送你最后一程,而此刻你的情郎在哪?”公孙恭语言越来越恶毒,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狰狞。

    当他的脸离开墙洞时,手上的砖块则距离洞口越来越近……

    嘭!两扇院门被一股巨力撞得飞起,重重砸在地上,尘土飞扬中,一个高大伟岸的人影当门而立。

    公孙恭骇然回首,树荫下的护卫则一个箭步跃出,双手按剑,挡在公孙恭身前。两个仆役因刚杀了人,心惊之下特别容易受惊吓,双双跪地,差点尿裤子。

    来人看清院中的情形后,一言不发,步步逼近。身后随即涌出七、八个手持刀戟弓弩的军士,最后竟还有一个老妇。

    在昏黄的灯笼映照下,公孙恭看清了来人面目,那尖厉的惊叫声,若被隔墙之人听到,几疑他被爆了菊。

    “马——悍!”

    公孙恭尖叫声方起,护卫已拔剑跃前刺出——

    嗤嗤嗤嗤!四箭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