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拜谢大盟,这支持力度,真是没说的!感谢赵无恤2014、ufgw、光辉的宪章、s0514024、gaoyonggao诸书友大力支持,感谢!)

    ~~~~~~~~~~~~~~~~~~~~~~~~~~~~~~~~~~~~~~~~~~~~~~~~~~~~~~~~~~~~

    六月的清晨,空气都带着一股子燥热,居于柳城之内,更充斥着牛马羊驼的腥臊与时浓时淡的牲畜粪便臭味。马悍只住了一夜,就觉极不爽,真难为这些个乌丸贵人是怎么受得了的。或许真像古人说的“入鲍鱼之肆,久闻而不知其臭”。

    在几个乌丸侍从的引领下,马悍率扈从出得城池,随着涌动的人潮来到一处高坡下。但见巅峰之上,新任大单于楼班,在一众甲骑的护卫下,脱帽裹头,一袭白袍,腰环玉带,对着东方,慢慢屈身,四肢着地,望初生的朝阳而拜。

    敬拜日月,是漠北异族的共同习俗,源出匈奴人,乌丸、鲜卑继之。汉书载“而单于朝出营,拜日之始生,夕拜月”。大单于要代表族人每天早晨敬拜太阳,夜晚敬拜月亮。楼班此举,相当于向所有乌丸诸部宣告,他将承担起大单于的责任与义务,当然,还有权力。

    山脚下已遍布成千上万的乌丸人,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却寂然无声,同样向东而拜。动作虽杂乱不齐,但那种纯粹的虔诚,令人起敬。

    远处驰来十余骑,为首正是素利与其弟成律归,

    素利哈哈大笑:“今日将举行庆祝仪式最盛大的一环,也是我最喜欢的一环——围猎。惊龙兄,等会可要一睹你这‘昆勃图鲁’的风采。可不要让某些人失望啊。”

    马悍微微一笑:“我从不让人失望——无论是敌人,还是朋友。”

    “那最好。嘿,看到乌延那老酋的得意嘴脸,我就来气。惊龙最好盯牢他,看到有什么猎物出现在他面前,就抢先下手,让老酋一无所获,气死他!哈哈哈!”素利看似打着哈哈,但话语中却似有所指。

    而成律归也策骑近前,两马交接时。低声道:“我们听到风声,有些人似要对马君不利,马君须提防一二。”

    马悍神色不动,微微点头,轻嘿一声:“不猎兽,改猎人么?好,很好。”

    大单于登位,依例要举行围猎仪式,基本上有头有脸的来贺宾客。都会被邀请参加,这是一种荣耀。

    乌丸人早年在大草原上,百骑驱兽,协同射猎。的确可称之为围猎。但自从迁移到多山少地的柳城后,就再难有广袤的平野这样施展了,只能象中原人一样入山狩猎,但围猎的名称。依然沿用至今。

    既是围猎,体现的是一种勇武与豪气,参加者无论身份若何。自然都不能带太多扈从,否则前呼后拥的,猎物还不早早吓跑了?就算猎物逃跑不及,在扈从团团环护下,哪有你出手的机会?这还叫狩猎?观猎还差不多,完全有悖围猎的初衷。

    按例,大单于只带二十名扈从,而宾客的扈从人数一般不能超过这个数。

    二十个扈从、地形复杂的山林、未知的危险野兽……还有比这更好的环境么?就算没有素利兄弟的提醒,马悍也不会掉以轻心,换成是他,若要对敌人不利,同样不会放过这难得的机会。

    素利兄弟离开后,马悍摸着下巴,沉思一会,脸上渐渐露出笑意,如果蹋顿诸人看到他此刻的笑容,只怕会浑身发冷。

    ……

    辰时正,号角长鸣,绵绵起伏的丘陵下,马蹄得得,千骑奔雷,卷起一股夹杂着草枝碎叶的淡淡烟尘。

    轻裘烈马,盘弓飞鹰,旌旗招展,侍骑如云。

    楼班、马悍、蹋顿、难楼、素利、成律归、厥机、沙末汗、扶罗韩、泄归泥、苴罗侯、苏仆延、乌延、王寄、骨进、左骨都侯……所有部落的首领齐聚,即将进入柳城以北五十余里的努鲁儿虎山脉的大黑山。

    柳城多山少平野,属于“七山一水二分田”的分布,山地、丘陵、冈川、平野交错,地形十分复杂,对于半牧半耕的乌丸人来说,这里实属穷山恶水。当然,如果是好地方,大汉朝也不会给。

    努鲁儿虎山其实是蒙语“脊梁山”的意思,在三国时代,还没有这个名称,不过大黑山之名倒是有了。此山海拔近千米,山深林密,人迹罕至,珍禽猛兽时有出现。即便是在两千年后,它也是辽宁省面积最大的原始次生林,有“辽西绿岛”之称,可想而知两千年前,这里会是何等荒凉深邃。

    这是柳城乌丸贵人首选的狩猎之地,狩猎,猎的就是心跳,山不深,林不密,兽不猛,行不险,那还有什么味道?

    既是围猎,当然是轻装上阵,持强弓利矢为佳。自楼班以下,诸胡酋人人头戴浑帽,身着左衽褶衣,左右双弓,两大袋箭囊挂于马鞍两侧,另配刀斧等短兵。无论是乌丸还是鲜卑,说到底都是崇尚勇武的民族,能当上部族头领的,不光要有血统,更要有勇力,不要求非得是族中第一勇士,起码也得是中上。而居有中上水平的胡人突骑,多半都能左右开弓,所以常挂两张弓,倒不是说这些头领们炫耀,而是都有真本事的。

    在一众轻装猎人中,马悍的装束最令人瞠目——他竟披挂明光重铠,头顶银盔,从上到下,止露双目口鼻,配上胯下宝马踏乌,当真是甲光耀眼,威风凛凛。

    一众胡酋却面面相觑,这一身装束威风是够威风,上战场倒是不错,但用来围猎……

    马悍看到楼班等人略带疑惑的眼神,淡淡道:“山中多猛兽,有备无患。”

    这话听在蹋顿等心怀鬼胎的人耳里,心下俱是一凛,脸色微变。

    楼班哈哈一笑。手臂高举,大声道:“便如前议,大军在此扎营,我等则分四路进山,每人限带二十骑,黄昏前出山,以斩获猎物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