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biqukan.cc,最快更新猎击三国最新章节!

    (昨晚那一章是加更感谢大盟的,没想到大盟还加赏,十五真是太惭愧了,奉上四千字章致谢。[感谢赵无恤2014、ufgw、光辉的宪章、无奈于红尘、shazlf,支持至月末。)

    ~~~~~~~~~~~~~~~~~~~~~~~~~~~~~~~~~~~~~~~~~~~~~~~~~~~~~~~~~~~~

    丸都山上那一簇火光亮起时,被释放的四百多高句丽军卒刚刚来到国内城西门。守军正待一一甄别这些俘兵的身份,丸都山上的火光与浓烟,令城内城外俱起骚动,一时之间,谁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很快,马訾水畔传来的震天厮杀声,终于令守军与俘兵都明白过来——这是辽东军的陷阱,大王危殆!

    远远奔来几骑,马上骑士俱是随大王前去谢罪的官员,此刻这几个官员满身血迹,面无人色,拚命冲着城上嘶喊:“快!快开城门,辽东太守击杀大王,传首诸军。此刻军心涣散,胡人骑卫已降,对宫卫反戈一击,大对卢亦没于乱军之中。辽东人快杀过来了!快开城门,把人放进去,再闭城自守,迟则不及!”

    大王死了?!大对卢也死了?!连最精锐的宫卫骑卒也近半反叛了?!这晴天霹雳将西门守军与城外的俘兵们震得半天回不过魂来。待回魂之后,城上城下,一片混乱。俘兵们争先恐后往城门冲去,而守军也顾不得一一甄别了,赶紧把人放进来是正经,否则等到辽东军杀过来,这些刚被释放的军卒又要当俘虏了。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俘兵里突然传来一个振聋发聩的声音:“我等俱是大王子的部曲,眼下二王子身故。即位大宝者,只能是大王子。我们应当冲到宫槛处,将被囚禁的大王子救出来,拥其登基。兄弟们,一场大富贵就在眼前,万不可错过啊!”

    这个声音宛若魔音一般,令混乱的场面为之一静,时空仿佛凝滞了两、三秒,下一刻,西门沸腾了。

    “我等俱是大王子旧部。岂能坐视大王子身陷囹囵。”

    “对极!快去救大王子,扶保大王子登位!”

    “大伙儿快随我冲啊!”

    无须什么政治头脑,只要智商及格就知道,眼下正是抱大腿的最好时机,这拥立之功,非同小可,那是几辈子都碰不上的好事。只须有人一点醒,谁不争先恐后。

    先前那声音夹杂在乱哄哄喧嚷中,若有若无:“快去城门军械处夺取兵器。谁敢阻拦我等勤王就杀谁!”

    起初只有附近的俘兵听到,跟着大嚷起来,随后越来越多俘兵齐声高呼“取兵器,共勤王。敢阻拦,杀无赦!”喧嚣震天,潮水般涌入券门。

    西门守军相顾骇然,有那机灵的。悄然溜下城,携兵器随着人潮向宫城涌去。便是那西门守将,脸色变幻数番之后。也是一咬牙一跺脚,吩咐副守看好城门,自己也脚底抹油了。眼下天大的事也大不过拥立之功,守在这里就算击退辽东军,也不过是本份,能有多少功劳?而只要第一时间出现在大王子面前,表明效忠之意,这政治利益,哪里是傻站在这里能比得了的?

    问题是谁都不傻,守将跑去表功了,副守也将城门侯叫来,令其守城,很快也玩起了失踪。城门侯脸色极为难看,两个上司自家走了不打紧,还拉走了几百军卒“勤王”去了,他手头只有不到二百人,这城门可怎么守?而且,他也很想去“勤王”啊!

    正当城门侯纠结不已之时,蓦然看到城头涌现十余人,为首一个黄须壮汉边走拔剑……

    城门侯大吃一惊,慌忙伸手按刀:“尔等何人?意欲何为?”身后数十军卒也纷纷拔刃挺矛,围拢上前。

    呛!黄须壮汉拔剑出鞘,却不攻击,而是双手捧剑,向城门侯展示:“军侯可识得此剑否?”

    城门侯定神看了一眼,脸色倏变,说话都不利索了:“这、这不是大王子的佩剑么?”

    黄须壮汉咧嘴一笑:“正是。某乃大王子之近侍,得大王子赐剑,令某守住此门,勿令随二王子出城谢罪之臣工返回……军侯若觉不便,可率部曲入宫,大王子想必是很愿意看到的……”

    一般能守城门的,那都是眼皮子活泛的,城门侯一听这话,自然心领神会。象这样涉及两位王子的权力之争,最好还是别掺和,好极了,咱也勤王去……若换在平常之时,纵使是有一把王子剑,还得有王子敕令、侍者令牌,方好交待。但值此非常时期,一切从简,加上城门侯心如猫抓,生怕去晚了连汤水都没得喝,利令智昏,也顾不得许多,招呼了一群部属,急急而去了。

    黄须壮汉长吁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冷汗,与十余个手下对视一眼,人人欣喜若狂,兀自不敢相信,如此轻易就控制了外城西门。

    “下面,就看妹妹你的了。”黄须壮汉扭头望向最高处的王宫,喃喃说道。

    这个黄须壮汉,自然就是夫余国君尉仇台。

    ……

    马悍亲率数千大军,烈骑狂飙,雷霆千里,抱定着犁庭扫穴之志而来,岂会因一纸降书,一声请罪罢兵而返?按照马悍最初的计划,打算歼灭高句丽之精锐拔奇部之后,等全军汇合,围城强攻。

    在这个时代,围城强攻损耗极大,这损耗包括大量物资与兵力,当然,还有时间。但马悍早有算计,他的二千白狼步骑,主要是督战与观战,合适的时候也适当参加。主要攻城兵力,来自于夫余人与胡兵,这些人死得再多也不会心疼。这也是马悍在听到尉仇台只带了一千多夫余兵参战,大发雷霆的原因。

    马悍没想到的是,因王位之争,高句丽人不攻自乱,大军未至,敌军先降了。

    此时马悍所部只有八百骑。自保有余,绝对无力进攻。如果他不接受伊夷模投降,非但自己要受到攻击,而且高句丽人也会有充足的时间加强防御,使辽东军攻城变得更为艰难。所以,他只能也必须受降。

    但是,正如一甲子前,站在同样的地方,那个叫宫的高句丽王一样,马悍也玩了同样的招数。只不过。当初宫是诈降,而马悍,则是诈受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